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临安慢慢是长情

第64章 不好意思,我独生子

临安慢慢是长情 七月清湫 2051 2019-05-18 23:53:12

  宋临安一回宿舍便听见赵霁寻正在打电话。

  不过听了两耳朵便弄明白是因为什么事了。

  看样子,路慢慢大概是狠狠的拒绝了他,关于啦啦操。宋临安坐到桌前,不经意扬起了嘴角。

  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赵霁寻连忙开口:“不能让她再考虑考虑?苑苑,你们一个宿舍的,帮着多劝劝。”

  ……

  “所以才要你多劝劝嘛,你和施琪作为校艺的一份子,现在正是你们发光发热的时候,咱们学院能不能在这次运动会中得第一,可就看你俩了。”

  ……

  “行吧,反正你俩先试试,实在不行,那也只能再想别的办法,如果成功了,部长我请你们吃大餐。”

  交待完应该交待的,赵霁寻挂掉电话,惆怅的叹气。

  宋临安回身,漫不经心地开口:“路慢慢没答应?”

  “嗯,我好说歹说半天,又是劝又是哄的,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就是没答应。”赵霁寻一摊手,表示无奈极了。

  “既然她不愿意,你不如再找找其他人。”

  “我们学院哪还有会跳舞的?新生里面也就一个路慢慢吧。”

  “你只是不知道,不一定没有。”

  “反正让苑苑和施琪先试试吧,她们一个宿舍,说不定行的通。实在不行,到时候就只能指望各个班报上来的名单了。”

  赵霁寻说着看向宋临安:“你今天怎么就回来了,老潘居然舍得放人?”

  “院部有事,把老潘叫走了。”

  “我说呢。”赵霁寻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临安,你和路慢慢是不是还挺熟的?”

  宋临安一挑眉:“何以见得?”

  “你俩不经常借书还书的?”赵霁寻说着就被自己给带跑了,“欸,你俩一个大一一个大二的,专业课都不一样,天天互相借的是什么书啊?”

  “杂书。”

  赵霁寻顿时眼神就变了:“都开始交换杂书看了,还说你俩不熟?”

  宋临安并不准备解释,顺口接下话:“所以呢?”

  赵霁寻这才想起来自己本要说的正事:“所以,你帮我给说说呗,啦啦操其实不难的。”

  “啦啦操不难,你自己怎么不上?”

  被宋临安的话给气到,赵霁寻顿时就嚷嚷上了:“我要能上早就上了!你说今年是发什么疯,上面轻飘飘一句话,折腾的全是我们。”

  宋临安没说话,今年这事的确弄的麻烦,校长开口,院长重视,就连老潘也拎着他们学生会的众人耳提面命了好几番。

  不过,很显然的,宋临安并不打算同情赵霁寻。

  “一句话,帮不帮兄弟我这个忙?”

  宋临安轻淡一笑,吐出两个字:“不帮。”

  “临安,临临~安安……”

  “滚!”

  好吧,赵霁寻闭嘴,不帮就不帮,他还不稀罕呢!

  这边赵霁寻试图寻求外援没有成功,而另一边,校艺部员苑苑和施琪,因为得了部长赵霁寻的指示,很快便对路慢慢展开了攻势。

  路慢慢从艺术团排完舞回来,刚进宿舍,就被苑苑和施琪给包围住了。

  路慢慢一头雾水:”你俩有事?”

  苑苑:“有事有事。”

  施琪:“来来来,先坐下,慢慢说。”

  路慢慢被拉着在椅子上坐下,苑苑动作很快的接来一杯水。

  路慢慢抿了口水,好整以暇的掸了掸衣服:“说吧,这么大阵仗,到底有什么事?”

  “慢慢啊?我听赵学长说,啦啦操你不准备参加了?”

  施琪一开口,路慢慢顿时明白了两人的用意,顿时一挑眉笑了:“所以,你俩这是被派来当说客了?”

  苑苑摸着耳朵笑了,并不否认:“为什么啊?你上次不还挺有兴趣的嘛。”

  “我那时候是想找点事情做,但如果是啦啦操的话,就没必要了,那不和我现在在艺术团做的事情一样?”

  “而且到时候,其他运动员在旁边进行赛跑,我们在运动场中央进行所谓的啦啦操比赛?观众看谁啊?简直多此一举嘛。”

  “那还不是校长要求的嘛,不能照搬往年的老模式,要创新。”

  “创新是创新,啦啦操比赛也不是不可以,但就是这比赛时间和比赛地点,你们不觉得怪怪的?”

  “那反正……方案都通过了,现在各个学院也开始执行了,也就只能这样了吧。”

  “所以啊。”路慢慢一摊手,“我反正是没兴趣,而且啦啦操我也没接触过,刷子都没两把我还是不揽这个活了。”

  路慢慢说完自己的想法,看向施琪和苑苑:“那没事了吧?我可以去洗澡了吗?”

  施琪和苑苑对视一眼,终于让开道:“去吧。”

  “不用担心啦。”见她俩愁眉苦脸的,路慢慢宽慰道,“现在每个班不是正报着名嘛,说不定到时候会有惊喜呢,咱们学院还是有很多隐藏高手的。”

  路慢慢最后还是没能答应,虽然施琪和苑苑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赵霁寻那边该怎么交差呀。

  施琪推了推苑苑:“你去吧。”

  “我不要。”苑苑拒绝,“还是你说吧。”

  “你俩是老乡,好说话。”

  “那老乡见老乡,还背后插一刀呢。”

  施琪:……

  “算了,石头剪刀布吧,谁输谁去。”

  苑苑想了想,表示同意。最后施琪布,苑苑剪刀,施琪获胜。

  施琪笑着捏了捏苑苑的脸蛋儿:“小宝贝,交给你了!”

  被赋予光荣使命的苑苑,认命地拿起了手机。赵霁寻一直在等着她俩的消息,见苑苑电话进来,很快便接通了。

  可惜,并不是个好消息。

  赵霁寻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无奈接受这一事实:“行吧,我知道了,嗯,没事。”

  赵霁寻挂断电话,一抬头正好对上宋临安看过来的视线,顿时没好气开口:“如你所愿,拒绝了。”

  宋临安很无辜:“我好像没说过这话。”

  “你就是这个意思!”赵霁寻气死了,“到时候我要被老潘刮胡子,我就拉你垫背。”

  宋临安并不介意:“随你。”

  赵霁寻差点被呕出一口老血:“最后问一遍,还是不是兄弟?帮不帮兄弟这个忙?”

  “不好意思,我独生子。”

  赵霁寻:……

  算你狠!

七月清湫

猜猜宋学长为什么不想让路慢慢参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