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媳妇儿老是想出家

第五章 下山

媳妇儿老是想出家 暖暖云烟 221 2017-11-27 23:18:29

  林放也不知道“x”到底是什么想法,还有,这个叫宋莹的人,到底是谁。

  这些,都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京城人口不知多少,从这里面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的身份一定不会简单。

  最起码,是个有着一定势力的人。

  这样算下来,寻找的范围又小了一圈。

  有知道有“x”亲自出马,跑上跑下的卖命,那这个人的身份又可以在小上一圈。

  想了想,林放决定暂时监控“x”的行踪范围,看看这个所谓的宋莹是否还会再次出现。

  将任务派发下去,林放就先暂时回家去了。

  此后的几天,林放的都和其他三人追查线索,倒是冲淡了一些他对李晴的想念。

  而此时的青云观……

  “大师兄,云学长长长长!”

  寂静的山林中,一道女声在其中回荡。

  云霄正在打坐,听见这道声音,也没了什么心思了。

  深呼吸,收了功,忍不住摸了摸额角。

  看向门口,果然,此时,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道袍,束着道髻,扬起一个笑脸的人————是李小晴。

  “大师兄,你在干嘛呢?”

  “打坐。”

  李小晴瘪了瘪嘴。

  “大师兄你真有闲心,每天这样打坐,你都不会烦的吗?”

  “不会。”云霄从小在观中长大,打坐这种事,他从小打坐到大的。

  再说了,打坐也可以平心静气,修身养性,不是挺好的吗?

  “好吧,可是我好无聊啊!”

  “找你二师兄玩去,你知道的,他鬼点子最多了。我嘛……爱莫能助。”

  “切!”李小晴不满,云霄总是这样不问世事的感觉。

  要是林放在的话……

  李小晴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想法甩了出去。

  反正那家伙跑了,又不给我解释,谁理他啊?!

  云霄无奈。

  “小晴,你还是早点回家吧,你爸妈也担心你。”

  李小晴一听,顿时脸一垮,道:“怎么?云学长你讨厌我了?这么急着赶我走?”

  “没有。”云霄确实没有那么想,只是觉得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看,也应该是这样吧?

  “你不要多想,你知道的,我从小由观主养大,他就是我的父亲,当我出事的时候,他也是会担心的。”

  云霄从自己的事情做切入点,试图着想要说服李小晴。

  李小晴听到,倒是眼神一黯。

  很明显,她也是想到了这点。

  沉默片刻,她还是抬起头,只是脸上没有了笑意。

  “云学长,很多事情我也知道,可是我跨不出那道坎儿。”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云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的不多,李小晴在学校里是公认的开朗活泼。

  虽然知道她是因为和林放之间产生了矛盾才跑到这个地方的。

  但是,她来了这么一段时间,云霄也看出来了,这里面,只怕是还有一些隐情,只是,李小晴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办法。

  但是,他不希望李小晴总是逃避。

  张了张嘴,他还想说些什么,李小晴打断了他。

  “好吧,云学长,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自我调节能力一张很强的,让我再好好想想吧,兴许没有多久我就想通了。”

  “嗯。”云霄点了点头,李小晴是他的好朋友。

  虽然他们两个的相识相知,很像是一场笑话,但总归是成为了好朋友,也不希望对方就这样下去。

  “好了。”李小晴打断了他的想法。

  “大师兄,那个……那个不如我们一起……一起下山儿去玩儿吧?”

