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游记生活

雪上飞骑行日记(1)

游记生活 萧萧飘云 2352 2017-11-22 17:59:50

  题记:2016年11月19日至20日,帅平一行五人骑行临淇岩十八盘占元坡,途径善堂镇、庙口镇、夺丰水库、临淇岩十八盘、五龙镇、临淇镇、占元大坡、龙泉寺、孙占元烈士纪念馆、正面水库、范坡村、黄洞乡、高村桥涵洞到107国道。往返行程270公里。骑行日记:雪上飞口诉,飘云整理。(骑行:临淇岩十八盘占元坡)

  雪上飞一早起来整理行装,天不亮就奔赴集合地点,一路上,迎清晨朦胧,略雾色妖娆,随音乐悠扬声骑行漫步至黄埔集合地点,早6.40汇聚。一行五人在集合地点吃过早餐,7点整队准时出发。

  行进乡间小道,清新的色彩让人舒心愉悦,一行五人身着骑行服,头戴骑行帽,那俊俏的身影行进在乡间小道上,前后一字排开形成了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

  在经过善堂镇时,有一名骑友的自行车刹车坏了,无法正常骑行,因途中没法修复刹车,所以,继续勉强骑行至鹤壁新区,大家经过商量,这名骑友在鹤壁新区寻找修车店修车,其他四人继续前行至前面地点等他。之后四人一路行进,从高村桥铁路涵洞经庙口镇,一路行进夺丰水库在一个农家饭店午餐。

  午餐一荤一素,炸河虾,青菜,捞面条。每人A费26元,四人一顿胡吃海塞,没多一会就吃完了。这个时候,车坏的那名骑友打来电话说:自行车修不好了,告知大家不用等他了,自己原路返回。

  骑行,是一种锻炼的事项,也是一种陶冶情操的一种方式,每一种行进中的路程,都免不了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发生,骑行中避免不了自行车出现故障,就如同这个骑友,乘兴而来,拖车而返。虽说一行五人前行,这名骑友因车坏而中途退场,有些扫兴,但,路依旧还在前方,还需继续前行。

  四人稍作休息,整形列队继续骑行,行至临淇岩十八盘,眼前的景致鬼斧神工,蜿蜒曲折的盘山道路如一条美丽清秀的美女蛇,十八盘的壮观尽收眼帘,山与路相随,路与景相依,盘盘景致错落有致,一路上骑骑停停,最后“醉”卧十八盘,打开相机,收纳这一层路一层景的唯美风景。

  前行临淇岩一段下坡,车行速度加快,顺坡而下,冲下十八盘。你看那骑行的脚步轻松快捷,酣畅淋漓的大下坡,让骑行者尽展行姿。然后接着来了一个上坡,翻过一道白岭,又是一路下坡,骑行者们如鱼跃龙门,起伏波澜,一个个施展历练的骑行技巧,骑行穿越丛林坡段,然后经过五龙镇到达临淇镇,时至已尽黄昏。

  夜住友谊时尚宾馆,标准间每人30元一晚。晚餐吃一盘花生米,炒白菜,羊肉汤,羊肉汤里肉很多,先把羊肉汤里的羊肉吃完,饭店服务员在把做好的面捞入你碗中。一顿胡吃海塞填饱肚子之后,刚才骑行的兴致还未曾消退,吃过晚饭,四个人一行又到镇里散步观赏,闲谈中说起刚才吃的羊肉很好吃,一路散步一路观望,看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街里面有卖羊肉的,随即四人就买了些带上。之后回去洗漱休息。

  第二天早6.40起床、整装、吃早餐。一晚豆浆,一晚豆腐脑,一块五毛钱的饼。一喝一吃填饱肚子。早餐后,一路骑行爬过占元大坡,在大坡上,一览风景,俯身向下看,龙泉寺全景一览无余。

  之后一路骑行到达占元村。参观了抗美援朝一级英模孙占元烈士纪念馆。(孙占元1925年出生,6岁和9岁时,先后失去了母亲和父亲,他和妹妹孙立兰只好跟着大伯外出逃荒要饭。1946年1月,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赴朝作战。1951年3月,被编入15军135团3营的林文贵和孙占元随部队赴朝作战。林文贵任7连指导员,孙占元任7连2排排长。1952年10月14日凌晨5时,惨烈的上甘岭战役打响了。阵地上敌人炮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整个上甘岭成了一片火海。当日下午,敌人攻击稍停,接到命令的志愿军战士跳出坑道,开始反击。然而在2号阵地,7连遇到了大股敌人,4个火力点的密集炮火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见状,7连组成敢死队,进行强攻。孙占元所在排担任第一突击队。在攻下敌人第2个火力点后,孙占元双腿都已被炸断,但他仍然抱起机枪向敌人扫射。在敌人组织反扑的间隙,孙占元把挎包交给林文贵,说自己可能回不到老家了,包里的钱用来交自己最后一次党费。就在此后不到1个小时,敌人再次组织反扑。孙占元在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后,拉响早已准备好的绑在一起的6颗手榴弹,与攻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时年27岁。在他的遗体旁有7具敌人的尸体,附近躺着80多个被击毙的敌人。)

  参观完孙占元烈士纪念馆,一路继续骑行,经过正面水库,从范坡村骑行黄洞乡,途中遇到一段正在修路的路段不能骑行,一行四人,手抬举着自行车,从路边一尺宽的路岩边,艰难的搬举着自行车,一步一步慢步前行,大约至200多米的路段。然后骑行又回到夺丰水库,时至中午一点十分进入农家餐馆。简单吃18元羊肉水饺,然后原路返回,回程之路。

  一路骑行至高村桥涵洞到107国道,哪知天空不作美,开始下起零星小雨,在这空旷的国道中,又时至黄昏的深秋冬季,寒冷的气息不断吹来,虽身着加厚骑行服,但也挡不住这细雨寒冬的冷气息,身体一阵发紧,打了一个冷战。在细雨中一路前行,雨滴或大或小的打在身上,地面上湿漉漉的,给骑行增加了难度,骑行的脚步显得有些艰难,迎风骑行,寒冷穿身。

  晚六点半,骑行至小徐村南环路,感觉到车身后陈,随即下车检查,发现车胎被扎,这正是:晴天路遇连阴雨,车行湿滑被扎胎,周边区区无望色,伸手不见五指环,冻冷疲惫咕咕叫,幸亏自己有备胎。于是乎,挑灯、停车、修车。

  拿出工具,手颤抖的不听使唤,经过大约15、6分钟的艰难修补,最后终于修补成功,简单的擦拭一下冻冷的脏手,越身上车,湿行的衣服裹着冻冷的身体,一路颤抖的快速骑行,到家时,已晚八点已过,从而结束了这两天的骑行历史。

  每一次骑行,都是一种经历,一种历练,一种收获和一种感知,或多或少的艰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向上的心态,一种积极的、健康的修行方式,一种在骑行中完善骑行的过程,一种坚持、一种出类拔萃的美!

  爱,骑行!叙说骑行,让一种风姿带给你或他一种意志,一种完美的人生体验!

  你还在等什么?搬出你的车,越身上车,骑行吧!

  撰写于:2016-11-24深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