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无情岛

第十六章:贤妻良母

无情岛 萍水相逢75 7116 2017-11-25 12:56:42

  第十六章:贤妻良母

  时间过得非常的快,米儿结婚三个月了,桑震天也开始正常的忙工作了,米儿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做贤妻,每天和李妈,张妈在厨房里学着煮菜、煲汤。有时也陪着桑妈汤妈逛街流弯跳广场舞,有时也陪孙君黎舒上超市购物,聊聊家常,说说如何相夫教子,生活过得平淡而幸福,震天只要有半点空闲就飞回来陪米儿,正是他盼了一生的生活终于等到了,要把全部的爱都给的爱人米儿,米儿也仿佛忘记自己还是TMTX的董事长,桑尼和桑震飞也回归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了。

  阴历八月十五日中秋节,一家人回来回团圆,米儿在厨房里忙了半天,桑尼心疼地过去办帮忙边说:“歇会吧,都在厨房忙了半天了。”米儿笑着说:“没事,一会汤就好了,天哥工作累,多喝点汤有营养。”桑母满意的笑笑,李妈和张妈都在旁边帮忙,生怕累了二少夫人。

  桑震羡慕地说:“老二,你上辈子征救银河系了吧,这生修得米儿呀。”震天指指也去厨房帮忙的黎舒说:“小心,晚上回去跪搓衣板。”震天听后假装吓了一跳地说:“咱家好象没搓衣板吧。”桑父听了兄弟二人的对话,小声说:“要不要把你妈的搓衣板带回去呀。”桑震飞和桑尼望着三个已婚男人说:“考虑一下我们单身狗的感受。”

  桑父听后笑笑说:“桑尼,我那洋媳妇听说有十个吧?”桑尼马上有点口吃的说:“没那么多,就两个。”所有人都笑了,桑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也上离开饭桌到厨房去帮忙了。桑父看着桑震飞一脸正经地问:“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给人家谭芳一个说法呀,必竟等了你十几年,一个女儿,最美好的几年呀。”

  震飞看看父亲,看看两个哥哥低声说:“给我时间,十几年的时差,给我一个倒时差的过程可以吗?”三个点点头,菜上齐了,米儿也端着汤坐下来正要吃饭,坐在旁边的震飞吃剩下那点榴莲,米上马上表情痛苦地问:“什么味道?”而用用一只手挡着鼻子。震飞举着榴莲说:“榴莲,很好吃的。”米儿马上作出呕吐的症状说:“拿开,我想吐,奔到客厅卫生间,门都没来及关上就开始呕吐。全家马上骂震飞,要吃饭了干吗吃那臭东西。

  震天来的米儿身边,寄纸巾关切的问:“怎么样?不要紧了吧?”米儿虚弱的说:“我不能回餐桌上了,我会闻到那味道会吐的,我要回房间躺会。”震天扶着米儿准备上楼,震飞跑过去想问情况,米儿远远看到震飞要过来马指着震飞大喊:“不要过来,我会吐的。”全家人都吓住了,米儿被扶到床上躺下。

  米儿还是不忘自己熬了中午的汤说:“去,多喝点汤,那是我熬了半天的,快去多喝点,我睡会就好了。”震天放心不下,慢慢站起来朝门走去,桑尼走来看了一下米儿问:“怎么啦?面色不是很好,下午还是去一下医院检查一下。”米儿摇摇手说:“没事,睡一下就好了。”桑尼走出房间说:“吃过饭就去医院吧。”震天担心地问:“是以前的病犯了吗?”桑尼摇摇头说:“不是,以前的病发作是全身巨疼,直接昏迷。”

  震天、桑尼回餐桌上谁也不说话,迅速吃好后,就送米儿去医院,医生做了一大堆化验单笑着给米儿和震天说:“恭喜二位,你怀孕。反胃恶心是孕期正常反应,回去好好注意营养,按时来产检。”三个人高兴的回到桑家,汤父汤母也来了,都知道米儿怀孕。汤母和桑母两个争着给米儿炖汤,两个争着照顾米儿,桑震天都被找不到空隙到米儿身边照顾一下。桑震和黎舒被赶回去了,桑父嫌他俩在家里会不小心碰到米儿,怕影响孙子。

