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八十二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665 2017-11-26 16:34:39

  玉华院离葬庭不远,第二日一早,產玉烙便一个人来到了地宫,可有个人比他来的更早,这个人,就是红衣。

  果老昨日已经独自出门去寻药材去了,没个几天回不来,只留下小豆子照看卿歌,每日为他的药池换药,小豆子毕竟还是个孩子,玩儿心大的很,要他在这里守着卿歌显然不太可能,那药材应是昨晚就准备好了,红衣不放心小豆子一个小孩儿,要亲自过来看着。

  卿歌闭着眼正坐在药池中运起灵力逼毒,封了灵识感觉不到周遭的一切。

  药池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浓浓的墨黑色,这药方是神医拾章留下来的,幽冥域里面沾染出来的毒并不一般,需要连续泡上一个月再辅以体内的灵力逼毒才能将体内的毒全部清干净,每日从卯时开始泡,一天两个时辰。

  红衣坐在不远处看着,一脸的愁绪,见着產玉烙来,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產玉烙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只是此刻,红衣眼神呆木,就像一个木偶一般,整个人没什么生气,一席火红的衣裳硬生生压下了她脸上的艳色,杵在那里,犹如一朵即将凋零破败的残花。

  看了红衣半响,產玉烙再转过视线看向卿歌,才开口和红衣说道:“我这有个法子可以医治卿歌的手。”

  红衣在恍惚间听到这话,有些低垂的头猛地一抬,看向產玉烙,一双本来如死水一般的眼睛突然迸发出亮光,整个人又活了过来,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哽咽:“还请……还请玉烙公子……”

  產玉烙一挥手止住她即将要说出口的话,道:“红衣姑娘先不必着急谢我,要治卿歌的那只手……还需要红衣姑娘做一个不小的牺牲,不知红衣姑娘可愿?”

  红衣看了眼坐在药池里浑身是伤的人,眼里一派坚定之色:“玉烙公子请说,哪怕是要红衣的命,红衣也甘愿。”

  这几日,红衣一有空就会来地宫里面看一看卿歌,时常看见他看着自己的那只手发呆,他说他不介意自己的这只手废了,明显就是骗人的,他终日里闷闷不乐的,也是因为那只手。看见卿歌日渐颓废,红衣又怎么会好受,如今產玉烙说有法子,让她怎么能不惊喜。

  產玉烙因为红衣这一句话心头有些动容,墨染身边的这几个丫鬟,就属红衣性子最为火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喜欢卿歌这件事,墨染身边的人都十分清楚,他还因此和墨染一起调侃过卿歌好几回,可惜那个木头疙瘩到现在貌似都还未开窍,对红衣十年来的大胆追求避之不及。

  其实红衣要是也能修境,和卿歌在一块儿,也算是极为般配的一对神仙眷侣,可惜了……

  今日红衣肯拿自己的性命来救卿歌,这是產玉烙所不能理解的,所以,当红衣说完那句话时他才会受到那般大的震动。

  “倒是没那么严重,其实这事由别人来做也可行,只不过,这世间大概找不到比红衣姑娘更愿意为卿歌牺牲的人了。”產玉烙拂了拂袖摆,话里没有任何嘲弄的味道,只是红衣的眼又再一次暗淡下来。

  她牺牲再大又如何?卿歌心里念的不是她,眼里也寻不见她的半分倒影。

  “还请玉烙公子说明,需要红衣做些什么?”

  他不爱她,但并不妨碍她爱他,短暂的失意过后,红衣又再一次燃起了斗志。

  她红衣偏不信,卿歌的心当真比石头还要硬,卿歌喜欢上了落风阁的那个女人又如何,他只是一时被她的表象给迷惑了而已。迟早,她会让卿歌知道她的好。

  “借骨生筋,借肉生皮。”

  產玉烙说完这句话,并不见红衣的神色有半分动摇,心里不由得对她再看高了几分。

  红衣明白產玉烙的意思,只是少一块肉,断几根骨头的事,她并不在意,开口对產玉烙道:“玉烙公子只管动刀便是,只是红衣还有一事相求,请公子答应。”

  產玉烙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红衣姑娘有何事?”

  “还请公子不要同卿歌说起,是红衣……是红衣帮的他。”她很了解卿歌,要是让卿歌知道,他肯定宁愿那只手就此废了,也不会想与她有任何瓜葛。

  现在只能先瞒着卿歌将他的手给治好,到时候再找一个机会告诉他。卿歌不想与她有瓜葛,那她偏要如此做,即使到最后她不能得到他的爱,那也要让他对她心生愧疚,记住她一辈子。

  “嗯。”產玉烙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这红衣心里是这种想法,只是觉得红衣对卿歌的那一份情着实让人可佩可敬。

  產玉烙着手准备药引,他明日就要启程回紫澜,日落时分还要进宫赴宴,所以得抓紧时间处理,剩下的一些事宜交代给果老就好,果老的医术虽没精通到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但调养一下让卿歌的手日后行动如常还是不成问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