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执念,泽来安好

063最起码给她留个小裤裤啊

执念,泽来安好 木易伴行 2006 2018-01-13 07:00:00

  他这种人,真不是正常人可以相处的。她本就不在线的智商,更是被秒成渣渣。完全无法理解他了。

  真是希望福利院的事情可以快点解决,解决好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不用这么身心煎熬,只求那时候还可以保留全尸。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这是条有来无回的单行线。

  这个饭局是陪客户的,秦少华也在,陆续有人进来,余安安陪着笑脸打招呼,人员落座后,她就开始了自己的神游。

  “小美女,小美女”身边的秦少华胳膊碰了她一下。

  “嗯?”余安安转头,茫然的看向他。顺着秦少华示意的眼神看到对面一个不认识的人举着酒杯,什么意思?要和她喝酒吗?她不会喝酒啊。

  秦少华拿起杯子,倒了一杯就递过来“和黄总喝一杯”

  “我不会”余安安看着她,压低声音。

  “少喝点”秦少华把杯子放到余安安的手里,示意了一下。很明显是让她喝的。

  余安安勉强的看过去,见那位被称为黄总的人,一脸笑意的举着酒杯,也不好拒绝,艰难的挤了个笑脸举杯和他碰了一下。

  这一下可不好了,开了先例,之后就是对方一个接一个的敬酒,说辞一套一套的,总之,她不喝就是看不起人,就是不想做生意,就是没有诚意。

  几杯下肚了,胃里火辣辣的,头开始发晕。

  余安安求救的看向秦少华,见他一直是笑脸相迎,没有任何帮自己说话的意思,再看向傅禹泽,他更是一脸的淡漠,面无表情。她这是上了贼船了吗?之前不是说当秘书不是公关吗?难道秘书也要喝酒?

  这里的情况,人家只是劝酒,也没有不好的行为,她也不能过激的反应,只能硬着头皮喝。

  最后不知道喝了多少。

  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打晃。胃里一阵阵翻涌。

  越涌越猛,越涌越难过,突然一阵上反。余安安捂着嘴想往外跑,脚踝疼,跑不快,还没蹦跶到门口,“哇”一声,悲剧了......

  她虽然喝多了,思绪还很清醒,感觉到身后倒吸气的声音。

  完了完了余安安,这下你贪事了。秦少华都在讨好的生意,你这一下子......

  “这怎么,怎么吐这了。”

  “服务员,服务员”

  “真是倒胃口”

  ......

  嘈杂的声音传来。余安安知道,此时她的祸惹大了。如果生意弄黄了。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想起身赔礼,“哇”又一声。

  她不敢动了。

  拼命忍着胃里的难过,加上心里的着急和羞愧,整个人定在原地,傻傻的蹲着,一动不动。脑子完全宕机了,没有了反应的能力。

  后来不知道被谁扶了起来,抱出的包间,只知道这个怀抱很暖,很舒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次日余安安醒来,头痛的要命,轻轻摇晃着脑袋,睁开惺忪的眼睛,入眼的灰色落地窗帘,眉头微皱。这又是哪里?

  静静打量着整个房间,装修风格和昨天的差不多,黑灰白色调,布置合理,简单大气,沙发茶几必备的以外,没什么其他繁琐杂乱的摆件。是在半山别墅吗?

  慢慢支撑身体坐起来,揉着头,昨天是怎么回来的?突然停住动作,迷糊的眼神瞬间清明布满恐惧。昨天,昨天那么一吐,后来...生意还有吗?

  焦急的掀开被子下床,身上是一件男士T恤,迈开脚步,空落落的感觉,很明显里面上下都是真空的,赶紧回到床上缩回到被子里。

  衣服呢?这也太夸张了,最起码给她留个小裤裤啊。全真空。就是吐也吐不到小裤裤上吧。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余安安缩进被子里,把自己卷成个粽子。脑袋看向房门方向。

  见傅禹泽一身浅灰色家居服,悠闲的推门进来。

  “泽,泽少”余安安想起身,又迫于T恤下的真空,纠结的看向她。

  傅禹泽进门就看到缩在被子里一团,像虾米一样,露出个小脑袋,一如既往的乱糟糟的头发,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可怜巴巴的。不禁有种喜感。嘴角闪过一丝弧度。

  走近,把手上的提袋放在床头柜上,“衣服,换完下楼。”

  这句如天籁之音,余安安看到提袋的眼睛有了神采,现在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比衣服更适合了。

  看着他转身走出房间。余安安起身,拿过床头的袋子。

  一条条乳白色连衣裙,A字款,没有过多的装饰,很简单大方。

  裙子下面还有一个小提袋。拿出来打开,一套奶黄色内衣,甜美公主风格的,轻纱蕾丝点缀,轻纱下还有一朵朵蕾丝小花。

  好漂亮,余安安拿起。

  她很少穿这种风格的,主要是这样款式的太贵了,又不禁洗,卡通纯棉,耐洗又经济。

  爱不释手的看来看去。

  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这是傅禹泽给她准备的?不会吧,他一个总裁,估计是慧姐准备的。可是怎么他拿过来。就是由他拿一下,她也觉得好别扭。脸不受控制的慢慢热起来。

  拿着内衣内裤钻进被子里,很快穿好。没想到,尺码刚刚好。穿上裙子,下床,一瘸一拐的往像是洗手间的门走去。

  今天的脚比昨天好了很多,虽然不能太用力,可以短时间的撑地了。

  洗漱完毕,整理好自己。走出房间。看着门外的格局装饰,这里,貌似不是昨天的地方,装修差别很大,没有那么富丽堂皇,相反看着很清幽,很有格调。

  一楼中间的沙发上,傅禹泽腿上放着电脑,葱白一眼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

  余安安慢慢的走到傅禹泽旁边,“泽少”。

  傅禹泽抬头,看了眼余安安“吃饭吧”随即打了两个字,合上笔记本,顺手放在茶几上,起身往餐厅走。

  看着傅禹泽的背影,余安安没来由的紧张,昨天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这表情是有事还是没事啊。

  一瘸一拐的跟着到了餐厅。

  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早餐。稀粥,小菜,小笼。

木易伴行

木易伴行:闺女、脑回路呢?衣服就这么被脱光了不要问问谁脱的吗?确认不是半山别墅,那就没有慧姐。都不怀疑吗?   余安安:亲妈,我貌似忘记了。你闺女的智商经常不在线的。   傅禹泽:我可不是故意脱的,吐了一身帮她洗澡很累的。   木易伴行:那要脱人家小裤裤吗?   傅禹泽:湿了会生病了   余安安:流氓,那里湿了怎么会病,怎么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