  米儿好不容易等到晚上,给桑震天说:“老公,我现在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不用别人照顾的。可是”桑震摇摇头小声地说:“忍忍,就十个月,等孩子出生了就好了。”米儿只好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米儿,桑震天还在睡觉,桑妈就进来了,理也没理会儿子,直接来到米儿这边床边,把米儿半抱起来说:“来,喝点汤再睡,还有,我把胎教的音乐一会放开,你睡着听。”等米儿喝了汤,米儿刚躺下,胎教音乐响起来,桑震天用被子把头埋起来睡,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能无奈地爬起来,看着半睡半醒的米儿说:“妈这是怎么了呀,这么早听什么胎教呀。”爬下床把音乐关了,再把房门锁上,爬上床继续睡。

  米儿慢慢靠近桑震天轻声说:“宝宝会不会看见我们俩在睡懒觉?”桑震天反手过来抱着米儿说:“看让他看,我们是夫妻。”米儿想了想说:“他会不会认为爸爸妈妈很懒惰呀?”桑震天听后马上坐起来想了想:“我们起来吧,要给孩子一个好榜样,将来他十岁了,我们就把TMTX交给他去管理,我们就可以退休了。”桑震天起床进洗漱间了,米儿也慢慢起来,听着胎教曲笑了。

  米儿在以后怀孕的十个月里,桑妈汤妈负责饮食和产检,桑父汤父负债散步,桑震天每次兴冲冲地跑回来,最后都被一家子嫌弃地赶去工作了,桑震飞和桑尼每次跑过来要汇报工作都被直接赶走了,米儿也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孕妈,开开心心地过着平常妇女应该过的怀孕期。

  十个月一晃即过,米儿到生产期,将要推进产房时,米儿忍着巨疼意味深长的给桑妈说:“妈,我一会儿就要进产房了,万一我走了,帮我把孩子带大,天哥有TMTX没法照顾孩子,请不要让孩子缺少爱。”桑妈先是一愣便笑着说:“不会的,医术这么发达,万一不能顺产,也会剥腹产的,不会有事的,别怕,有妈在的。”桑尼听后马上说:“别怕,我是最好的医生,不会有万一的,如果万一了,我会把孩子养大的。”米儿放心的点点头被推进了产房,桑震天着急的看着米儿,结果米儿并没有看他,也没给他交待什么。桑震天转脸望着桑尼问:“米儿的病不会再犯了吧?”桑尼遥遥头不语,桑震天紧张地走来走去,桑母和汤母跑过去拉过来让坐下,桑母说:“不要走来走去,那样我会头昏的。”桑震天看看等在产外的老人们只能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因为桑尼的回答让他没有安全感。

  四个小时过后,护士抱出来一个可爱的小男婴儿,告诉门外的桑家人和汤家人母子平安。桑父激动地接过孙子疼爱地说:“孙子宝宝,爷爷要给你起一个洋气的名子,就叫你桑汉斯吧,必竟TMTX是世界性的。”桑震天听后笑笑说:“大名叫桑汉斯,小名叫大豆吧!”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给孩子起这样的名字,米儿也被推出产房,到了病房虚弱地说:“爸爸,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桑震天得意地说:“起好了,大名叫桑汉斯,小名叫大豆,大名是爸爸给孩子起的,小名我起的。”米儿抬头问:“为什么叫大豆呀?”桑震天抱起儿子笑笑说:“谭伟家那小子叫小豆子,我儿子就叫大豆,比他大。”小心地用面贴贴儿子,米儿无可奈何地笑笑。

  汤母轻声地说:“米儿,孩子我会和你桑妈好好带的,等月子后,你可以去上班了。”米儿笑笑说:“我没打算去工作的,我会一直亲自带着孩子,直到孩子大学毕业去管理TMTX。”桑震天听后看着米儿说:“真的要这样吗?不是说好他十岁就来管理TMTX吗?”桑父汤父马上反对道:“十岁怎么管理TMTX,孩子要上学的。你自己管理着吧。”桑震天假装要倒下去的样子说:“啊?我,我累呀。”米儿笑着象哄小孩子一样说:“辛苦了老公,乖,大豆十五岁就大学毕业了,你就辛苦十五年,十五年很快就过去了。”

