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下之华云欢

天下之华云欢

猫猫闹喵喵叫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1-17上架
  • 773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天下之华云欢 猫猫闹喵喵叫 2731 2017-11-16 22:17:39

  第一章:真相

  “魏家的小儿子又发疯了。”

  “可不是吗,听说啊这次是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这也太邪门了,不可能吧。”

  “不可能什么啊,天下之大,什么不可能,快走吧,免得粘上些晦气。”

  “对对对,快走。”

  此时凤天王朝的魏家大门前正围着一群人,听见这话,也都顾不得看热闹了,都急急散开,生怕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这凤天国的魏家说来也实在是怪,别人家的大门前立得都是石狮子,偏偏他家立得是狐狸。两只狐狸的头微偏似是在对视,左边那只尾巴对天,右边那只尾巴对地,看着说不出的诡异。不过没人敢提出来就是,因为这魏家可是太上皇上钦点的国师,这匾也是太上皇当年亲手提的。魏家的地位可见一搬。

  魏家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魏忠,二儿子魏仁,三儿子魏华。不过可惜的是,这魏家的小儿子是个疯的,发起疯来跟个野兽似的,见谁咬谁。也因为这样,魏老爷子格外偏爱这个孩子,那叫一个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而此时,魏家后花园里,那本应发疯的人正安逸的躺在藤椅上,翘着二郎腿,享受着美婢喂过来的葡萄。

  “小兔崽子,你他娘的又放的什么谣言,你发疯?我现在才想发疯!”来人正事凤天的国师,此时他正极速的朝魏小公子走来,嘴里不停的骂骂咧咧,连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嘴角的两撇小胡子一抖一抖的,莫名的好笑。

  魏小公子却是连眼皮都没抬“老爹,你儿子耳朵没聋,不用叫那么大声,合着您来我这儿练声来了。”不紧不慢的的声音似是山泉一般,像是能抚平一切躁动,“我说老爹啊,你骂我就算了,怎么还带着我娘和你娘呢,不妥不妥啊。”魏小公子边说边一个翻身从藤椅上下来,左手揽着一名婢女,下巴搁在婢女肩上,笑得一脸妖孽。

  魏老爷子被他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气的不轻,一连喘了好几口气还是没法镇静下来,老爷子闭了闭眼“老子今天让你回炉再造”说着便是一阵掌风毫不留情的向他儿子袭去,魏小公子也不是吃亏的人,闪闪身便和他老爹交起手来。

  皇宫内,十六岁的小皇帝正在怒骂底下战战兢兢跪着的一群大臣。“你们一群废物,嘉赏的时候全都往自己身揽,有事的时候一个推一个,朕要你们有何用,哼。”

  “禀皇上,微臣听闻国师家小少爷天赋异禀,如果由他出面定能为皇上排忧解难。”说话的是魏家的死对头,凤天王朝的宰相司徒修。

  高座上的人眼中精光一闪,微微向后靠去“呵,司徒爱卿,朕看你是老糊涂了吧,魏华可是出了名的疯子,哪来的天赋异禀,你可是拿朕当三岁小儿哄骗。”

  “微臣不敢,不过这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可就得问问魏大人了。”说着,司徒修微微偏头,对上了魏忠眼中净是挑衅。

  “哦~,魏华没疯,真的吗,魏大人~”小皇帝已经完全不似刚刚那样的盛怒,此时正悠哉的靠在龙椅上,一手支着头,一手不紧不慢的敲着扶手,微垂着脸,一副好说话的样子。

  可是跪着的魏忠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他现在正在心中骂着魏华“该死的臭小子,让你装疯,现在被现了吧,看你怎么办,不过,这司徒家是怎么知道的可就有故事了...”

