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三嫁为后

第六十章 鸿宁苑

三嫁为后 李沐爻 2286 2017-12-12 11:55:00

  花媚听了卫瑀的嘱咐,端了燕窝进来,想伺候着唐萧服下然后净身安歇。

  唐萧起身告诉花媚:“我想自己静一会儿。你们都歇着吧,不用管我。”

  花媚瞧见唐萧有些发红的眼睛,想必主子料的不错,王妃这是悄悄的哭呢,于是道:“王妃,可想出去走走?今日夜色不错。”

  唐萧黯然,自己的心事只能躲在暗处,如何能与人道来,只好掩了情绪,“不用。花媚姐姐,你歇着吧。我看戏也累了,想自己待会儿。”

  花媚瞧着唐萧的神情冷漠,也不敢再僭越说什么,退了出去。

  唐萧也不梳洗,躺在床上发呆,心内乱成了一团麻,连心气都不齐整了。恍恍惚惚间,似乎来到了另一个空间。这里火势凶猛,血流成河,不知是什么人躺在唐萧怀里,全身浴血,白净的手**上此人的脸,唐萧想看清楚是谁?突然觉得心口痛得厉害放,放声大哭起来,如此挣扎着醒了过来。

  唐萧摸了摸自己的脸,眼泪还挂在脸上,撩起床帘,瞧着天已蒙蒙亮了,心里烦心,也不想再睡了,难得今日早起,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唐萧绕着王府的小径随处走着,瞧见一处院子,门口植了许多松柏,长得郁郁葱葱,挺拔喜人。抬头一瞧,门匾上书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鸿宁苑”。

  唐萧门口徘徊了几圈,想进去看看,却又不敢进前。

  来了卫瑀这里这么久,一直很想进鸿宁苑看看,可此刻,走到门前,却又胆怯了。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唐萧静了静心神,跨步向前。

  门口的内侍,瞧着是王妃,不敢怠慢,赶紧进去通报给卫瑀身边的内监徐平。徐平慌忙迎了出去,请唐萧进去,只说王爷正在练剑。

  唐萧进了院子,院里青竹耸立,难得的清雅!

  卫瑀正在练剑,剑走游龙于密竹之间,腾挪如意,这样的好剑术,真是难得;更为难得的是,剑气却不伤翠竹半分。唐萧暗叹,卫瑀对剑气与全局的把握真让人折服。

  唐萧坐在院里的石凳子上,聚精会神地瞧着。卫瑀瞧见唐萧到了,收了身势,将剑递给徐平。笑得灿烂,在翠竹林中长身玉立,缓缓向她走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翠竹洒在卫瑀清隽的脸庞,更显得清明高雅。

  唐萧瞧着这样清隽的公子,自然也是欢喜的,笑道:“我一直没有来过你的鸿宁苑,想进来看看。”

  “求之不得。”卫瑀接过徐平递上的热毛巾,擦了擦脸,笑着回道。“我去洗漱,徐平你带着王妃四处转转。”卫瑀与唐萧打过招呼后,回了屋里。

  唐萧自然受用,由徐平带着四处看看。

  唐萧的眼睛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断地指挥徐平,带自己到这边看,到那边看。一炷香时间下来,基本了解清了这内里的布局,前有书房,内有寝室,后有竹林繁盛,雅致简单。

  唐萧这样细致的观察和留意,惹得徐平有些诧异,既然参观,为何如此的体察入微,心里打了打鼓,却也不敢说什么。

  等到王妃转得心满意足了,徐平才敢带着唐萧去与卫瑀一同用膳。

  用完膳,唐萧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卫瑀也不做声,唐萧就默默地跟着他进了书房。

  徐平跟在身后,心内有些忐忑,以往鸿宁苑是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更何论是书房。徐平弯着的腰偷偷看了看唐萧,一脸的理所应当,心内暗暗咋舌,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情。

  唐萧跟着进了书房,仔细的打量起里面的陈设,案卷放在哪里,书籍摆在哪里,一一记在心里。

  突然瞧见桌上摆着一枚漂亮的书镇,玉质柔润,羊脂美腻,磨了棱角,抓在手里圆润异常,栩栩如生的雕了几支青竹。真让人爱不释手。

  唐萧回头盯着卫瑀,笑道:“这个给我怎么样?”

  徐平的眼角抽了抽,不敢瞧卫瑀。

  卫瑀唇角漾出无边的笑意,“你喜欢?”

  唐萧的眼里殷殷怯怯,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你心爱之物?”

  徐平暗道,可不是。这可是王爷的心爱之物,王爷打小就把玩着,所以才有这么好的沁色,这么柔润的手感,王妃您可真会选东西。

  “自然是。你喜欢便送给你。”卫瑀笑着应道,这还是唐萧第一次和自己要东西,如何能不给。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唐萧笑着,抓在手里,不停的摩挲起来,眼中笑意如水。卫瑀心内欢喜,这样的唐萧才是他心中的唐萧。

  唐萧抬起头来,拍了拍卫瑀的肩膀,“你果然还是我的好兄弟。”

  卫瑀的笑意戛然而止,透出许多无奈,这好好的夫妻,怎么就成了兄弟之情。

  徐平在旁边也是愕然,可主子的事情,他一个下人听了也得赶紧扔进什刹海去。

  唐萧看见卫瑀唇边的笑意淡了,心内有些发虚,稍稍觉得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好。

  正尴尬间,有人进来通报,欧阳先生已到齐礼堂。

  卫瑀示意知道了,转头对唐萧说:“你在我这里呆着?还是回水华堂去?”

  唐萧快速的眨了眨眼睛,道:“我想在你这里看看。”

  “那好。如果无聊了,这院子后边有个池塘,养着几只锦鲤,你去看看。”卫瑀道。

  卫瑀走后,也没有人敢拘着这位王妃。唐萧自是可以随意撒欢儿。将鸿宁苑事无巨细的勘察了好几遍,书房里该看的东西一样也没有落下。

  午间还在鸿宁苑用了饭,睡了午觉,待下午再想看看的时候,发现已没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有去过的。

  想起卫瑀说的池塘,便信步去看看。

  哪里是什么池塘,,穿过廊门,走了好久,穿过翠林绿树,只见浩淼万里,冀州文瀛湖就在眼前。

  唐萧讶异,内侍道:“七王府狭长,绵延十几里,最内就是王爷的鸿宁苑,虽没有背靠文瀛湖,可王爷将这方圆之内兼围起来,种了许多绿树,穿过茂林就是文瀛湖。”

  唐萧暗暗称奇,这要是有人围府,怕是得先将这水域看管起来才是。

  内侍手里拿着一把鱼食,往湖里一扔,许多锦鲤就围了上来。欢跃跳动,争先恐后的要来争食。

  内侍待要再扔,唐萧拦住了,“给我寻杆鱼竿来,我要钓鱼。”

  内侍有些茫然,抬头看了看王妃的神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听懂吗?我要钓鱼。”唐萧笑得有些阴测测。

  内侍慌忙应着,这当前哪里去寻鱼竿,可是主子发话了,王妃要什么就给她什么。这当会儿怕是要掀了这鸿宁苑的房顶,他们也得照办。

  唐萧心满意足的拿起鱼竿临湖而钓,这些锦鲤个个吃的肥头大耳,有人时不时喂养,蠢得跟什么似的,唐萧不过半个时辰就钓上一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