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都市女人的忧伤

(十)

都市女人的忧伤 炆炸 2068 2017-11-17 03:02:22

  谢和点头称是,但是,他又说:“我看肖楠不是冒牌货,绝对不是。”

  我说:“是不是和咱俩有什么关系?咱们为这事争吵,不值得……”

  我一说这话,谢和缄默了。

  我发现,肖楠的一双眼睛很贼,贼得能从她的一双眼睛中能看到一种别的东西。他爱用一双眼睛寻找,寻找什么呢?那是一种猎艳者的目光,我绝对肯定我的判断没有错。

  我发现,当肖楠这双眼睛一停在谢和的脸上,他的眼睛就变得慌乱,一双手不知放在哪是好,而且,他一个人站在那时,总是抿着嘴儿笑。这笑代表什么呢?我感到很熟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突然,我感到不妙,像大难临头一样,这笑,分明是那种意乱情迷的恋爱人身不由己的笑。我知道,当我爱上谢和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身不由己的笑,直笑得连我自己都有些发毛。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也许,上帝是在有意耍弄我,偏偏在这种时候让肖楠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感到考验我和谢和的时候已经到来了。

  种种原因,我和谢和本该结婚,却没有结婚;我们早已到了结婚的年龄,却同居、同床,而没有办理结婚手续。这些原因是复杂的,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已近“30”,却仍未立足于社会。我们想在这个世界里再拼搏几下,待有了斐然的成绩,我们再结婚。

  然而,这种想法,却将我们害得好苦好苦。

  我发现,谢和和肖楠同时消失……

  这不是一个好迹象,绝对不是一个好迹象。我为此担心,担心谢和和肖楠扯在一起。说心里话,我不怕谢和抛弃我,他也没有胆量抛弃我,因为,他的一切一切,包括这个舞厅,都是属于我的,没有他的一点财产。他如果和我分手,那就意味着,他将又成为个穷光蛋。

  但是,我的感觉太好了。在我的想象中,谢和是100个“绝对”而现实,却是残酷的,谢和不仅敢拈花惹草,他还敢把肖楠带上我们的床上。

  那天,肖楠带着几个朋友来跳舞,不仅没买门票,还要了许多饮料、食品都没有付钱。当时,我一听3号服务员这么一说,气得怒不可遏。我问3号服务员:“他们为什么不付钱?”

   3号服务员说:“他们说,这钱算在谢老板的账上……”

  我说:“不行!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我说不行!”

   3号服务员去了,一会儿就返了回来,对我说:“苏老板,刚才谢老板说,不让我管这事,他们的帐,由他来结……”

  我说:“你把谢老板叫来……”

   3号服务员“唉”了一声,又走了。

  谢和来了,他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一副心惊肉跳的样子。

  我瞪了他一眼,我不想先开口,我想先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谢和却装傻充愣地问我:“苏荔,找我有事?”说完,他抬眼看着我。

  我心想:好呀,谢和,你还跟我玩这个。于是,我单刀直入地问:“谢和,刚才3号服务员对我说,6号台不付钱,是你允许的?”

  “对”。谢和说,“是我这么决定的。”

  “为什么?”我的口气异常尖锐。

  谢和小心翼翼地答:“肖楠的舅舅是区税务局的副局长,得罪不起呀!”

  我问:“怎么得罪不起?我们不偷税漏税,不违法乱纪,有什么得罪不起的?”

  谢和说:“这种人最好别惹……”

  我说:“我今天就要惹惹试一试……”

  见我急了,谢和也软了,他忙求我说:“苏荔,我已经答应了人家……”

  “你答应你就付钱吧!”我毫不客气地说。我想,只要我一说这话,谢和就会瘪了。

  “多少钱?”没想到,谢和竟和我将起“军”来了。

  “多少钱?”当时,我真的急了,隔着小窗口把3号服务员喊了进来,问她:“6号台一共消费多少钱?”

   3号服务员说:“连门票,一共是108元。”

  我说:“谢谢!你去吧!”转过脸来,我对谢和说:“你听到了吧?你不是说付钱吗?那你付吧!”

  现在,我已经不着急了,我十分冷静,冷静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会如此的心里能盛得了事。

  谢和犹豫了,我知道他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钱。果然,他只掏出68元钱来递给我,说:“苏荔,我口袋里只有这点钱了……”

  “那你借去吧!”我毫不客气地说。

  “这点面子都不给?”谢和蹙了蹙眉毛。

  我说:“这并不是给不给面子的事。我这开的是舞厅,做的是买卖,这给面子,那给面子,那我的舞厅还开不开,我的买卖还做不做……”

  “那,我实在是只有这点钱了……”谢和说,“你能不能下月扣我的烟钱……”

  我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没开那个先例。你不是口袋里没钱吗?你可以去借呀!”

  “你就这么铁面无私?”谢和看来是急了,他两眼有些红了,“你真的一点也不给面子吗?”

  我点点头。

  他气恨恨的说:“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他就要走。

  我喊住了他,问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倔头倔脑地说:“没有什么意思。”

  我说:“那你走吧!”

  一会儿,谢和便回来了,他把刚借到的钱交给我,牢骚满腹地说:“我没想到,你竟是这么的‘涩’。”

  我也倔头倔脑地说:“你早就应该想到!”

  他听了我这句话,瞪了我一眼,一摔门走了,嘴里还哼哼着舞曲,表现出蛮不在乎的样子。我气得在屋子里来回直踱步。我没想到,我根本没想到,他谢和会是这样的一种人。

  我好后悔。

  其实,我这人并不是铁公鸡——根毛不拔的主儿,我也不是那种铁面无私,一点情面也不讲的人。过去,他的朋友多时来多时去,从来也没要过门票,喝什么吃什么都不付钱。可是今天——他对肖楠也太献殷勤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再窝囊,再宽宏大量,再气度非凡,我也不会容忍她和谢和在我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干这种拈花惹草的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