  李小晴期待的看着云霄,一双美丽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天空的星星,又清澈如水,像是湖中的碧波荡漾。

  深林小道间,薄雾缭绕。

  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从远到近,渐渐显露出清晰的身影。

  一个上面穿着白色衬衫,下身是一条修身牛仔裤,扎着一头长长的马尾,在空中一甩一甩的身影出现在小道间。

  此人就是李小晴了。

  她现在是要下山去,自然不会再穿着一身道袍。

  说起来,刚刚进青云观的时候,青云观观主也好,还是云霄,都没有要求李小晴必须穿道袍。

  李小晴就是一个小孩心性,终究是要下山的。

  云霄早就看出李小晴根本就断不了红尘————就算不是为了林放,李父李母也是一个牵挂。

  她可不比青云观上上下下的人,那都是孤儿,就算有的不是孤儿,也差不多了。

  “大王叫我来巡山咯,一啊一诶哟!”

  手里拿着一根细木棍,左右晃动。

  此时四周无人,李小晴倒是忍不住又犯了中二病,开始模仿《西游记》里面那个小旋风了。

  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似得,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停下脚步,从裤兜里面拿出一个手机。

  看了看屏幕,倒是有一些信号了。

  青云观的位置处于山腰,位置不高,但是很偏。

  看了看通讯录,有大概三四十个未接电话和一百多条短信。

  看了有一会儿,李小晴忽然握紧了手机。

  未接电话和短信很多,大多都是李父李母和林放的。

  林放的隔了很久了,她和他分开才不过几天,林放还没有打电话过来,这些都是之前的。

  至于李父李母的。

  出门在外,父母总是担心儿女多一点的。

  说起来,李父李母对于李小晴的成长的确是少了一些陪伴,但这些,并不意味着李父李母并不爱李小晴了。

  他们仍然是爱的,只是有些事情无可奈何,表达的方式也有所不同了。

  还有一些是认识的人的。

  是她的好闺蜜和那些好朋友的。

  李小晴笑了笑。

  愣了一会儿,她用双手捧着手机,一字一句的打字。

  每一个字都感觉落得无比艰难。

  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

  自己悄声无息跑到这个地方来,自己的父母也劝过自己,也跟过来看过,最终还是支持了自己的决定。

  或者说,是无奈的接受。

  至于其他人,她做的决定太突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儿。

  李小晴从小到大都是围着林放转的,她自己的朋友并不是很多,但是都很珍贵。

  将发过短信,打过电话的人一个个回了。

  想了想,眼底划过一丝丝悲伤。

  收起手机,又继续蹦蹦跳跳的向着山下走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说是山林中,但是青云观的人还是比较频繁的下山的。

  毕竟观中人数众多,很多物资需要经常采购,因此这条通往山下的小道也还算平顺。

  ……

  半个小时后,李小晴下了山。

  看了看周围不同于山上的景色,这让她很是感慨,憋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出来玩了。

  想到这里,她就不禁暗喜,嘿嘿嘿,咱才不是那种,为了男人就自暴自弃的人呢。

  该吃吃,该喝喝,能干啥就干啥,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了,才能让他后悔放弃了自己……等等……好像……大概……也许……

  唉!算了吧,不知道林放到底在想着什么。

  想到这里,她突然甩了甩头,将所有的杂念甩出脑海,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狡黠之色。

  只见李小晴忽然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找了一块隐蔽的小巷。

  “嘿嘿嘿!出来吧皮卡丘!”说着,李小晴十分……呃……猥琐的将鞋脱了下来。

  借着小巷上方那一点亮光,可以看得出来,鞋垫上赫然是一叠厚厚的红色毛爷爷。

  话说,她也不嫌硌得慌?

  拿出伟大,光芒四射的毛爷爷,还残留着些许热气。

  所幸,李晴的小脚丫并不臭,只是她本人却有些嫌弃。

  没办法,谁叫当初自己非要来当这个什么道姑。

  想起李父李母说过的话,李小晴不禁撇了撇嘴。

  真是的,至于吗?伦家不过是被感情伤透了心嘛,还非要断了自己的钱粮,害得自己要偷偷摸摸藏一些。

  李小晴也明白,从小到大,父母的的确确没有短过自己的吃穿住行。

  可是父母总是在外面忙,以至于每次回家,除了跟李母有些话语,至于李父,她一直有些害怕这个父亲。

  就连她自己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自己和父亲的关系越走越远,甚至连母亲也疏远了三分。

