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闻有佳人来,深巷卖杏花

回去(2)

闻有佳人来,深巷卖杏花 姗糖 1047 2018-01-14 05:04:29

  “歌儿?!”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江歌回头望去,只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在搀扶下走来。

  “曾哥哥!”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和高兴,但听见他那无力的咳声时,又浮现了些懊恼。踏着碎步过去一只手搀扶他,一只手往他背上轻轻拍着,有些赌气的说:“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吹风了,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曾如笑了笑说,“我这不是为了来接你嘛,你不见的这几天让我和伯母好生着急,我若不出来看到你又怎么能安心?”

  江歌小性子的“切”了一声,口是心非的说了句反话,“谁稀罕你出来看我啊。”虽然嘴上说这儿不稀罕可心里却得意洋洋的。

  曾如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满脸笑意的说:“好了好了,快快回去吧,伯母着急着看你。”

  “嗯。”江歌拍过他的手故意作出一副嫌弃他摸她的头的样子,其实自个儿心里乐意着呢。

  曾如喜穿蓝色的衣服,他说蓝色给他有种安逸的感觉。他很喜欢天空,蓝色是天空的颜色,每当他触碰到蓝色时总觉得自己触碰到了天空。

  基本上曾如身上穿的都是蓝色系列的衣服。蓝色似乎在他的身上怎么穿都穿不腻,在她眼里怎么看也看不尽的。

  一袭孔雀蓝,白玉配环,傲雪寒梅扇。

  曾如脸上总是惨白惨白的,但他却长着一副不屈不饶的面孔。不论他的气色如何不好,他那副病殃殃的模子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青松般的硬气,傲雪中的寒梅的那种傲然挺立的骨气。

  曾如和卿未两人相比的话,卿未更胜一筹。起码在样貌中比曾如更胜一筹。曾如的美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卿未如玫瑰,妖艳且迷人。

  玫瑰虽美,却带有刺。在沉迷它的美时,总会忘记它身上的刺,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刺伤……

  玫瑰……这是个很好的警示。危险的花欣赏欣赏就好了,若要取下它,还得做好十足的功夫才能下手,不然那滚热的鲜血就是它的肥料了。

  曾如取下汗巾,替江歌将额头上的汗珠抹去。

  江歌重重叹了口气,已经对曾如身上随身携带汗巾的事不以为常,埋怨道:“才三月天就这么热了,看来再过些日子我身上的衣裳就得被湿透了。”

  曾如扇着扇子,虽然看着他是在给自己扇风,其实也连同她也给扇了。毕竟一个大男人给一个女子扇风就只有下人才这么做,太光明正大的给她扇扇子,对于他这个公子来说太降身份了。可他又心疼她,不忍她这么热着于是又偷偷的扇给她。稍有些心眼的人其实都能看出他在帮她扇风。

  曾如说,“今儿也没那么热,就是日头大了点。还不是你到处瞎跑,依我看啊,你这汗还是你自己窜出来的。”

  江歌应道:“是是是,都是我窜出来的。”

  “嗯?你这包里的东西是什么?”曾如才注意到她手中提着的包。

  江歌犹豫了会儿,才说道:“回去再看吧,里边有很重要的东西。”

  “嗯?”曾如疑惑着,重要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