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重生奉婚之鬼眼白赞

第二章 觉醒

重生奉婚之鬼眼白赞 谭小仙 3367 2017-11-08 13:12:58

  白赞尽量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像是受了巨大惊吓一般,苍白的脸,和干裂的唇,再加上微微颤抖的身体,怎么看都与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白赞伸出手,抓住男生的衣角轻轻扯了扯,待他转过脸看着白赞,她便迅速缩回手,让人感觉极为胆小的样子。

  “我,我……我叫白白,你……你叫什么?”软软的声音里夹杂着几丝颤抖,像极了受了惊吓的兔子。

  男生看了看白赞,朝他露出一丝微笑,“我是温亚,不要怕,会没事的。”

  说完还温柔地拍了拍白赞的头顶,白赞乖巧地点了点头,“那……那温亚哥哥,这些人抓白白干什么?我,我们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我想妈妈……”白赞说完这话掐了把大腿,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仿佛下一秒眼泪就会抑制不住,从眼眶里流出来。

  “白白,不要哭哦,你一直待在哥哥的身边,哥哥一定找机会带白白回家,好吗?”

  白赞看着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老实说,这还是白赞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更何况还是素不相识的人,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但那种温暖地感觉也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

  如白赞所料,一个刺头男生磨断了绳子,已经开始按耐不住,帮助其他人解开绳子,便开始和他们商量着如何可以逃出去了。

  白赞朝人堆里瞧了瞧,刺头男生看起来比他们大了许多,听他的口音应该也是南市的人,“总不可以就这样坐以待毙,还不如拼一把……说不定还真的逃出去了……”此话一出,又有不少人附和,尽管他们都很害怕,但逃出去显然更加吸引人。

  而此时,温亚突然出声阻止,“你们这样是不可能出去的,这么多人,就是闯出去,也会被那些人击杀,更何况,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逃出去了也是死路一条!”这话和白赞印象中的一模一样,她不自觉的挑起了眉头。

  那么,接下来就是那些人不知死活地闯出去……

  “你这种胆小鬼不要在这里吓唬人,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两个人不成,走,我们冲出去!”说完,刺头男生便带在一大群人朝门口走去,白赞不禁在心里冷哼,‘还真是蠢货……死不足惜。’

  温亚看着他们如此,想上前去阻止,却被白赞拉住了衣角,温亚疑惑地看着她,刚想说什么,便听到一道枪声响起,接下来就是一阵惨叫,率先走在前头的男生已经倒在了地上。

  只杀了一人,枪声便停下了,显然这只是个警告。

  铁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人不是阿拉图,叫而是一个沈飞的黄皮肤人,而阿拉图和尼科巴则跟在他身后,白赞记得他,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大约是组织派来监督行动的。

  沈飞刚踏进来一步,刚站起来的一大群人便纷纷后退,谁也不想像倒在地上的那个男生一样,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沈飞用手弹了弹指尖夹住的香烟,才悠悠地开口,“都这么不怕死啊,嗯?,啧啧啧,这会怎么没有人回答我呢?刚刚谁说得那么起劲来着?”

  “是你吗?还是你?”说完,还抬起拿着抢的手指着人群,被指到的几个人慌忙摇头。

  白赞站在温亚的身后,静静地观察着沈飞,前世,她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总部活动,极少与这个沈飞打过照面,要说白赞怎么会知道他心狠手辣,还是靠阿拉图给自己带的消息。

  据说,这个沈飞专门管出口码头这一块,而码头的驻地正好有白赞所需要的东西——大量运输货物的交通工具,这还是前世白赞一次偶然的情况偷听到的……

  沈飞继续在叫嚣着,一大群人被沈飞吓得不敢出声,却只能使劲摇头,拼命撇清关系,他满意的看着所有人的反应。

  “来来来,不要怕,告诉哥哥,是哪个不要命的带的头啊?”沈飞朝一个吓得站在瑟瑟发抖的女孩招了招手,还扯出了一个笑,看起来十分狰狞,那女孩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我,我……我我,不知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听了这话的沈飞一下子收起来脸上的笑,抬起来手里的抢,“既然不知道……那么……”不待他把话说完,一道清亮地所以响起,“等一下!”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清秀的男生,是温亚。

  白赞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温亚比她高了一个头,正好用他的身体挡住了沈飞的视线。

  沈飞被人打断了话,皱起了眉头,看着朝外走的温亚,“不要伤害其他人,我跟你走。”

  “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跟我谈条件,嗯?”沈飞抓起他的衣领,拿枪抵着他的头,但沈飞并没有看到意料中的惊慌,“嚯,有几分胆量……但是在老子这里有胆子也没用!”沈飞怒吼着。