  或许是自己走不出,或许是父母走不出。

  直到现在,李小晴早已经明白一个道理:没有谁可以陪伴你一辈子,父母不会,朋友不会,就连另一半,也不一定可以和你一辈子,所以,你要学会的,就是孤独。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李小晴有些任性,但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李小晴想了想,她承认父母是爱她的。

  只是方式没有让自己接受罢了。

  我理解你,但是我不能接受。

  或许等某一天,我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或许会懂。

  到目前看来,是百分之百不可能的事。

  拿出钱,李小晴快速向着各大商店跑去。

  这个地方虽然比之大城市少了几分繁华,但是这座山也算的上是一个旅游胜地,一些商店都是有的,现代化文明也不会少。

  说实话,李小晴对于衣服的渴望性不是很高。

  所以她并没有直奔服装专柜。

  天知道,她在山上待着有多么无聊,每天都是吃素……

  刚上山那会儿,李小晴深深感觉自己被骗了,书上,还有电视上不是都说道士们都是可以吃荤菜,可以结婚的吗?

  结果呢,一个个清心寡欲,天天做“食草动物”!

  李小晴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单纯了,为什么会信这种鬼话?

  原来只有俗家弟子才可以吃荤,能结婚,任何出家弟子,都是不能够的!

  嗷嗷嗷,看着商店的各种食物专柜,简直是眼花缭乱,种类繁多。

  “提拉米苏,买买买!”

  “嗷嗷嗷!红枣酸奶!买买买!”

  “薯片,凤爪,卤蛋,沙琪玛,饼干,可乐,鸡翅,鸭脖子……买买买!”

  ……

  一趟疯狂的购物下来,李小晴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这么多好吃的,可以吃个够了!呐……就先买这些吧!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先去吃个饭!”

  零食归零食,吃饭归吃饭,两个一定要分清楚!

  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又是一通点菜。

  或许有人要问了,点那么多吃的完吗?

  嘿嘿!你这就小瞧我们女主大大了,心有多大,食量就有多大。

  一堆风卷残云,引得周围人一阵诧异。

  这女孩哪家的?这是多久没有吃饭了?

  但终究好奇归好奇,没有人站出来说,毕竟这里也算的上是高档餐厅。

  “哟!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乡巴佬,瞧瞧那吃相,跟几辈子没有吃过饭似得!”

  一道尖锐的女声在寂静的餐厅中显得格外明显。

  “啧啧!什么时候这里也能混进这种下等人了?亲爱的,你说是不是啊?”

  此时,李小晴正在趴在桌子上使劲吃饭,并没有注意到那道声音在说谁。

  其实,之前她还是个吃饭优雅的好宝宝,可是自从上了山……优雅什么的?不存在的!

  “哼!服务员,你们这儿怎么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放进来?!小心我告诉你们店长!”

  那女人见李小晴不理她,不禁有些气恼,这个乡巴佬!居然无视自己!?

  这是,李小晴才发现周围气氛好像哪里不对,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

  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对着李小晴道:“这位小姐,请问您吃完了吗?”

  “看她那样,只怕是连钱都付不起吧?”那道尖锐的女声不等服务员说完话,就急忙嘲讽道。

  李小晴皱了皱眉头,顿时引起餐厅里一片抽气声。

  实在是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加上那张萌遍天下无敌手的娃娃脸,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小眉头一皱,瞬间无论男女老少,都恨不得把她抱在怀中好好安慰一下。

  李小晴没有接任何一个人的话茬,只是看向那道女声的来源。

  只见,就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一个餐桌前,坐着一男一女。

  女人穿着一身带着名牌LOGO的服装,一脸浓妆艳抹,深怕谁不知道她是有钱人似得。

  那不知道涂了多少层粉底的脸,大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和吸血鬼一样。

  那女子,见李小晴看向她,也高昂着头颅,看向李晴那娇嫩白皙,没有一丁点化学物的脸蛋,心中满是嫉妒。

  李小晴又看着那个男人,大腹便便,一身西装革履,同样是和那个艳俗女人穿得一般无二的名牌LOGO。

  忽然,李小晴眼珠一转,“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那大腹便便的男子看见李晴对着自己笑了,心中不禁色心大起。

  要知道,自己从刚才注意到这个小姑娘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谁知道这黄脸婆居然敢大声嚷嚷!

