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请和兵短谈恋爱之高墙佳人

第三章 惊变

请和兵短谈恋爱之高墙佳人 钟修修 2686 2017-12-01 07:30:00

  查理挥着缰绳,马车一路飞驰,颠得珍妮七荤八素,马车内没有把手,她不得不牢牢抓着窗沿。

  “珍妮,你的母亲来自壁外是不是!”

  车轮压过石头,又是一个剧烈的震荡,珍妮差点磕上车窗,

  “查理,你给我听着,不管这是你从哪里听来的,我要你现在就送我回去,现在,马上!”她朝外面大声地喊。

  上辈子的查理正是死在去调查兵团告密的路上,虽然时间不一样,但珍妮丝毫不敢抱有侥幸。

  查理报以短暂的沉默。

  这沉默陡然激怒了珍妮,她猛的拉开车帘,狠狠瞪着他。

  “查理·布莱恩!你要是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查理吓了一跳,愕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但反而卖力地驾车,“珍妮,你要相信我们所做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肩负着全人类的命运!你为什么不了解?!”

  “天哪!”珍妮懊恼地抚上额头,“你知道这正义会让我们所有人都丢掉性命吗?!”

  “伟大的事业总是伴随着危险,不过放心吧珍妮,我们这次出来没人知道的!”

  简直无可救药!

  珍妮用力捶打着马车车壁,“快给我停下,让我回去!”

  查理手握缰绳,对珍妮的怒气置之不理,“我已经知道世界的真相了。雷伊斯家才是真正的王,你姑妈嫁的那位乌利·雷伊斯公卿才是真正的王!我要把这一切告诉调查兵团,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天翻地覆!我们将名留青史,你懂吗珍妮!整个世界都会记住我们的名字!”

  珍妮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她几乎要尖叫,

  “你疯了!查理·布莱恩你这个疯子!放我下来!”

  她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家伙了,他要去调查兵团那就自己去好了,自己才不要陪他一起疯!

  狭小的车厢被珍妮弄得晃动不已,查理连忙牵紧缰绳控制平衡。

  “别忘了你现在也姓布莱恩!我现在是你丈夫,我以丈夫的身份命令你闭嘴!”他大吼。

  珍妮简直想砸晕他然后自己回去!刚打算开口,却忽然听到从后面传来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她往后一看,登时感觉心跳都停了——五六个人骑着马正朝他们围过来,黑衣黑帽,手里还拿着枪支!

  珍妮看着靠近的人,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恐惧——是中央宪兵团!

  怎么会这样?她忍不住打起了哆嗦,感觉命运牢牢地扼住了她的喉咙,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重来一遍。

  “哦天哪!那是什么!”查理看到越来越近的宪兵团,吓得手心里不停出冷汗,拼命挥动马鞭。

  似真似假的场景在珍妮脑海中不断交叠,难道重来一遍的意义只是让她死在这里吗?不不,她绝不接受!强烈的求生意志让她暂时忘了恐惧。

  “把我拉到马上,马车太重了,会被追上的!”

  查理颤巍巍地伸出手,珍妮抓住,用尽全力爬过去,再解开绳索,笨重的马车就那么被卸下。

  背后响起枪声,珍妮仿佛听到子弹飞过周围空气的声音。眼下他们只有拼命跑,只要能跑到调查兵团平时训练的地方,宪兵团就不敢动手,再坚持一会儿,应该不远了。

  身后的人似乎越来越近,珍妮身体忍不住发抖。

  她紧紧抓着查理的衣服,“还有多久才能到?”

  “大概,十分钟吧……”查理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耳边的风都变成了呼啸,又是一轮射击,珍妮的胳膊被子弹擦到,血把白色的衬衫染红了一片,她忍着疼,暗自祈祷上天保佑,她真的真的不想死在这里啊,至少不是今天!

