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临安慢慢是长情

第55章 这么巧,也是红玫瑰

临安慢慢是长情 七月清湫 2099 2019-05-09 22:54:16

    寂静的黑暗中,一束光突然径直从舞台中央打下,路慢慢一袭红衣,长长的水袖垂地,头微微靠在左小臂上,整个人虚虚地斜倚在舞台中央。

  终于,第一个音节响起。

  路慢慢发髻微动,头缓缓抬了起来,只见她抬眸轻轻看了一眼,突然娇羞的藏在了宽大的水袖后面。

  没等两秒,路慢慢的头再次悄悄地娇羞的从水袖之后探了出来,眼眸轻抬,捂嘴又是娇羞一笑。路慢慢右手一扬,水袖开出一朵好看的花。

  随着音乐的递进,路慢慢终于脚下开始动了起来,缓缓流淌的古乐戛然而止,路慢慢抬腿,随着落下的那个音节,就这么定在了半空中,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音乐再响起时,鼓点又轻又快,路慢慢控在半空的右腿顺势一转,身体随着动作整个翻转,水袖绕着衣裙纷飞,路慢慢转的轻快又灵动。

  两个疾步之后,路慢慢顺势向半空中一跃,左右水袖同时打了出去。

  落地、手臂轻扬,水袖于空中起飞,妥帖的落于路慢慢掌心,收成两朵红色的花……

  为了更具观赏性,在编舞过程中,沈婷和路慢慢加入了不少控腿、下腰、跃起甩水袖的动作。

  舞蹈动作一环扣着一环,流畅自然,各种惊艳舞蹈动作应接不暇。

  路慢慢舞动间眼波流转,熠熠生辉,动作如行云流水,两条水袖在她手中收放自如,甩的得心应手,身姿摇曳,神韵兼备,有如壁画上飞下来的九天舞女。

  不知不觉间,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沉浸在这舞姿中。

  终于,随着最后的古乐,水袖在空中最后一次伸展,路慢慢颓然跌倒在地,水袖落下,在地上蜿蜒,灯光渐暗……舞台复又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覆盖整个大厅的两秒寂静之后,是爆发的掌声和欢呼声,林小巧施琪苑苑兴奋地脸通红,大力地鼓掌直到手都拍红了也没感觉。

  太美了!简直太美了!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惊艳,这可是她们慢慢跳的舞呀,大写的优秀!

  灯光再次亮起,路慢慢早已不在舞台上。

  台上主持人正在说着主持词,路慢慢下舞台后就这么蹲在傍墙的角落里。

  刚刚那支舞路慢慢把全副身心都投入了进去,一舞跳完,路慢慢只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走了,强撑着走下舞台,却是再没力气走上半步。

  听着台下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掌声,路慢慢的小心脏跳的飞快。

  自打进入高三,为了更好的备战高考,路慢慢就没在参加任何舞蹈比赛,进行任何的舞蹈表演。

  到今天,已经整整有一年的时间了。

  她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受,太久没有享受过这种舞蹈带来的兴奋与力竭。

  而这种感觉是那么的棒,路慢慢感觉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快乐。

  路慢慢没有任何失误地超出预期地完美表演完毕,终于如释重负露出了笑容。

  就在她蹲在那里恢复着力气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捧巨大的花束。

  路慢慢抬头,便看见了任岩成。

  任岩成笑着递过花束:“今天的你很惊艳,祝贺你!”

  路慢慢扶着墙慢慢站起身,一时没能想起任岩成的名字,不太想收下这捧花,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路慢慢收下花束:“谢谢。”

  “等会晚会结束后做什么?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我请你吃饭?”

  “啊?”路慢慢礼貌的微笑,不动声色地拒绝,“我今天太累了,想回宿舍早点休息,吃饭就不必了吧。”

  “那没关系,你今天好好休息,我们改天再约。”

  路慢慢扯着嘴角尴尬地笑了笑,不想再和任岩成继续聊下去。

  路慢慢找了个借口:“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去卸妆了。”

  任岩成有心想再继续相处会,但出于想要展现的绅士风度,选择了笑着目送路慢慢离开。

  路慢慢抱着一束花,在去化妆室的路上接收了一道的注目洗礼,路慢慢不自在极了,捧着这束花就好像捧着个烫手的山芋。

  本心来说,她并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

  正想着要找个垃圾桶把花扔掉,却是与迎面而来的宋临安又撞上了。

  “宋学长?”

  路慢慢打着招呼,却是有些纳闷,宋临安来后台是做什么?

  “嗯。”宋临安微微颔首,视线却逐渐移到了路慢慢手中的花上,“花?”

  “啊,这个花是……”路慢慢依旧想不起来任岩成的名字,想了想,改口道,“校学生会工作人员送的。”

  “工作人员?”

  宋临安疑惑的蹙眉,他怎么不知道校学生会还有这传统?

  “宋学长,你在后台是做什么呢?”

  “送个道具。”

  “哦,这样啊。”

  路慢慢刚刚跳完舞,额头上是细碎的汗珠,在后台灯光的照射下有着细碎微小的光。

  宋临安盯着路慢慢看了会,突然开口称赞道:”今天的舞蹈很好看。”

  猝不及防被夸赞,路慢慢有些不好意思,左手食指小小的挠了挠耳朵:“谢谢。”

  路慢慢说着抬起眼眸,两人眼神猝不及防的彼此撞上,路慢慢只觉得心脏小小的停跳了一拍,连忙开口。

  “那个,我先回化妆室……卸妆。”

  宋临安“嗯”了一声,看着路慢慢抱着花低着头快步的从自己身边经过,直到人转过走廊消失不见,这才收回视线。

  此次校迎新晚会的举办,除了校学生会,各学院的校艺部门也都参与了进来。

  作为和赵霁寻一个宿舍的舍友,宋临安再一次被拉做了壮丁。

  宋临安送完道具回到前面,赵霁寻看他回来,立刻走过去开始交换情报。

  “临安,你刚刚在后台看见任岩成没?”

  “没有,你找他?”

  “我找他干嘛。”赵霁寻将头伸到宋临安耳朵边,压低嗓音开口,“我刚听校学生会的人说,任岩成刚抱着一大束花意气风发的去了后台,估计又看上哪个小学妹了。”

  “花?”宋临安眉头微蹙,“什么花?”

  “还能什么花?红玫瑰啊。”

  红玫瑰?宋临安突然就想到了路慢慢手里的那束花。

  这么巧,也是红玫瑰?

  想到之前任岩成还向他打听过路慢慢,要求介绍,宋临安顿时,整张脸都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