  时间过得真转快,转眼间大豆四岁了,要入学了,一大早,桑家人吃过早餐,大豆自己背好书面,穿好衣服,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等着家人送他去上学,桑父慢慢地在喝茶,桑母在交待张妈中午要烧的菜,米儿还在房间挑选衣服,大豆等的实在不耐烦了走到爷爷面前问:“爷爷,什么时候去学校呀?”桑爷原以为孙子会哭着闹着不肯去学校,一看孙子背着书包焦急地等着大人,便笑着喊:“大豆要去学校了,你快点呀,厨房不是有张妈李妈的吗,米儿,去学校了。”桑母听到桑父的喊声就说:“来了,来了,马上就好。”米儿也慌慌忙忙地下楼来了,大豆不耐烦地说:“好了,出发了。”说着自己先出门坐到车上去了,左等右等还不见后面的三个大人出来,大豆霸气地说:“大人真是麻烦,如果他们不来,你就送我去学校吧。”司机听后一愣,然后偷偷地笑了笑。

  米儿和桑母,桑父说说笑笑地出来了,上了车关了门,车子发动油门开动了,大豆看看爷爷奶奶和妈妈说:“明天我自己去上学,你们不用送的。”三个大人听后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

  到了学校后,办理好入学手续,到了班上,老师把大豆领进班里去价绍后让坐在中间,同时也有好几个小孩子也是新上学的,在哇哇大哭,哭着喊着让送的家人不要走,让陪着上学,大豆鄙视地看着身边哭闹的小孩,甚至有些小孩还要拼命地往外逃。米儿走到儿子身边轻声说:“宝宝,如果想让妈妈陪你,妈妈就陪你上课,等你不需要时妈妈再回家去。”用手摸摸宝宝贝儿子的头。桑父桑母也担心地看着小孙子,结果意外地是孙子很霸气地说:“回去吧,我要上课了。”然后转身把米儿、爷爷奶奶推出了教室,头也不回地坐在那里开始上课。

  米儿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外,透过窗户往里看自己儿子那小小坚毅的背身,哭着对桑母和桑父说:“如果宝宝渴了没人给水喝,还有上厕所,不会习惯的,如果一会饿了。”站在旁边的老师马上解释说:“我们老师会照顾好的,一切都有我们的,汉斯妈妈,爷爷奶奶请放心。孩子总要长大,总要离开大人,总要独立面对很多事情,请家长配合学校。”

  米儿听后无可奈何地和桑父桑母回到桑家,三个人默默地坐在客厅,一下子空落落的。等米儿上楼去后,李妈走过来问:“老人,夫人,孙少爷上学还好吗。”桑母说:“可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别人家是孩子哭着不肯上学,哭着不肯让大人离开,我们家是孩子妈哭着不肯离开。”李妈听后愣了下说:“哦,那么可爱的宝宝,怎么舍得让离开呀,还好只是去上学,晚上就接回来了。”桑母说:“是呀,不然我也不愿意回来了,要陪着我孙子。”桑父看了一眼桑母说:“当年离开米儿也是那副表情,呵呵,我孙子一定比他妈还要有出息,我去公司了。午饭不回来吃了,午饭时间我去看看我孙子,那学校的火食我真的不放心。”桑母和李妈相视一笑。

  米儿回到房间,脱了外衣,坐在书桌关打开电脑,拨通电话:“鲁斯,一个小时内把各个分部财务报表发我,把最后一次所有会议视频发我。”鲁斯激动地说:“董事长,你要工作了,好的,一小时内会把所有资料发你。”米儿已经很久没有管理公司的事务了,但公司的所有事情她都非常地清楚。

  一个月后米儿通知董事长部的所有工作人,开始全部工作状态,把TMTX二十年发展计划做出来,并且真对当时TMTX存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做出给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快过春节了,桑震天好不容易挤时间回悟城和家人团聚,坐在米儿身边看见米儿在飞速地作文案,慢慢地问:“怎么?终于要工作了。”米儿看也不看震天说:“现在TMTX出现了一些问题,特别是欧洲市场,下周的年度会议我会参加。”桑震天激动地抱住米儿说:“你有方法是吗?欧洲市场让我头疼,问题己经到了非治不行的地步了。还有,三方也有问题了。”

