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乱世神兵劫

第二十五章 亲情

乱世神兵劫 画婳01 2869 2017-11-15 01:00:00

  次日清晨,当东方第一缕阳光落在凌霄阁的时候,初浅婳和星辰两人已经出现在叶依依的门外。

  听到敲门声,叶依依打开房门,就见到初浅婳和星辰两人,“你们,怎么来了?先进来吧。”叶依依欲言又止,心情复杂的将两人请进屋内。

  “依依,我们有话跟你说。”刚进屋内,星辰看了一眼身旁的初浅婳,率先开口。

  叶依依的身子微不可觉的颤抖了一下,衣袖下的玉手微微握紧,她轻轻点头,“你们说吧。”

  星辰与初浅婳相视一眼,初浅婳对着他认真的点头,星辰见状,温和笑了笑,随即看向叶依依,语气是从无有过的认真,“我不管父亲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想的,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星辰的妹妹,和婳儿一样!”

  闻言,叶依依心中大震,她猛地抬头,眼中带着难以置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星辰会说出这样的话,叶依依本以为,星辰和初浅婳两人来此就算不是来指责她的,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叶依依自认为自己愧对两人,她甚至觉得她害死了初浅婳的母亲,只怕和初浅婳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姐妹情谊了,她甚至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外人的指指点点,去面对他们的不待见了。

  初浅婳伸出双手轻轻握住了叶依依的手,她的眼中带着真诚,看着叶依依轻轻开口,但每一句却是那样的认真,“依依,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我们之间早就亲如姐妹了。昔日没有血缘关系,尚且可以如此,难道今日有了血缘关系,反而要生分吗?”

  “婳儿,可是我……”叶依依看着她,她眼睛微红,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初浅婳却是微微摇头,目光流露出一丝追忆,她轻轻诉说,“依依,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个时候你对我的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是你对我说,不要在意那些人的话,在那段日子里,是你一直陪着我,如果没有你对我那么悉心照顾,那样对我好,一直开导我,我根本就走不出来。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姐姐了。”

  “婳儿。”叶依依哭了,她看着初浅婳和星辰两人眼中的真诚,整个人再也无法冷静,她激动的抱住初浅婳,大声哭泣,这一刻的她,是那样的激动而又害怕。她多害怕,此时此刻的这一幕,都只是她在做梦,梦醒之后,她依旧是一个人。

  “你该改口了,依依。”星辰在一旁含笑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语气带着一丝笑意,直接温暖了叶依依不安的内心,打消了她心中最后一丝惶恐。

  “姐姐。”闻言,初浅婳立即抬头,目光带着鼓励的看着她。

  叶依依抬头,她看着星辰,又看了一眼初浅婳,张了张嘴,破涕为笑,终于还是喊了出来,“哥哥!”

  星辰不由眼眶一热,只是下一刻他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豪迈,他伸出双手,直接握住了叶依依和初浅婳两人的手,激动的道:“好,好,好!以后我又多了一个妹妹!”

  “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初浅婳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她紧紧的回握住星辰的手,另一只手悄悄握住叶依依的手,大声道。

  叶依依见状,脸上也露出美丽的笑容,在这一刻,她终于彻底放下所有心结,她激动的回握住星辰和初浅婳,连连点头。

  三人见状相视一笑,没有人再开口,但屋内却洋溢着温馨的气息,仿佛间,屋外的阳光似乎也变得格外的明媚起来。

  叶依依屋外的不远处,一直关注着屋内的夜逝羽与顾念卿见到这一幕,不由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松了口气,随即他们也跟着笑了。

  另一边,任清风和初云航两人也见到了这一幕,任清风拍了拍初云航的肩膀,感慨道:“云航,两个孩子都选择了原谅,你还没打算好吗?”

