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第十二章:狂野之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荷叶殇 2140 2018-05-24 08:38:29

  “你就是个怪物!他是我的,是我的……”

  一个带有几分疯癫几分怨念的声音在无尽的黑暗中不断响起,我“啊”的一声尖叫,猛然惊醒。

  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你醒了?”一个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掩饰不住的欣慰。我转过头,一张好看的面孔近在咫尺。

  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扬起一个性感的弧度。

  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弹跳而起。

  待到看清眼前之人,我有瞬间的惊喜和错愕:“是你?”

  他穿了一套灰色棉麻休闲套装,衬得整个人温润优雅。

  没了初见时的冷然犀利,我甚至有些不敢相认。

  男人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像是在打量我,又像是透过我看到另一个人的面孔。

  这种感觉,令我有些不悦。我微微皱紧了眉头。

  他一步一步走向我,踩在地上的脚步,没发出一点声响。但我的心头却被他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砸中。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已经来到我的面前,用手抚开我的眉头。

  “做梦了?不要皱眉!”他的声音里有些伤感,眼神有些缥缈。

  如此暧昧的姿势和话语,让我极度的不适应。我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触碰。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在医院被群鬼围攻,正好被我撞见,我顺手救了你。”男人云淡风清的说道,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表情却极尽自然。

  “谢谢你两次出手相救!我……”

  “以身相许就不必了!不过……我向来不做无利之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还我这个人情吧!”

  “……”我说要以身相许了?自以为是!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变相要钱么?说得这么好听。

  “我会努力想办法赚钱的,大师的出场费一定很贵吧?你就开个数,我会慢慢还的。”我咧嘴一笑问道。

  “那你认为你的命值多少钱?”男人反问道。

  “……”竟然被这个男人反将一军。

  “同一条人命在不同的人眼里价值是不一样的。在乎我的人自然会视我的命为无价之宝,不在乎之人也会视之为草芥。你是顺道救的我,既然如此说明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怎样!如此算来,我的命也不值钱!”我笑得一脸狡黠。

  男人的眉头跳了跳,却依然冷着脸没说话。

  “我一个穷学生,钱包比脸还干净。我只能尽力而为了。这个数如何?”我伸出两个手指头问道。

  “二百万?”男人问道,他的脸色稍缓,看来对自己所说的数颇为满意。

  什么?两百万!我有两百万还敢自称穷学生?他脑袋秀逗了吧?

  我摇摇头,惊得下巴差点都掉了。

  见我如此表情,男人再次开口:“两万?”

  这表情,是有多嫌弃这两万?他可知我所有的积蓄加起来都没两万。姥姥住院都是猜猜垫付的钱,我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和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在这里充汉子。

  我再次摇摇头:“再少一个零。”

  “在你眼里你的命就值这个钱?”

  “当然不是!我不是说了么?每个人眼里同一个人的命的价值是不一样的。而且,我真的没钱。”

  “那你以后还是不要自以为是的替别人估价了。你在这方面没有天分。还有,既然拿不出报酬,那这个人情你就先欠着。之后再还。”男人突然就变了脸,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

  “要不,你还是开个价吧?多少钱我慢慢还就是。”我赶紧说道。金钱易还人情难还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万?”我猜道。

  男人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这又是演的哪出?

  “跟我来。”见我没跟上去,他停下脚步对我说道。

  来到另外一间房,男人按了一个按钮,房间内的两面墙竟然自动朝两旁滑去,露出了里面琳琅满目的衣服鞋子。

  所有的衣服只有两种风格。

  一边是青一色的旗袍,颜色款式各异,每件衣服下面都搭配了一双绣花鞋,或高跟或平底。有些旗袍上还搭配了裘衣外套。每一件都极尽优雅大方。

  另一边的款式应该是汉服,各种面料款式颜色应有尽有,下面依旧搭配好了鞋袜。

  因为惊艳,我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合拢。

  “换了衣服我送你离开,这里的衣服你可以随意挑选。”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裙子,白色的面料皱巴巴的,确实不适合再穿了。

  “谢谢!衣服我会还给你的。这么多衣服,你是买下了整个品牌吗?”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是有多喜欢这个品牌,才会把同类的所有衣服买下来。