  米儿笑笑说:“三方我明天去上班,我会大刀阔斧地整顿。我们都是私人企业,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无非是利益的问题。”桑震天不解的问:“利益?”米儿拍拍桑震天的手说:“我们的利益,企业以盈利为前题,如果为了蝇头小利,受制于人,特别是让自己的员工来威胁自己,真把TMTX当福利院了。”

  第二天一早,米儿准时八点到三方集团门口,谭伟早在问口等着迎接,桑尼和桑震飞跟在米儿身后,米儿看看时间对门卫说:“从现在起,关闭公司所有通道,没来上班的,除过请假的,出差的,一律通知不用来让班了,通知他们被公司辞退了。”

  谭伟和桑尼,桑震飞吓了一跳,但是都没说话,门卫跑过来为难地看着谭伟,谭伟厉声说:“按股东的意思去办,难道你也想被辞退。”门卫马上跑过去通知关闭所有大门。站在谭伟后边的人事经理悄悄走到谭伟后面说:“高助,特秘还没来呢?”谭伟黑着脸说:“去,把还没来上班的人都统计出来,通知他们被辞退了。”人事看看谭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马上笑着跑去办了。

  米儿来到董事长办公室直接坐下,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走来傲慢地说:“你是谁呀?这是董事长的办公室。谭总,你过分了,我要打电话给桑董。”米儿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特别是那衣着,如此的暴露,便沉着脸问:“谭伟,她是谁呀?难道三方没有上班衣着整齐的要求吗?办公室人员的礼貌言行没告诉她吗?”那个女人一愣,马上放肆地说:“这里我说了算了。”

  米儿看看谭伟摇摇头说:“人事经理。”人事经理跑到米儿面前恭敬地站着,米马指着眼前的女人说:“她被辞退了,审计会马上来公司,如果审计后,这个人如果不存在经济问题,把工资结给她。如果有经济问题,让我们的律师起诉她。懂吗?谭伟,忘记告诉你了,审计两个小时后来审计三方集团的财务,注意接待和配合”谭伟意外地看着米儿,但是什么话也没说。

  人事经理马上对着刚才还飞扬跋扈的女人说:“请收拾你自己的东西离开公司。”那个女人不死心地马上打电话娇滴滴地说:“桑董,我被那个股东辞退了,谭伟也不帮我。”桑震天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眉毛皱了一下说:“听公司的按排。”马上挂掉了电话。

  米儿不屑地看着那女人慢慢离开,正在此时一个浓妆女人闯进来说:“谁辞退我姐姐了?”米儿鄙视地问:“谭伟,三方员工素质都这么差吗?什么地方都可以乱闯吗?人事经理,眼前这位女人,也被辞退了!和前面那个女人一样。”人事经理呆呆地望着谭伟,谭伟平静地说:“股东的话听不懂吗?”

  人事经理听后偷偷笑了一下说:“请吧,特助,你被辞退了。”女人听后发疯一样冲到谭伟面前,米儿马上厉声呵斥道:“保安,扭送派出所。这种歹徒也能进三方集团,真是可笑。人事部,把所有员工的资料送到董事长办公室来,我要好好审核一遍,不合格的员工统统辞掉。”所有员工听后都马上紧张起来了,马上回到自己岗位,认认真真的工作了。生怕下一个被辞退的是自己。

  米儿坐下来看看办公室就剩下桑尼,桑震飞和谭伟,便对谭伟说:“非要我来公司上班,会不会后悔?”谭伟马上笑着说:“不会的,病到一定程度是要动刀,我下不了手,只能请你来了。”米儿笑笑说:“看来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残忍的人。既然这样,通知财务部把财务报表送来,还有我会在公司仔仔细细各个部门过一遍。三天后我会给你一份二十年公司发展的祥细计划。”谭伟马上说:“以后你一有时间就来公司,监督执行。”米儿看了谭伟一眼说:“只能是偶尔来一下,TMTX我也要去管的,TMTX比三方难处理多了。”谭伟认真的问:“你要重出江湖了,攘外必先安内对吗?”

