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临安慢慢是长情

第53章 你确定还好

临安慢慢是长情 七月清湫 2112 2019-05-07 21:25:27

  “啊?那是因为……”

  完全没想到他还会关注到这种事情,路慢慢正组织着言语,宋临安却再次开口。

  “赵霁寻一心想把你招进校艺,几乎和每个部门都打了招呼,让看见你的竞选表就告诉他,结果……”

  大概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宋临安露出浅淡的笑容,路灯打下昏黄的光晕,路慢慢那一刹那只觉春风袭来,一瞬间千树万树梨花开。

  宋临安扭头,看向路慢慢:“发现你并没有竞选学生会,他在宿舍很是鬼哭狼嚎了一阵。”

  路慢慢失神了刹那,回过神来猛地移开视线,干巴巴笑了两声:“哈,哈哈,哪有这么夸张。”

  宋临安认认真真看着她:“真的。”

  路慢慢一愣,那个,她也没说他说的是假话呀。

  干笑两声,路慢慢低下头看了眼时间,怎么公交车还没来?不就两站路嘛。

  “为什么没有竞选?”见她并没回答自己问题,宋临安再一次问道。

  “也没因为什么。”路慢慢拨了下耳边的头发,“我参加了社团活动,所以,担心竞选学生会之后会顾不过来,所以就没去了。”

  “什么社团?”

  路慢慢看了他一眼,大概没想到宋临安对这个也有兴趣,但到底是老老实实回答了他的问题:“艺术团。”

  “艺术团?”宋临安收回视线,“还不错。”

  “嗯。”

  路慢慢附和着点点头,她也觉得蛮不错的。

  公交车依旧没来,路慢慢想着好像一直是他在问自己,想了想开口问道:“那个,你有参加什么社团吗?”

  “没有。”

  宋临安回答的几乎不带任何犹疑。

  “可是,赵霁寻学长不是设立了摄影社,他说你也参加了,是荣誉社长。”

  “哦。”大概是才想起这件事,宋临安点头,“那勉强算一个吧。”

  勉强算一个?嗯……这回答的确是蛮勉强的。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就在路慢慢不知道该聊点什么时,她要乘坐的那辆公交车终于晃晃悠悠驶了过来。

  路慢慢站起身,礼貌性对宋临安道别:“学长,我车来了,那,先走了。”

  “嗯。”

  宋临安应着,也站了起来。

  “没关系,学长,你不用送我的。”路慢慢见宋临安起身,连忙摆手开口。

  然后,就见宋临安淡淡的眼神看了过来:“我也坐这路。”

  嗯?嗯?!

  路慢慢彻底懵了,脸红成了煮熟的虾,话都说不利索了:“可……可是,这不是回家的车呀?”

  他俩家都在一个方向,路慢慢不可能记错的。

  车已经驶到了站点,宋临安拿出公交卡,难得解释了一句:“我今天不是回家。”

  路慢慢:……

  这,可就尴尬大发了……

  因为是末班车,车上只有两个昏昏欲睡的人。路慢慢不想走在后面继续尴尬,上车后果断选择了前面的单人座。

  宋临安在她身后坐下。

  尽管知道宋临安不会盯着她后脑勺看,但一想到他就坐在自己身后,两人距离不超过一米,路慢慢就开始没来由的不自在,就仿佛屁股底下被塞了石子一样,怎么坐都觉得别扭。

  公交车晃晃悠悠地驶过一段路,路慢慢借着车身的摇晃,小心地侧过头,窗外是点点的灯光,路慢慢看向映在玻璃窗上的那个人,宋临安闭着眼睛坐的端正。

  在睡觉吗?

  路慢慢扭过头,果然,宋临安闭着眼睛气息均匀。

  上车就睡觉,太累了吗?路慢慢看了眼车上的站点示意图,也不知道他在哪一站下,万一睡过了怎么办?

  算了,不管了。

  路慢慢耸耸肩,从包里掏出耳机开始听歌。

  最后,路慢慢是被宋临安叫醒的。

  突然被叫醒,路慢慢有些迷糊,忙扯下耳机看向宋临安,一脸迷茫。

  “到站了。”

  宋临安话音刚落,公交车正好驶入站点。路慢慢慌慌张张的起身:“哦,学长再见。”

  “嗯。”

  路慢慢小跑着下车,刚下车,车门就被关上,司机一脚油门就走了,留下正在醒梦的路慢慢自己站在站点。

  嗯?宋临安怎么知道她在哪站下车?她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不过……路慢慢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今天居然没睡的脑袋疼。

  几乎每次在车上睡觉,睡醒之后,路慢慢都会觉得脑袋疼,因为睡着了在车窗上砸的,有那么几次直接把她给砸醒了。

  等会……路慢慢突然想起她刚刚下车和宋临安说再见的时候,宋临安的左手背红了好大一块。

  不会是……

  欸,怎么可能!

  那个念头几乎是刚冒出来,就被路慢慢给打了回去。

  还真以为演电视剧呢,不可能不可能。

  路慢慢摇摇头,有些笑自己的脑洞,这才调转身子往路艾艾家走去。

  与此同时,松园316宿舍,赵霁寻坐在桌前,一脸严肃的在思考人生。

  何朗洗完澡出来,见他还保持着相同的姿势,一边套上上衣一边开口:”你今晚怎么了?坐这思考人生呢。”

  “嗯。”赵霁寻严肃的点头,突然,他抬头看向何朗,真挚的提问,“我这两天有没有哪得罪临安的?”

  何朗跟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他:“你有没有得罪他,我怎么知道?你怕不是傻了吧。”

  “那是不是临安这两天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临安对不起你?”何朗上手就探了一下赵霁寻额头,“没发烧啊。”

  “也是。”赵霁寻认同的点点头,宋临安怎么会做对不起他的事呢。

  又没有找到答案,赵霁寻抓狂的挠着自己头发,发出灵魂的拷问:“那到底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乱七八糟在说些什么呢,到底怎么了。”

  “你不知道……”赵霁寻拖着椅子就挪到了何朗面前,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你说,是不是有问题?以往要是发生这种事情,我早就被坑不知道多少次了,今天倒好,临安玩完游戏下来,我这正准备上去认错道歉呢,结果,他先对我笑了。”

  赵霁寻有些怀疑人生:“他对我笑诶!为什么?何朗,你说这是为什么?不会是鳄鱼的眼泪吧,想憋个大的?”

  “那和临安搭档的女生是谁?”

  “那部分还好,是路慢慢。”

  路慢慢?

  何朗看向赵霁寻,满脸的怀疑:“你确定这是……还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