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嫡女策荣华

接近

嫡女策荣华 怂冷 2061 2018-01-15 16:34:27

  “怎么这么晚才送来?”慵懒的声音从前方响起,语气虽慵懒,却带着些责怪之意。

  非末这才微微抬眸,入眼的便是一个精致艳丽的脸庞,只见她慵懒惬意的抿着茶。一身粉紫衫裙衬得整个人肌肤胜雪,一颦一动都带着些许妖娆。她倒不能想象这样的女子会喜些安静舒心的字画。

  她淡淡垂眸,“今日侍仪房中之人未来领取,所以姑姑让奴婢送了过来。”非末一字一句恭敬道。

  地上的女子闻言,目光朝她望去。一瞧见是她,女子有些羞愤的收了收身子,或是怕她瞧见自己这副模样。

  秀侍仪半放下茶盏,扫了一眼她,道,“怎么,你们认识?”

  这一举动自然逃不过她的双眼。

  一听到此话,非末轻轻抬眸望了望上方的女子。秀侍仪眉眼淡淡抬起,目光加深,瞄了她一眼。

  “回侍仪,姑娘她送侍仪浣洗的衣物时,两人有过一面之缘。”非末沉静说道。

  她是不喜欢她,可这个时候,她也不便多言惹得些不必要的麻烦。

  闻言,秀侍仪显得有些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侍仪……”地上的女子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秀侍仪一个目光扫过来,她又颤着咽了回去。颤颤巍巍的继续啜泣。

  秀侍仪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理了理衣袖,“把他们两个给我带下去……”说着一脸媚意的看着两人,嘴角微微勾起,“记得,好好享受。”

  两个婢女应声上前抓过两人向外走。女子嚎哭挣扎着,“侍仪,不要啊……侍仪……”

  “不要……”

  声音逐渐模糊,最后只听得见丝丝哭声。

  命如蝼蚁。非末心里微微空落,这样的地狱,这样的人心,以前的她被父亲保护的很好,现在的她却是一一领教。

  秀侍仪扫了一眼非末手中的端盘,“放下吧!”

  非末闻言,将端盘轻轻放在了一旁的桌前。

  秀侍仪也从靠椅上站了起来,身侧的婢女也见势上前扶着。转身淡淡道,“研墨。”

  婢女怯怯开口,“侍仪,你忘了,苑中只有秀儿会研磨。”

  秀侍仪眸子半眯,气息沉了沉,一把甩开了奴婢扶着的手,“废物。”

  婢女立即重重跪在了地上,懦懦道,“侍仪息怒。”

  秀侍仪冷冷道,“两日后王爷要来陪我练字,你们却如此无能,是想让王爷扫兴吗?”

  后面两字说的吃重,婢女颤着身子连忙否道,“奴婢不敢。”

  王爷?

  闻言,非末放置端盘的手顿了顿。他要来吗?来王府的这些天来,倒让她第一次感到心开始紧了起来。

  “侍仪,不如让奴婢试试吧!”非末上前颔首,淡淡道。

  秀侍仪闻言侧过些许身子,饶有兴趣的勾起唇角,打量了她一番,“你?”语气带着质疑。

  非末抬眸对上秀侍仪的目光,轻轻颔首,嘴角微微扬起。

  那眼神倒自信,淡然的很。

  “那就试试吧!”秀侍仪淡淡抛下一句话,转身朝美人榻行去,“带她去。”

  地上的奴婢闻言迅速起身,淡淡瞥了她一眼,鞠着身子带她进入珠帘后面的桌案前。

  秀侍仪慵懒的倚在榻上,半阖着眸子。透过淡粉的缦纱,玲珑的身形格外诱人。

  对于研磨这种事,她是感到很诧异的,在慕容府的时候,研磨这种小事儿,大多数的婢女多少都会些。没想到倒让她捡了便宜。

  屋内静的只闻砚打圈的轻滋声,方才的一幕就如一场梦魇。

  研磨是个细活儿,过了半盏茶后,非末才放下手中的东西,朝缦纱后轻回了声。

  听到声音,缦纱后的身形微微动了动。奴婢上前撩开缦纱,秀侍仪轻轻起身,徐了过来。

  非末垂首站在一旁,秀侍仪缓步绕道案前,眸子淡淡打量一番。一旁的婢女上前为其铺好纸张后恭敬退至一旁。

  秀侍仪玉指拂过笔身,轻轻握起,浸过研好的墨汁。非末抬眸轻瞧着笔下。她握笔的姿势和力度也堪称完美。只见她恣意挥下一笔,再一笔。

  只挥下两笔,秀侍仪便停了手中的笔,勾了勾好看的唇角,又轻轻向她投去目光,“不错。”

  闻言,非末颔首一礼,神色依旧如初,心中却是暗喜的。

  “名字?”秀侍仪淡淡道。

  非末抬眸对上她的视线,只一眼。轻声回道:“非末。”

  “名字倒特别。”秀侍仪依旧淡淡开口,“以后你就留在留香苑做事吧!”

  “是。”

  非末福了福身子,眸下思绪万千。

  这样离他就更进一步了,是不是就可以尽快为她慕容府报仇……

  这时候的天似乎都泛着血红,煞眼的很。复仇的代价,吾自知。

  回到后厢,非末便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佩儿拉着她说了好多,心中不舍的紧。莫姑姑对非末离开的事有些诧异,眼神依旧满是冷意。

  留香苑和后厢不同,婢女的房间都是一人一间。共五个婢女伺候秀侍仪。一个掌事婢女,也就是那天对她有些敌意的女子,还有一个梳洗婢女,一个内务婢女,一个随身婢女,有一个负责字阁的婢女,也就是她自己。

  这秀侍仪除了喜欢写字,也癖好收藏一些名家字画。却也有些奇怪,字画上累积了许多灰尘,这却是很长时间没有碰过的原因,以前这活儿是秀儿打理,想来也是她发现秀侍仪不常碰字画,所以便偷些懒。

  “你过来。”

  一道女声从门口响起,非末抬眸望去。是内务婢女卫兰。

  非末度步走到她面前。

  “有事吗?”

  卫兰拿着扫帚,有些扭捏的望着她,轻声道:“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非末疑惑的看着她,她一脸为难的模样。

  “你说。”

  听到此话,卫兰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院中那一筐残叶,“你可以帮我把那筐残叶倒了吗?”

  非末目光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你就帮帮我吧,我还有一块院子未打扫,天色也不早了,侍仪看到会罚我的。”

  卫兰一脸诚恳的望着她。

  非末轻垂眼眸一刻,而后释然道,“好吧!”

  卫兰面露喜色,笑道,“多谢,倒在后山就行了。”

  

怂冷

大家有意见都可以提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