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女酥手遮天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当年渊源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1005 2018-04-14 06:20:47

  陆未晞道:“谈不上好!父亲是庶子,那个时候也还没有立起来。在这府里,不来踩上两脚的就算是不错的了。”

  伊水湄听的心里酸涩,“真是要命!万恶的旧社会!”

  “娘亲说什么?”陆未晞不解的问。

  “没什么!就是感慨一下!捧高踩低,自古至今就是一种病,人性的弱点生出来的一种病。那个,礼数上咱得去见见,是不是?”

  陆未晞点点头,赶在这个时候回娘家,只能是冲着他们娘仨来的。

  娘俩抬脚往外走,伊水湄又忍不住问:“你那个表哥会不会也一起来了?叫徐什么来着?”

  陆未晞脚步一顿,“徐书泽!”

  “看他现在对咱们很上心,当初应该也没踩踏咱们三房吧?话说,他今年多大了?怎么不走了?”

  陆未晞赶紧抬脚跟上,“比我大六岁!”

  “正是好时候啊!也不知定亲了没?”伊水湄嘟囔。

  陆未晞复杂的看了伊水湄一眼,“娘亲想什么呢?”

  伊水湄呵呵笑,“不都兴表哥表妹结亲嘛!这府里的表妹好像不少呢!嘿嘿!其实吧,表哥和表妹结婚,算是近亲结婚,是不利于后代的。听不懂就算了,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吧!”

  陆未晞若有所思,“我在医案上看到过!”

  “嗯?”伊水湄有些难以置信。

  陆未晞道:“娘亲对伤口的缝合,我见识过。师傅也总说,民间多的是奇人异事。所以,就算娘亲所说的我不懂,却也是可以理解的。改天得空,娘亲教教我你那种缝合技巧吧!”

  “那没问题!神医果然不是一般人!”伊水湄由衷的道。

  陆未晞道:“徐书泽跟二哥哥一般大,他们自幼玩在一起。我六岁那年,一起去湖里泛舟,是那种独木舟。当时我跟二姐姐一条船,徐书泽也在。二姐姐喜欢刺激,徐书泽就站在船头上,两只脚踩在船的两侧,用力的晃动,船身就跟着左右摇摆。”

  “你那么小,肯定害怕了。”伊水湄猜测。

  陆未晞道:“我吓得尖叫哭喊,可是他们笑的更欢,以一个孩子的恐惧为乐。再然后,我就掉到了水里。”

  “这可真是作孽!”伊水湄愤愤不平。

  “是二哥哥救的我!自那之后,我其实就有些怕水的。”陆未晞的语气尽量平淡,心里却涌起莫名的酸涩。

  那事过了一年,她在沛河第二次落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水似乎成了她命里的劫数。

  伊水湄握住陆未晞有些微凉的小手,“那时候,他们也是孩子。孩子都是喜欢恶作剧的,我是说,孩子总是喜欢调皮捣蛋捉弄人的。相信你的落水肯定把他们都给吓死了,也肯定挨罚了。徐书泽现在对你这么好,会不会就有愧疚补偿的成分?”

  陆未晞深吸一口气,“谁知道呢!反正在咱们离开侯府之前,他是喜欢跟在二姐姐屁股后面的。”

  伊水湄转动眼珠,“莫非他至今未娶,还是因为她?”

  陆未晞并没有答话,时隔八年再见,徐书泽对于她的态度的确是有些过于热情了。为的什么呢?

  她能想到的也就是,陆世祥已经一飞冲天,他们三房再也不是从前的三房。

  徐书泽是想在仕途上从陆世祥这里借力吗?

  想到这种可能,就如同吃饭时看到有苍蝇落在盘子里的膈应。

  进了南山园,自然又是花团锦簇,莺声笑语。

  大房和二房的人,该来的都已经到了。

  离着近,就是有这种好处。

  大姑奶奶陆世袖排在陆世禄之后,个子中等,偏瘦,长相颇似米氏。

  不笑的时候,额头有个惯常的“川”字。

  在陆未晞的印象中,这个大姑母是很少笑的。就算笑,也是那种很淡的笑。至少,她不记得大姑母开怀大笑的样子。

  沉默寡言的性情,难免给人沉闷的感觉。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情,作为侯府的嫡长女,却并不怎么被侯府看重。

  当然,现在可能另当别论了,毕竟陆世袖生养了一个好儿子,风靡京城的状元之才。

涵叶今心

一更!求收!求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