  “禀皇上,微臣不敢欺瞒皇上,我家小弟是真的有失心疯。”边说还边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微臣不知宰相大人这消息是从何而来,但我希望大人可以体谅体谅做家属的心情,我家小弟已经疯了,还望大人可以赏他一片清净之地。”在皇上面前让大臣赏赐,这可是以下欺上啊,可这魏大少爷说的那叫一个溜,都不带卡壳的,轻轻松松给宰相戴了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果不其然,龙椅上的人抬起来头轻轻扫了一眼宰相。

  司徒修正在得意着呢,冷不丁听到这话,一口气没提上来,硬生生把老脸憋了个通红“不可能!我明明...”吼出这话的一瞬间,司徒修就后悔了,眼神闪了闪转而向皇上说“皇上,他魏华到底疯没疯,魏忠大人肯定是知道的,不过却要隐瞒皇上,他魏家是何居心!”

  魏忠身形僵了僵,眯了眯眼,说“宰相大人,我家小弟是真的疯了,欺没欺瞒皇上我不知道,我想知道我家小弟这次发病说是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宰相大人这么肯定我家小弟没疯,难道是这脏东西告诉大人,我家小弟没疯?”

  “你满口胡言!”司徒修现在是真的被气到了,这魏忠根本就是在耍他。

  “魏忠不敢,不过...”

  “够了,朕的早朝不是让你们用来唱戏的。都起来吧。”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忠勾勾嘴角低垂着双眼,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不过此时他的后背却全是汗。先不说这司徒修,单是这个小皇帝就不比家里的那只狐狸好缠,这小皇帝是当年京城里出了名的神童,三岁能文,五岁能武,当年太上皇甚是喜爱这个儿子,九年前外疆来犯,太上皇抱着年仅七岁的他御驾亲征,听大将军说,当年太上皇于皇上每晚都讨论到深夜,用实战来教他兵法。最后凤天大胜,听闻还是用了皇上的方法,回来后太上皇更是亲自教他治国之法。三年的时间,墨云便从太子变成了凤天的皇帝,登基时年仅十岁。

  只不过司徒老儿定是知道了什么才这么肯定小弟没疯,不过,我魏家里三层外三层的护卫想进去可不是什么易事,看来,有些人按耐不住了。

  “这次黄河发大水来的突然,既然二位爱卿关系如此亲密,这次治水就由二位爱卿一起吧,好了,退朝。”

  司徒修还想说些什么,但小皇帝却没给他说话的时间,气愤难耐的他只得恨恨的瞪了一眼旁边站的直挺挺的魏忠,其实魏忠现在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家里那只狐狸惹出的麻烦却要自己去收拾,他能开心吗。叹了一口气,揉揉好看的眉峰转身回去了。

  其实这魏家也真的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先不说魏家老祖宗和开国皇帝是拜把子的生死兄弟,而且现在的魏家当家人又是当朝国师。就是这魏家两兄弟都非池中之物,小儿子就先算了,魏家大儿子魏忠是八旗护卫统领皇上的亲卫军之首,为人刚正不阿,重情义,最主要的是长得俊,剑眉薄唇,刀削般的轮廓,高大威猛的身材,似是孤高的鹰,永远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二儿子魏仁乃药谷谷主的亲传弟子,圣上钦点的御医,更是京都女人们的完美梦中情人,永远一袭白袍,一把折扇,嘴角勾着一个诱人的弧度,当他定定的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你正在被他宠爱,仿佛你是他说生命一般,曾有人戏言:倘若魏二爷能在看着我的时候唤一声我的闺名,那即便是立马死去我一甘愿。不过这魏二爷可不是相见就能见到的,就连皇上都得买他三分面子。

  下朝回家的魏忠正在心里排腹自家小弟的时候就听见东厢房内边轰的一声,惊的他连茶水也来不及喝就运起轻功朝东厢房飞去,那边是魏小公子的住处,平日里只会传出歌舞声,今儿个怕是出事了。刚刚出现在大门口的魏二爷也是,一愣神后飞身跟了过去。

  不过当他们到了后却是齐齐傻眼了,连魏仁这个面瘫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魏忠却是直接叫了出来“我说您二位要是有劲儿用不完,那就一起去边关啊,干嘛在这儿拆家...”

  弄出那一声巨响的正是魏小公子和国师大人他们面前的废墟则是魏小公子的内室,原来是国师大人看不惯自己小儿子懒懒散散的样子,一气之下直接消灭了他的内室。

  “呦,大哥,二哥,下朝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