  他和温亚的脸仅几厘米的距离,白赞看着那从他嘴里喷出来的口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温亚则依然不如他所愿,推开抓着自己领子的手,极为冷静地与他对视着,“我爸叫温永年。”

  沈飞本来还想举枪,听了这句话,便收回了枪仔细打量着温亚,“老子凭什么信你……”而温亚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你可以不信,那么相对应的,钱什么的就别想了,但或许你可能更在乎L市郊区的……工厂。”

  白赞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因为那个地方是组织高层才知道的开发区,据说与华国高官是有合作的。

  沈飞盯着他半晌,虽然不知道什么工厂,但见他如此镇定,便信了几分,朝阿拉图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便要阿拉图出去了,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阿拉图便再次进来了,朝沈飞汇报了几句,见这架势,定是去请示上头了……

  “带走!”这话是对阿拉图说的。

  尼科巴重新绑住了温亚的手,正要带走时,白赞立马抓住温亚的衣服,“你们要带温亚哥哥去哪?放开温亚哥哥,快点放开!”虽说是恶狠狠的话,却带了几丝颤抖。

  沈飞转过身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女孩用倔强的眼神盯着他,“你是他妹妹?”白赞演技立马上线,眼泪顺着眼角哗啦啦地滑下来,温亚急忙忙地回答“这不关她的事!”

  可沈飞却是不会听他的,“既然是妹妹,就一起带走吧。”温亚急急地瞪着他,却也无能为力。

  出了那间房子,白赞和温亚的眼睛被蒙上了黑布,大概是带到了一辆货车上了,那些人再次把他们的手脚绑了起来。

  白赞仔细听了听和他们一起上到后面货车厢里来的人的脚步声,是三个人,这些人应该都是配有枪支。

  基于白赞前世对组织的了解,再加上感知能力异于常人,她对这个结论是极有自信的,当然这都多亏了前世无数次的感知训练。

  白赞仔细回忆了一下出了那个建筑时,周围的景物,再与自己前世自己所了解的各个驻地进行比较。

  是A区仓库!

  白赞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她的时间不是很多,A区到总部只需要五十几分钟的车程,而从上车到现在大概已经过去十几分钟。

  而现在就是要等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了。

  据她所知,这些跟着沈飞的人,大多都是组织外围成员,自发加入组织,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本事,至于他们手里的枪,在这些不入流的人手里也发挥不了什么大的作用。

  唯一让白赞有所忌惮的是,她眼睛上面的黑布。

  黑布绑得十分严实,让她一点光影也看不见,尽管她感知能力十分了得,但毕竟习惯了用眼睛观察,黑布会使她的速度变慢,她的手上没有武器,唯一依托的便是速度,更何况,自己已经不是前世的白赞,身手肯定大不如前,所以此刻她是没有十分的把握,时间却不允许她用更多的犹豫……

  绑住身后的手被白赞顺利解开,并没有引来什么人的注意,接下来她需要做的,便是抢下离她最近一个人手里的枪。可左眼的疼痛,让她不得不停下动作,事实上,从醒来之后,左眼一直处于有些模糊加疼痛的状态,但现在却越来越强烈,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汗从她的额头不断冒出来,她只感觉自己的眼睛越来越热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燃烧一般。

  随着眼睛的疼痛不断加剧,身体不自觉的有一丝颤抖,而她只能咬紧牙关,尽量让其他人看出有什么异样。

  可老天仿佛就是来和她作对的,一个男人显然是注意到了她,朝她走来时,白赞感觉到那人弯了腰下来,似乎抬手想要摘去她眼睛上的黑布。

  就在那人还差一点就要碰到黑布,白赞突然感到压抑已久的力量终于得到了释放,左眼的疼痛也在消失,随疼痛消失的还有那张伏在她眼睛上的黑布!

  白赞猛然张开眼睛,那个靠近她的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不轻,左眼的猩红却在一瞬间隐没。

  那男人反应也变的慢了,刚想拿出腰间的枪,却已经被白赞扭断了脖子,枪也被她夺走,后面的两个男人也反应过来,同时举起枪来。

  可白赞却是不会如他们的意,抬手便是一枪,打中了其中一个人的手,一个极速地转身,躲过来自另一个人的子弹,只是尽管速度已经达到白赞的极限,子弹还是擦过了脸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白赞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起来,却没有去理会,毫不犹豫迅速朝那人开了一枪,正中眉心。

  好在那枪是装了消声器的,打斗的动静并没有引起前面的注意,白赞快速解开绑住温亚的黑布,却没有解开手脚上的麻绳,用命令的口气道:“待在这里不要动!”温亚被她的语气震得一愣,看着她打开货车厢的门,一个翻身爬上了车顶,再看了看四周,慢慢消化车厢内所发生的事情,而白赞则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车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