  宪兵团逼得很近,调查兵团的新总部也隐约可见,珍妮望着那群普通的建筑,平淡无奇,丝毫没有托罗斯特区的旧部城堡漂亮,但却是她此刻最想要到达的地方,她已经可以看到那边穿着军服巡逻的士兵了!

  “珍妮,我们快到了!”查理忍不住地欢呼。

  是啊,快到了,她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这样喜欢过调查兵团。

  然而命运却总是出人预料,锋利的刀刃划过她的脚踝,还没来得感觉到痛,身下的马就忽然栽倒在茂密的草丛里,珍妮就这样被甩出去好远,整个身体都没在草堆中。

  密集的枪声震耳欲聋,等到珍妮回过神,只看见查理浑身血洞,表情震惊,就这么直挺挺倒在珍妮身边,鲜血渗进草地,悄无声息。

  珍妮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她木然抬头望去,宪兵团的人都已准备离开,其中一个人高而瘦,立起的衣领遮住了他的脸,他看见珍妮,眼里露出狰狞的笑意,摘下帽子,动作夸张地朝她致意。

  ……割喉者凯尼!乌利姑父的故交!

  ——

  今天负责巡逻的是利威尔和他的特别行动小组,听见枪声,立马过来查看情况。

  但他们看到的只是呆坐在地上,浑身血迹的珍妮,和已经没了呼吸的查理·布莱恩。

  利威尔下马走过来,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查理,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来到珍妮面前慢慢蹲下来直视她的眼睛。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就像一场噩梦,查理在她面前慢慢停了呼吸,然而刺目的鲜血和身上火辣辣的伤,一遍又一遍提醒珍妮,不幸和悲伤从来也没有远离过她。

  利威尔对于面前少女的反应感到奇怪,没有崩溃大哭也没有吓得昏倒,反而是一种近乎诡异的静默,就像是早就知道一切都会发生一样。他一把扯起珍妮,让人把查理抬回去,宣告今天的巡逻提前结束。

  珍妮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替自己包扎伤口的女孩,她见过这个女孩,壁外调查时总是紧紧跟在利威尔身后,好像就是他特别行动小组的一员。

  “你叫什么名字?”珍妮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

  女孩看了一眼珍妮,表情有点不自然,“佩特拉,夫人,佩特拉·拉鲁。”

  不知道为什么,佩特拉觉得眼前这个少女虽然比她小,但却有一股迫人的气势,而联想到刚才一向洁癖的利威尔兵长竟然无视她浑身的血污亲自把她带上马,佩特拉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她低下头掩盖自己皱起的眉头。

  “嘶……”珍妮忽然感到脚踝一疼,低头看到佩特拉正在拉扯纱布。

  “弄疼你了吗?”佩特拉刚才出神的时候手上的力道不自觉重了点。

  珍妮木然地摇了摇头。

  佩特拉收起胡乱的思绪,“你手臂和脚上都有伤,你脚上的伤比较严重,最好这阵子不要活动。”

  摸摸手臂上前几天故意弄出来的伤,原本为了躲避查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现在又要重新躺回去,这病装着装着就变真的了。

  珍妮闭上眼睛,任由那些可怕的画面一幕幕闪过脑海,一切就像梦一样。

  “查理少爷死了。”佩特拉忽然道。

  珍妮睁开眼睛,脸色苍白地盯着她,是的,查理死了,她知道,然后对方想说什么?

  佩特拉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可以对自己丈夫的死表现得如此冷漠?紧紧皱起眉头,佩特拉脸上升起怒色,“抱歉,我只是觉得您作为妻子应该知道您的丈夫身上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

  对方特地强调了“妻子”两个字,珍妮珍妮木然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是啊,他当时就死在我身边,我的裙角到现在还沾着他的血,他死了,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房门在此刻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利威尔面无表情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冷气。

  “佩特拉,出去。”他说。

  那冰冷的语气着实在一瞬间伤到了佩特拉,她脸上一闪而过眸中伤心失望的情绪,随即恢复平常。

  “是的,兵长。”佩特拉安静地为他们关上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