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子夜歌声

第四十七章 我的命是我弟弟救的……(1)

唯子夜歌声 花不开的树 2224 2017-12-07 18:00:11

  客厅里,苏子歌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双手支着下巴温柔地看着身旁的靳唯一,靳唯一半跪着,一双肉呼呼的小手握着彩笔,在白纸上不停地画着,不一会儿,白纸上便出现一朵又一朵五彩缤纷的小花,几个小孩子在草地上奔跑,其中一个小孩手里拽着一根细绳,顺着细绳望上去,是一个蝴蝶形状的风筝,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明明亮亮的。

  “哇,一一,你画的真好看,你,好厉害啊。”半个时辰左右,靳唯一就将这一幅放风筝的画作完成,虽然笔触比较稚嫩,但是,说真的,如果不是她亲眼看着,她根本不相信这是出自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的手。天呐,苏子歌捧着画,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小人儿,真是惭愧,毕竟她是个手残的人,从来没有真真正正画过一幅画。

  “姐姐喜欢吗?我送给姐姐好不好?”见苏子歌表扬自己,靳唯一喜滋滋地坐到她身边:“其实,姐姐,我告诉你哦,我学过画画的,在英国的时候,妈妈送我去学画画。”

  “那你学了多久?你简直是一个天才呐,”苏子歌伸手抱着靳唯一,语气尽是崇拜。

  “不是的,姐姐,你知道吗?我在英国的时候啊,很多朋友画的很好的,其实我的不算好,”可能自己也觉得苏子歌有点夸张了,小小的靳唯一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悄悄地低了下头,随后,她又仰起头,附在苏子歌的耳边悄声说:“姐姐,我还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舅舅呀,他也是画画高手哦,你知道吗?我在他的书房看见一本画册,上面是一个女孩子……”

  厨房里,韩逸晨和韩逸夜两个人忙着准备晚餐,韩逸晨时不时走到门口看一下客厅,客厅的一大一小坐在地上,咬着耳朵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看起来亲昵极了,真是不知道她女儿怎么就这么喜欢苏子歌。还真是缘分啊,韩逸晨笑了笑,看了一眼正在搅拌着汤锅的韩逸夜,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逸夜,我喜欢这个苏小姐,喂,她没有你说的那么傲娇啊。”

  “那是你没见过她傲娇的样子,”韩逸夜尝了一口汤,又加了一点盐,盖上锅盖,看了一眼韩逸晨:“不过,她的傲娇只是我看到的,哪是你们想看就看的。”

  “得瑟了是吧?你这个臭小子,”韩逸晨看着自家弟弟得意的小表情,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头:“你要是有本事,把人给我带回去啊,金屋藏娇算什么本事,你不怕被别人给拐走?”

  “谁敢拐我的人?”韩逸夜丝毫不在意,傲娇地答道。

  “呐,不是姐不教你啊,喜欢的人啊就要把她绑紧,毕竟子歌那么优秀,就算她没别的心思,可是不代表别人没有啊,而且我跟你说啊,没有什么比把她的名字放到咱们家户口本上更靠谱!”韩逸晨又摆出一幅“我是过来人”的神情,跟在韩逸夜的身后絮絮叨叨着。

  “姐,行了,你把刚刚才跟小歌说的话又对我说,有意思吗?”听了韩逸晨的话,韩逸夜苦笑不得,只是调换了人物角色,他这个姐姐完全是将刚刚的话复制粘贴啊。真是受不了她,韩逸夜推着韩逸晨出去:“你就别搞乱了,快去叫一一洗手,准备吃饭了,去去去。”

  “来,子歌你多吃点,你瞧瞧你,这身板啊,太瘦了,这可不好,”饭桌上的韩逸晨依旧不消停,一个劲的给苏子歌夹菜,不一会儿,苏子歌碗里的菜就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逸晨姐,够了够了,我自己来吧,真,真的够了,”苏子歌望着碗里成山的菜,哭笑不得,就连阻止都无法阻止,无奈,她只好转头向韩逸夜求救。

  “姐,够了,你能控制一下自己吗?你这样子会吓坏小歌的,她以后都不敢见你了,”看着热情似火的姐姐,韩逸夜也感到一阵无力,眼看她还要夹菜给苏子歌,他只好伸出筷子按住她的筷子,然后向靳唯一的方向努努嘴:“你看一一脖子伸得老长,你能照顾一下她吗?”

  “妈咪妈咪,我也要吃嘛,妈咪给我夹菜嘛,”靳唯一的小嘴撅得老高,小小的她坐在椅子上只看得见一个摇晃的小脑袋:“妈咪,我要吃肉肉,妈咪,舅舅,一一想吃肉肉。”

  “行了行了,我不给子歌夹菜了行不行?真是的,”韩逸晨不满地看了一眼韩逸夜,又看了一眼苏子歌的饭碗,发现确实是太多菜了。她讪讪地地将自己的筷子抽回来,赶紧给女儿夹了一块肉,笑眯眯地说着:“来,一一,妈咪给你肉肉吃,一一乖乖的,快吃啊。”

  “唉……”看着韩逸晨,韩逸夜无奈地叹口气,从苏子歌碗里夹出一些菜给自己,然后悄声在她耳边说:“我跟你说啊,以后在路上遇见我姐你就赶紧走,不然啊……”

  “韩逸夜,你跟子歌说我什么坏话呢?”听到自己的名字,韩逸晨伸手拍了一下韩逸夜的手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看到我就跑啊?你这臭小子……”

  “姐,别动手动脚好不好?小歌还在呐,给点面子好不好?”韩逸夜故作不满。

  “呵呵……”看到韩逸夜这个大男人撒娇的样子,苏子歌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是想不到这家伙在姐姐面前还这么孩子气,她望着韩逸晨:“逸晨姐和逸夜的感情真好!”

  “唉,是啊,他从小我就给他当爹又当妈的,能不好吗?”韩逸晨故意地叹口气,语气略有幽怨,随后她笑了笑,有点感慨:“其实我们姐弟俩啊算是相依为命了,小时候爸妈工作忙,都是将我们俩交给保姆照顾,可能是我们从小就在一块吧,逸夜更喜欢粘我,有时候爸妈回来想抱他,他还臭着个脸,不给爸妈抱呐,尤其是上学以后,天天做我的跟屁虫……”

  “说真的啊,子歌啊,我这个弟弟啊,可真是万里挑一的好,”韩逸晨抬头瞥了一眼对面的韩逸夜,微微地笑了笑:“虽然说小的时候是我照顾他,可是后来啊,都是他保护我,要是有人欺负我,他可不管人家是不是比他个子大比他厉害,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像个小牛似得,拼命地用自己的头去撞人家,人家看到他就怕了。”

  韩逸夜没有插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默默地听着韩逸晨说,苏子歌歪着头,静静地看着韩逸晨,可以看得出,韩逸晨在说起自己的弟弟的时候,满脸的欣慰、骄傲以及自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