  闻言,初云航抬头望向天空,仿佛在看什么,他叹息道:“我亏欠依依的,实在太多了。是时候补偿了,只是岳父那边……”

  任清风不赞同的打断他的话,道:“星前辈不是没有度量的人,我想他不会在此事为难的。”

  “我明白。”初云航点头道:“我今晚去找岳父谈谈吧。”

  入夜,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之上,清冷的月光照亮了整个凌霄阁。

  星毅屋内。

  “你把依依认回去吧。”未等初云航开口,星毅就率先说出这句话,

  “岳父,你?”闻言,即使是初云航也微微一惊,忍不住惊讶开口。

  “孩子是无辜的。”星毅缓缓转身,看向惊讶的初云航,叹息道:“更何况,你已经忽略了她二十年,二十年了,所有恩恩怨怨也该过去了,这二十年来,她也不容易啊。”

  初云航不由眼眶一热,他看着眼前的星毅,心中涌出无限感动,对着星毅躬身道:“多谢岳父。”

  星毅却不再看他,转身继续望向窗外的明月,淡淡道:“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什么悲剧。我已经老了,承受不起那些风风雨雨了。”

  初云航心中一震,眼中喜色快速敛去,露出一丝悲伤,随即又化为坚定,“岳父放心,我不会再让孩子们受我们受过的苦。”

  “你退下吧。”星毅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初云航看着他,缓缓退了出去。

  观星台。

  今夜的观星台格外美丽,漫天星河高悬,都倒映在这观星台上,让整个观星台看上去如梦如幻,天际的明月落下皎洁的月光,星光与月光两相照应,显得格外奇特。

  初浅婳显得很开心,她时不时伸手仿佛要抓住月光一般。夜逝羽嘴角含笑的跟在她身后,小心的护着她。

  她今日一身浅紫色的衣衫,在月色下恍若精灵一般动人。这个狡黠的女子,双眼眯成了月牙,笑得格外明媚灵动,在她身边,仿佛所有的不美好都会远去,只会感受到无忧无虑,只会让人一直想要留住这份美好,想到这,夜逝羽不由微微失神。

  “哎呀!”一声痛呼,瞬间惊醒了夜逝羽。他低头望去,却原来是初浅婳玩得太开心,居然不小心摔倒了,夜逝羽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呼呼……”初浅婳先是脸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见夜逝羽不仅没有过来扶她反而在一旁取笑,顿时气得嘟嘴,她狡黠的双眼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伸手大力的拉过夜逝羽。

  夜逝羽一个不慎,竟是整个人被她拉了下来,直接摔在地上,他一向是那样丰神如玉,犹如尊贵的皇者,何曾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这一画风转变,倒是让初浅婳顿时笑得极为开心。

  见她笑得开心,夜逝羽也只能无奈苦笑,哪里还舍得去责怪她一丝一毫。

  “让你笑,让你笑!”初浅婳见夜逝羽看向她,顿时双手叉腰,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只是那眼中满满的骄傲得意是怎么回事?

  “你啊。”见状,夜逝羽宠溺的捏了捏她可爱的鼻子,随即伸手将她直接揽入怀中,轻轻道:“婳儿,有你在,真好。”

  初浅婳被他揽入怀中,也不挣扎,只是抬头傲娇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那得意的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夜逝羽不由眼中一热,看着她的目光也微微变了变。

  初浅婳的眼珠转呀转,她早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她,这段时间夜逝羽虽没对她有太大的亲热动作,但拥抱亲吻这些可是家常便饭,见他露出这样的目光,初浅婳哪里还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顿时想要起身逃离。但夜逝羽是什么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想法,初浅婳还未起身,就被他整个人压在身下。

  “夜,夜大哥。”四目相对,初浅婳只觉得心中小鹿乱跳,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婳儿。”夜逝羽温柔的拂开落在她脸上的调皮头发,他的目光深情而炙热,仿佛可以把人的心融化了一般。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夜逝羽这样的目光,也不是第一次和他这样亲热,但初浅婳还是忍不住俏脸通红,紧张而笨拙的闭上双眼,任由夜逝羽为所欲为,夜逝羽见状轻笑一声,他缓缓低下头,轻轻吻住她的朱唇。

  初浅婳伸出小手,紧紧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显得紧张不安。

  天际之上,明月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没入云里,仿佛也害羞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