  “是我亲自设计的。独一无二的……”他的眼神有些游离。

  “你还是个设计师?你不是驱鬼师吗?”我惊讶的问道。

  “谁又规定一个人只能有一种身份?”男人嘴角浮现一抹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你忙得过来吗?”我不小心嘀咕出了声。

  实在无法想象,他年纪轻轻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漫长的岁月里等待,总得为她做些什么……”

  “谁?”我敏感的扑捉到一丝异样的气息。

  男人目光灼灼的望着我,最后眼神又突然黯淡下去:“一个故人。”

  故人?老朋友还是已故之人?

  难怪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原来是从我身上去找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被当成替身的滋味,感觉怪怪的。我随便选了一套水蓝色的旗袍,在他的指点下找到更衣室换好了衣服。

  “我来帮你梳头吧!”男人不由分说的将我按在一旁的座椅上,开始摆弄起我的头发。

  他的动作迅速而熟练,看着镜中他轮廓分明的脸,我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有什么画面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还来不及抓住,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好了!喜欢吗?”

  镜中的我半挽的发髻上插了一支青翠的玉钗,余下的头发尽数披落在背后。不是标准的搭配旗袍的发型,却在他的鼓捣下显得格外和谐。

  “这是我研究多时的汉代和民国混搭的发饰,看到旗袍的那刻,我觉得特别适合你娴静端庄的气质,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他呼出的冰凉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间,配合他有些诡异又不合常理的话,让我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有些慌乱的起身,和他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好了,我们走吧!”我匆匆催促道。

  男人盯着我足足看了十来秒,以一种穿透我灵魂的眼神。我感觉自己瞬间和一个死人重叠起来。

  如果我知道出去的路,我保证我会拔腿就跑。

  好在男人及时收回了目光,转身朝前走去。我赶紧跟了上去。

  地下车库里,一辆全身漆黑泛青的跑车停在那里,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之所以说诡异,是因为车身是几近长方形的,咋一看上去,还以为是一个棺材!车的标志竟然是一个白色骷髅头!

  男人按了一下车按钮,车顶竟然从车头往后滑去,靠!车门的打开方式竟然和开馆的方式一样!

  狂野之一跃而上,稳稳的坐到驾驶位。

  我的双腿不自觉的发软,磨磨唧唧的不敢上。有种自己送自己进棺材的即视感!

  “驱鬼师的座驾是通灵的,你不会不敢坐吧?”男人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

  “通灵?”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通灵又是什么鬼?

  “通灵就是……我的车可以是鬼车!”男人竟然不合时宜的笑了!

  帅气的脸上露出如此性感迷人的笑,我却无心欣赏。

  竟然要我坐鬼车!要不要太过分?

  我这次真的拔腿就跑!这个地方再恐惧总好过躺棺材里呀!

  宝宝做不到呀!

  无奈他听不到我内心的哭喊,下车一把将我拽车里,然后盖上了棺材车盖!我还没惊呼出声,车子就以闪电般的速度飞驰而去。

  车速开挂!

  我甚至看不清周遭的风景,车子以穿越般的速度前行。我的声音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差点生生将我憋死。

  车子停在医院的地下车库里。车顶的门朝后滑开,我趴在车顶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宛若重生。

  被他一把抱出棺材车,我颤抖的双腿好不容易才站稳。

  “在还清我人情之前你不能跑,这个有定位功能,在哪里我都能追踪到你。有危险按这个按钮,说不定我会来救你。”男人将一个做工简单的黑色手环戴在我的手上说道。

  就在我几乎感动时,他又及时的补了一句:“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毕竟,你要是出事了我就白救你了。我一向不做亏本生意。”

  切!我忍不住嘀咕道:“一个男人怎么能如此斤斤计较。”

  “你嘀咕什么呢?”男人问道。

  “没,没什么!我是想说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呢!”

  “狂野之。”男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和棺材车一起消失在视线里。

  “狂一野一之!”我轻轻读了一遍,感觉莫名熟悉。

  不知哪里一阵冷风吹来,顿时感到地下车库里阴气森森的,我来不及多想,立马跌跌撞撞的往出口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