  米儿看看谭伟想了想说:“江山易打难守,三方现在也不上市了,怎么会弄得你处理不了呢。”谭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正在这时人事送来了一大堆资料,财务部也把报表送来了,米儿很认真地开始工作了,谭伟就陪着米儿,随时等着回答问题,就这样一查一个星期过去了。

  谭伟回到家中,谭祖业和孙君,小豆子正在客厅聊天,看见谭伟回来了,谭祖业笑笑说:“孙子,听说你把米儿请去管理三方了,一周下来怎样?”谭伟坐下说:“累死了,米儿的工作状态真是没人能及了,能力也非常人能及,难怪TMTX能称霸商界。第一天来,一个小时内就把那两个难弄的女人给弄走了,一个星期清掉了所有不合理的流程和制度及人员,企业发展方向做了彻底改变,而且又增资2个亿进来,我现在只有4%的股权了,震天哥也只有10%的股权了,米儿是最大股东。”小豆子跑过来问:“大豆的妈妈真厉害,那大豆更厉害,半年就直接跳级到小学二年级了,四岁小宝宝上小学二年了,很多同学想欺负他,人太小,我去保护他的,我是哥哥。”谭伟竖起大拇指给儿子。谭祖业笑笑说:“米儿,那是何等的人物呀,小小三方对她来说是小事情了,以前的TMTX每到一个地方,商界就地动山摇呀,震天执事这十几年,没法和米儿管理那时比较。”谭伟笑笑说:“下周 TMTX年度大会米儿要参加了。”谭祖业笑笑说:“她可能真的无法看着TMTX这样下去了,听说欧洲市场有问题了,震天根本解决不了的。”

  桑家一家人正在吃饭,米儿专心地吃着饭,桑父桑木在照顾小孙子吃饭,震飞看看米儿也低着头吃饭,桑尼边聊天边吃饭,震天看看桑震说:“大哥,回来蹭饭,大嫂怎么没来呀?”桑震说:“回娘家去了,黎源出事了。”

  桑父听后问:“出什么事了?”桑震看看大家不好意思地说:“研究所被查封了。农业现在没人太重视的,研究种子什么的,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米儿听后问:“农业?种值种子?”桑震点点头。

  米儿说:“打电话给大嫂,看什么问题?”桑震听后不解地看看米儿便拨通老婆的电话,“黎舒,黎源怎样?”黎舒说:“研究所的被人骗了,对方答应给一个研究项目,结果研究到一半,对方不见了,现在研究基地没钱付,被起诉了。”米儿听到这里把桑震的手机抢过来说:“多少钱?我来付,研究具体项目拿来给我看。”全家不解地望着米儿。

  大豆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听小豆子说,你去三方一个小时就处理了两个狐狸精,小豆妈妈可高兴坏了。”米儿不解地看着儿子问:“狐狸精?”大豆看也没看妈妈说:“小豆子说,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全家人听后都笑喷了,米儿皱着眉毛说:“那个人,确实有点象狐狸精,但是破坏谁的家庭?”大豆己经走到客厅了,然后回来悄悄地说:“小豆妈妈说,破坏小豆家庭和大豆家庭呀?妈妈,你真笨。就是小豆家和我们家呀。”

  震天听后怒目对着儿子,米儿不解地看着儿子,然后看看震天。震天看着米儿说:“谭伟这老婆,什么话都给孩子,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米儿看着发火的震天说:“为什么生气呀?我相信你只爱我一个,但是别人喜欢你也很正常呀,你这么优秀。”大豆子跑过蹭到妈妈怀里,对着米儿耳朵说:“妈妈,你太傻了,狐狸精是要抢走爸爸的,那里只是喜欢那么简单呀。”米儿呆了,不敢相信地望着怀里的小宝宝。

  震天走过来把大豆从米儿怀时抱起来说:“我永远只属于你和妈妈,不会被什么狐狸精抢走的,我对狐狸精不敏感。”然后在儿子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大豆发出大叫声,父子俩从餐厅消失。

  桑尼望着震飞问:“难道那十年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吗?比如狐狸精。”震飞不敢看米儿说:“谣言,避谣。明天要参加年度大会了,你不会让TMTX的明天变得比三方还残的话,请闭嘴。”桑尼会意的马上做了个封嘴的动作说:“你们慢用,我要找大豆玩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