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世有柔情:绝世舞姬

第十九章 除夕宴会

世有柔情:绝世舞姬 明小雯 2017 2018-08-17 11:45:56

  当静茹扶着秦婉柔出现在挽心院门口时,韩世安刚好等在门口。

  韩世安的眼底泛起层层波澜,他没有表现出来,不代表秦婉柔没有看到。

  秦婉柔转转脖子:“折腾一下午,累死了。”

  韩世安摸摸她的头,端详着她的面容:“怎么办?我不太想带你去了。”

  韩世安一直都清楚秦婉柔的美,他的隐忍,不只是因为两人过去身份的种种,更是因为,爱到深处,自然尊敬。

  秦婉柔听了却故意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怎样?”

  韩世安猛地拉住她的手,把她带向自己,认真地看着她的脸:“最好只能我秦婉柔见南宫世均没说话,以为陛下生气了,悄悄地抬起了头,却与南宫世均的目光撞了个正好。见到南宫世均,秦婉柔有种熟悉的感觉,却说不上来是什么,只好又低下了头。

  南宫世均回了神,平静地说:“今日是除夕,尔等无罪。平身吧。”

  韩世安起身后扶着秦婉柔起了身,刚要带着她入席,却听南宫世均又说:“这位,便是秦小姐?”

  秦婉柔微微欠身:“小女子秦婉柔。”

  南宫世均想对她说很多话,可是全都堵在了胸口:“贵妃的长姐?朕听闻秦小姐甚是不易,今日莫要拘谨才是。”

  秦婉颜依旧站着,听了南宫世均的话,连忙开口:“自出生就未曾见过姐姐,真是惭愧,今日婉颜给姐姐见礼了。”

  秦婉柔面色沉了下来,看向秦婉颜:“我只是平民,该是我给贵妃行礼才是。”说罢,扭过头不再看她。

  她是秦婉颜的亲姐姐,之前下毒的事来日方长,今日她可是没心情和她做表面功夫。

  待韩世安与秦婉柔坐好了之后,宴会继续进行,只不过大多数人的目光并不在殿内的歌舞上,而是在秦婉柔身上。

  南宫世均更是火大,看着韩世安离秦婉柔那样近,为她布菜斟酒的。一介皇帝,竟也起了这样羡慕的心思。

  南宫世均挥挥手,王公公识趣地走到他身边,俯下了身子听从吩咐。

  柳隽就坐在离韩世安很近的地方,他倒是没想到,今日人都到齐了,却依然这么平静。

  柳隽知道,秦婉柔心里不会有他。他永远只是哥哥,可是那又怎样?他们永远不是亲兄妹!

  韩世安?凭什么!看。”

  秦婉柔本想嘲讽几句,却一阵冷风吹过,她呛了几下,接着竟然止不住地咳嗽。

  韩世安暗恨自己大意了她的身子,寒风对她来说最是要不得的,见秦婉柔转眼间就白了的脸,引得韩世安直接扯着喉咙喊华一尘。

  华一尘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秦婉柔的病情,很自然地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子,给秦婉柔付下了一粒,秦婉柔的咳嗽这才得以缓解。

  华一尘见秦婉柔好转,松了口气:“看来我预料地不错。你这病还是呛不得风的。这些药就带在身边吧,但是记住,这只能救急,去不了根,还是少吃为好。”

  秦婉柔感谢地笑了笑,吩咐静茹把药收好。

  韩世安虽然看到秦婉柔不再咳嗽,但是还是担心地看着她:“还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回房休息?”

  秦婉柔整理了一下,笑他怎么这样紧张:“没事啦,不是快开始除夕宴会了吗?这一折腾,快迟了吧?咱们还是快走吧!”

  韩世安看她也是好些了,又吩咐丫鬟拿了一件披风,厚厚地盖在了秦婉柔身上:“待会儿到了宫门口,离大殿还有段距离,又不能继续坐马车,还是多穿些,不然走过去又要受寒了。”

  秦婉柔悄悄地瞟着韩世安的神情,什么都没说。或许,真的不应该因为少时的一些过往,放弃现在唾手可得的良缘吧?

  皇宫,

  二人到了宫门口的时候才知道宴会已经开始了,宫门口已经没有其他官家的人了。韩世安倒是觉得清静得很,避免了与那些言官拉锯。两人就由前来的小太监引路,静静地朝着大殿走去。

  大殿,

  南宫世均今天一身朝服,端正地坐在正上方,英气逼人。秦婉颜就坐在离他最近的右下首,而右边在秦婉颜身后,坐的是南宫世均的其他几个妃子。

  可是此刻,宴会已经开始了,左下首留给大将军的席位仍是空着,两个座位都是空的。

  南宫世均一心都是想着为何没见到秦婉柔,没有发现一众官员已经开始推杯换盏,而秦婉颜的一双眼,死死盯着南宫世均落寞的神情。

  呵。那个人没来,陛下就这么难过?

  这一切刚刚发生,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骠骑大将军韩世安到!”

  这一句话,让现场所有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到了门口的位置。

  大门被缓缓推开,雪花卷着寒气吹进了温暖的大殿,众人打了个寒颤的同时,一抹刺眼的红色映进所有人的眼中。

  秦婉柔知道韩世安选的这件衣服实在是扎眼,此刻见所有人向她这边看来,倒是没有多诧异。既来之,则安之。秦婉柔依旧没什么表情,一步步,稳稳地迈进了大殿。

  韩世安更是淡定,这些男人,一大半可都是光顾过云烟楼的。肯定对秦婉柔向往的很。可秦婉柔现在可是站在他身边,他不知道谁有这个胆子来动歪心思。

  秦婉颜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更是瞪大了双眼站了起身。

  怎么会?那个女人明明长了和她一般无二的面孔,眉眼之间却尽是柔媚,气质也是惊为天人,不用说这在场一干男人了,连她都觉得秦婉柔不可方物。

  而柳隽今日却是安静地出奇,静静地坐在座位上饮酒。今日又是陛下又是韩世安的,秦婉柔的身边,根本他走近不了。

  将在场的这一切尽收眼底,韩世安带着秦婉柔走上前,恭敬行礼:“微臣府上出了些状况,来得迟了,还请陛下恕罪。”

  南宫世均的一双眼一直盯在秦婉柔的身上,丝毫没注意秦婉颜的变化和群臣的目光都在秦婉柔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