  要不是她捣乱……算了,也算是帮自己吸引力对方的注意力。

  其实刚才几眼,男子并没有注意到李小晴的长相,直到李小晴抬起头,他才发现,什么叫做惊为天人,比自己身边这个黄脸婆强多了!

  嘿嘿嘿,美人对自己笑了,一定是看上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以下省略一万字!)

  这边,女子见李小晴竟然还笑了,又看到自己老公一脸的猪哥像,心中更是怒火翻腾。

  忍不住一拍桌子,尖锐刺耳的叫声传遍了整个餐厅。

  “你们怎么做事的?还不快点把这个吃不起饭,来这里蹭吃蹭喝的家伙赶走?!”

  油腻男子一听,急了,这臭婆娘,要是坏了自己的好事,看他回去怎么收拾他!

  想着,他扯了扯领带,摆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站起来,对着女人说道:“行了!大庭广众的,别给我丢脸!”

  说着,瞪了一眼女人,朝着李晴的餐桌走来,用一副自认为十分潇洒,极有风度的声音说道:“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是内人冒犯了。”

  李小晴又忍不住一笑。

  男子一愣,随机,肥胖的脸上挤出一个菊花一般的笑容道:“这顿饭由我请了,不知小姐芳名?”

  那不远处的女子一听,心中更是愤怒不已,牙齿紧咬。

  这个该死的狐狸精!

  “哦?不用了,这位叔叔,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你买的这个牌子的衣服,是假的!”

  男子脸瞬间涨成猪肝色,周围吃饭的人,都不禁憋着笑意。

  一些笑点低的,已经笑出了声。

  女子听见李小晴的话,心中更是愤怒,不愧是狐狸精,居然用这种方法吸引我老公的注意力!?

  也幸亏李小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要是知道,一定是要笑死的。

  就你老公这猪样,除了你,还有谁会看上他?

  “哼,不过一个乡巴佬,知道什么?我和我老公这个,可是米兰首席设计师KEY专门设计的!”

  “看见这个LOGO了吗?哼,这可不是你这种乡巴佬认得到的!”

  李小晴不禁满头黑线,姐可是在帮你诶?!好吧……也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在里面。

  “……没关系的,小姑娘嘛。打扰你吃饭了,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在临海酒店定一桌为小姑娘赔罪。”

  话虽然说是疑问,却没有一点疑问的意思,好像是笃定了李小晴一定会来参加的。

  临海酒店可是,本市最大的酒店,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区域,且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单就说一年需要缴纳的会员卡,就要五百万以上。

  李小晴看着他们两个人唱的“戏”,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还有,这位叔叔,阿姨,如果你们不是被骗了的话,你们穿的,的的确确不是KEY设计的服装。”

  “他一向有一个习惯,凡是他设计的衣服,都有一把似玫瑰,似钥匙的LOGO,上面刻着他的名字。

  而且,他是从来不会把LOGO这么明目张胆的露出来的。”

  听李小晴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那两个人还是有些不信,特别是女人,一脸不屑。

  “你凭什么说你说的是真的?”

  “你不信算了,KEY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他坚信真正懂他的人,即使他不将LOGO明目张胆的露出来,‘钟子期’也不会错过。”

  

暖暖云烟

困=_=最近卡文卡的太严重,让我整理一下思路,休息一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