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掠爱砖石婚约

第四十六章:走投无路

总裁掠爱砖石婚约 杰欢 2020 2017-12-25 19:16:11

  心计颇深的俊颜上有着让人不容忽视的城府。

  只见他嘴角一勾,抬起刚劲有力的手朝那名男子摆摆手说道

  “什么都不用做,下去吧。”

  “是,董事长。”非常有职业素养的手下恭恭敬敬的低头应诺道。语毕,他微微一个欠身后漫步走出了这间奢华的办公室。

  当门被“砰”的一声被关闭后,方毅那一张刚毅俊美的脸庞又回过头来一脸淡然的望着脚下的世界。

  ,在深黑的夜色之中,光洁的玻璃窗上倒映出方毅的一双深幽幽的黑眸,此刻的他像极了一只正在觅食的雄狮,一旦发现猎物靠近遍会瞬间被他凶猛的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剩,由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戾气今人不寒而栗!

  那神情仿佛世间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蒋析,你想要利用陆枫来摆脱我吗?简直太天真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才会发生。当我再次碰到你时,我和你,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仿佛所有的阴谋诡计,全部深深的隐藏在那双幽暗不明的隼眸里,渐渐的这双隼眸中发出的精光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猫会不吃鱼!

  接下来——应该会很有趣。

  ——————————————————

  淡淡的玫瑰花香伴随着空气的流动弥漫在诺大的空间里,欧式风格的巨大水晶灯在鹅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冷色的光线透过灯罩隐隐的照射在一束漂亮的玫瑰花花瓣上,在花瓣的周围散发着一阵阵五彩斑斓的光晕,看的人眼花缭乱。

  而此刻捧着这一束玫瑰花的主人,却无精打采的坐在镜子面前怔怔的发着呆,甚是安静。镜子里的那一双美眸正随着时间的流逝闪着阵阵的不淡定。

  从陆枫与警察一行人离去后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在他走后的这当间,主持婚礼的婚礼司仪持续来过两回,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那就是问她婚礼要不要举行,直到此刻她也忘记不了司仪在问她这句话时嘴角流露出来的嘲笑的意味。她也知道吉时已过了好久了,只是……

  新郎不在,难道要她一个人上台去举行婚礼吗,那样会被人贻笑大方的,她相信陆枫的为人,也相信陆枫会陪着她一起走进婚礼的殿堂的。所以,她必须等他回来。

  蒋析没有理会司仪见到只有她一人室内的异样眼光,只是冷静的告诉司仪,再等等,再等等。

  万般为难的司仪见状轻叹一口气无奈的退去……: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枫依旧没有回来,蒋析的一颗心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感到空落落的,她下意识的抬眸看了看镜子中她身后的一个挂在墙上的时钟,又将目光渐渐的移动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身上。

  一切都没变,华丽得体的新娘礼服,描画精致的小脸还未脱妆,手中的一束玫瑰花捧花还牢牢的握在她手中,唯独缺少新郎的陪伴。

  豪华的更衣室内,新娘一人坐在镜子前,大大的空间里冷清的有点恐怖。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阵门把转动的声音,惊得蒋析立刻透过镜子后的门口方位望去,然而当她看到一脸表情凝重的助理时,一双美眸中的光彩渐渐消退。

  下一刻,蒋析收起了眼底的微怔之后,她连忙站起身来,提着繁重的婚纱裙摆,单手拿着捧花,三步并作两步朝着正在向着蒋析走来的助理跨去……

  来到了助理的面前,看到了只有他一人回来,蒋析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淑女形象,只见她张口就急急的询问着陆枫的情况。

  “助理……事情解决了吗,陆枫呢?”

  “将小姐……。”听见她的询问,助理顿时一阵语结,他张了张嘴巴,想要跟蒋析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啊?”蒋析看到助理的一脸凝重的表情时,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她不死心的再次追问道。

  按照陆枫的性格,如果是一般的小事件的话,以他的能力根本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

  那么,很有可能的是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陆枫的能力范围之外。

  或许——还有另一种解释。

  那就是,陆枫确实有欺诈的行为!

  想要这里,蒋析那双秋水般的瞳仁中闪过一丝惊恐般的神色!

  难道他真的有瞒着她的事情吗?

  不,

  陆枫不会欺骗自己的!

  蒋析的焦切的美眸怔怔的望着助理,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希望这一切都是她的胡思乱想。

  然而,助理终于说出了口,他心疼的眼神看着蒋析,沉重的低下了头,缓缓的说道

  “蒋小姐,警察以故意逃匿银行债务的罪名已经将陆总带走了,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已经通知宾客们婚礼取消了,陆总让我告知您,不要太过担心,他会安全回来的。”

  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老实的助理选择了实话实说。

  他所说的这番话完全是在安慰蒋析,同时也在安慰自己。

  因为他从警察刚才的态度上来看,陆枫的处境恐怕是凶多吉少。

  犹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从助理的口中得知后,蒋析手中的玫瑰捧花像凋谢了的花瓣一样徒然落地,跟着一起落下的,还有她那颗脆弱的心。

  “不……怎么会这样。”说话间。她的整个身子摇摇欲坠的猛的晃动了一下,就像是狂风暴雨中即将要倒下的小树一般,不堪一击。

  “蒋小姐,您没事吧……”助理见状连忙扶住了蒋析的手臂,稳稳的接住她的身体后,神色慌张的说道。

  闻言,蒋析的眼眸动了动,下一刻,她急急的拉住助理的胳膊,满眼的泪光望着助理说道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对了,陆枫的父母是A市的行长,难道连他们都没办法吗?”

  助理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着悲伤的语气说道

  “不瞒您说,您的方法刚才我早已忘经试过了,可是没有用,对方的势力强大的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我也无可奈何呀,蒋小姐,对不起,是我无能,没有保护好陆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