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临安慢慢是长情

第71章 尧尧可爱吗

临安慢慢是长情 七月清湫 2182 2019-05-25 23:14:09

  路慢慢早就已经考虑好,准备报名冬季运动会的啦啦操比赛了。只是这两天事多,还没来得及找王海涛报名。

  结果,还没等路慢慢跟王海涛说报名的事情,那边老潘先找上了她。

  老潘是他们艺术学院辅导员,名叫潘兆辉,今年三十有四,为人亲切好相处,平时和学生打成一片,因此,艺术学院的学生私底下基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潘。

  路慢慢从班长李承强那得知老潘有事找她,还有点意外。毕竟她既不是学生会成员,也不是班委成员,按理说老潘应该没什么事情找她才对。

  路慢慢颇有些战战兢兢的去了院部,等见到老潘,方才明白过来,竟然是为了啦啦操的事。

  先前林小巧她们一直开玩笑说路慢慢是院里小有名气的红人,路慢慢本来还不信,没想到就连老潘对她的事也略有耳闻。

  大概,她是真的有点小名气了。

  老潘左夸右赞将路慢慢很是表扬了一番,又掏心掏肺的和路慢慢聊了好一阵院里的情况,就差打苦情牌了。

  路慢慢何曾经历过此等架势,在老潘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劝说下,晕头昏脑的就立下了军令状,表示一定圆满完成任务,争取在啦啦操比赛中抱回第一名的奖杯。

  等走出院部好一段路,路慢慢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这老潘完全就是老狐狸嘛,对她又是表扬又是夸赞的,一会说学院对此事有多么重视,一会又说她路慢慢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有多么重要……

  直把她说的头昏脑涨的,这脑袋还没思考清楚呢,嘴上已经应下了这份差事。

  路慢慢想到自己在老潘办公室做下的那些保证,简直要一个头两个大。

  叫你逞能吧,这下可好,接下来这个月又有的忙了……

  路慢慢对啦啦操是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走回宿舍的路上,想着拿手机出来,先查查看有没有相关资料可以借鉴一二的。

  刚刚将手机解锁,先看见了宋临安发来的微信。

  宋:你那天说请我吃饭,还作数吗?

  Mango:当然,我一向说话算话的,宋学长你哪天有空啊?

  路慢慢回完信息,刚刚走到宿舍楼下,宋临安的消息就过来了。

  宋:今天。

  今天吗?路慢慢想了想,正好她也有事想问问清楚,顿时手指轻快的发着确定消息。

  Mango:那就晚上六点,北门见?

  宋:好。

  路慢慢怕宿舍孩子知道她晚上要和宋临安吃饭后,又围着她八卦,等差不多到约定时间时,路慢慢找了个借口成功从宿舍溜了出来。

  刚下楼,便看见了正在宿舍楼门口等着的宋临安。

  路慢慢小跑过去:“学长,你怎么过来了?我们不是约好在北门见嘛。”

  “接你。”

  女生宿舍楼下人来人往,路慢慢可不想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忙不迭的开口:“那我们快走吧,等会人就多了。”

  “嗯?”

  “额……我是说,等会到饭点,人多了就不好找位了。”路慢慢哈哈笑着,着急的拉着宋临安就走。

  宋临安看着拉住自己衣袖的那只手,眼角眉梢悄悄爬上了几分笑意。

  路慢慢不过随口一说,结果到了北门,吃饭的地方还真是人潮涌动,一连去了几家,都要等位。

  路慢慢本意是不想吃鸡公煲的,怎么说也是她和宋临安的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饭,而且还是要说正事的那种。

  鸡公煲毕竟俗世烟火气太过浓郁,奈何北门几家好点的餐厅几乎都没位,最后没办法,路慢慢和宋临安还是走进了重庆鸡公煲的大门。

  点完菜,路慢慢突然想起在北门第一次遇见宋临安,也是在这家鸡公煲店里,顿时心情颇好地笑了。

  宋临安见路慢慢点完菜突然就高兴了起来,还以为是她饿了,想了想:“需不需要买点小吃,垫垫肚子?”

  路慢慢倒不怎么想吃,不过,宋临安既然问了,那应该是想吃的吧。路慢慢很是善解人意的开口:“我都可以,学长你要吃吗?”

  “想吃什么?”

  路慢慢苦思很久,最后礼貌微笑:“都行。”

  真是个谨慎的答案……

  宋临安拿着手机出去了,宋临安一走,路慢慢打从见面起就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今天这顿饭,路慢慢可是带着目的而来的,关于那件事,她已经憋在心里难受好几天了,不管怎么样,她今天一定要问清楚宋临安和那女子之间的关系。

  宋临安说是买点小吃先垫肚子,但也许是因为路慢慢那个“都行”的答案,最后宋临安几乎每种小吃都要了一份。

  路慢慢看着宋临安拎回来的大大小小各种吃食,再看看桌上正中间待着的那份偌大的鸡公煲,愣了:“学长,这些……我们应该吃不完吧。”

  宋临安也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买多了,但到底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宋临安面色不改,风轻云淡,半点没有不小心买多吃食的慌乱感。

  “小吃你可以带回去给宿舍人吃。”

  没想到高冷的宋临安还有如此细腻贴心的一面,路慢慢眼睛都亮了:“哇,学长你真细心。”

  面对路慢慢的夸赞,宋临安半点不心虚的点头应了。

  两人吃饭吃到一半,路慢慢斟酌着用词,慢慢打开话题:“学长,上次那个小朋友尧尧,真的好可爱呀,对吧?”

  说起尧尧,宋临安顿时想起某小屁孩大言不惭要娶路慢慢做老婆的话,并不怎么喜悦:“可爱吗?”

  “很可爱呀,奶萌奶萌的。”

  尽管宋临安并不理解奶萌奶萌是什么意思,但看路慢慢的表情也能看出,她大概是真的觉得尧尧可爱。

  宋临安面无表情:“并不,他很烦,娇气的很,而且很爱哭。”

  “小孩子娇气一点很正常呀,都是这样的。”

  “他不一样,他更娇气。”

  见宋临安说这话时都蹙起了眉头,似乎尧尧真的如他所说,既烦人又娇气爱哭的很,一点也不可爱。

  路慢慢有些意外,她怎么觉得尧尧还挺懂事的?不过……宋临安这么不喜欢尧尧吗?

  路慢慢突然有些为尧尧抱不平:“你不喜欢尧尧吗?他还小,不懂事很正常的,你要对尧尧多一点耐心,我觉得他还是很乖的,只不过年纪小,再加上……”

  路慢慢突然就止住了话头,其实她想说,家庭对一个孩子的影响真的很大,宋临安如果真喜欢那个姐姐的话,应该要试着去接纳尧尧,试着去喜欢他。

  但这话,她没法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