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入梦半尺

第五章:贝麦和天辰

入梦半尺 只是九月 1115 2017-11-15 03:29:01

  贝麦,你妈妈会不会以为我是男生。

  顾嘻哈被妈妈顾一带去剪了毛寸。又被胡乱套上一身不知道谁买的男童夏装。

  一直兴奋的认为自己此番去贝麦家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至少可以算作一个桃色八卦。

  贝麦目不转睛的考究着顾嘻哈的脸,视线停留在顾嘻哈期待的眼睛上,笃定的下了结论。

  不会,看你眼睛就知道了。

  开口的瞬间便浇灭了顾嘻哈眼睛里的期待。

  贝麦的生日在秋天,顾嘻哈仍然记得她陪贝麦过的第一个生日,那是顾嘻哈第一次接触奶油。

  贝麦,我没有生日。

  那时顾嘻哈的毛寸已经长成了可爱的bobo头。不止嘴角,奶油沾的脸颊和头发满满都是。羡慕的语气里升腾出好多问号。

  顾嘻哈,你又装蒜。每天放学后走在我们后面的那个人,你认识么?

  顾嘻哈和贝麦对视的眼睛有那么一秒呆滞。

  不认识,好像是邻居。

  我参加的两次夏令营,都有他。

  那夏令营好玩么?

  贝麦没接话头,稚气甜美的脸上没笑,继续说。

  你被吓哭的那天,我看见一个认识的叔叔把他叫走了,那个钟叔叔每个暑假都来接我去夏令营。

  那明天还吃蛋糕么?

  贝麦不可思议的看着满眼无辜的顾嘻哈。她觉得顾嘻哈在装傻。

  她们是在幼儿园认识的。

  有一天班级里来了一个大大眼睛皮肤白白的小姑娘,没有表情的脸上却甜美的生动。

  顾嘻哈惊叹着忍不住多瞅了好几眼。

  她蹦蹦跳跳的跑出去玩,那个大大眼睛的小姑娘也跟在后头。

  怯生生的站在门口半天才径直走向顾嘻哈,稚气的语调里有一种理直气壮。

  你跟我玩的话,给你零食和玩具。我有钱,我叫贝麦。

  后来顾嘻哈想起一年级入学那天,一个戴着银制耳钉的黄头发女孩站在阳光下,上一秒还在认真的对顾嘻哈说我想和你一起玩,下一秒就哭的稀里哗啦。

  顾嘻哈突然觉得自己不留余地的大声不要是有道理的,没有诚意嘛。

  长大后的顾嘻哈才发现小小年纪的贝麦就深得生存与发展的真谛。

  小时候的自己简直利欲熏心唯利是图,放在现在一定完美诠释了失足少女对物质的浓烈渴望,顾嘻哈的少女时代简直像被地主家的傻儿子包养了一样,只可惜贝麦遇见的顾嘻哈是坏账一笔。

  按照夏如的话是,应收账款的拖欠时间越长,收回的难度越大。

  顾嘻哈觉得自己特别像吃了软饭过河拆桥的负心汉,贝麦高三出道的时候也没见着顾嘻哈除了一腔孤勇以外的大手笔。

  夏日午后炙热的阳光笼罩着偌大的操场,篮球架附近几个男生顶着烈日在畅快挥洒汗水。树荫下顾嘻哈歪着脑袋靠在贝麦肩上。

  贝麦漂亮的让顾嘻哈很骄傲,甚至想向全世界高调炫耀。

  嘻哈,我不太想上学。最近我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城市?

  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家应该在那。

  我觉得你一定会成为大明星。

  会的。明天开始我不来学校了,高考前要在S市培训。你还记得那个接我去夏令营的钟叔叔么,就是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个天辰的CEO,钟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