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第六十四章:旺财不是狗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荷叶殇 2263 2018-06-25 16:40:39

  餐桌上的饭菜异常的丰盛。

  因为房子不远处就是吴贵芳家的养鸡场,所以晚餐的主打菜还是鸡。黄焖鸡,宫保鸡丁,白斩鸡……连汤都是鸡炖的。

  还有村里的特色菜,:烟熏肉、血豆腐、醋泡鱼,还有说不上号的野菜和山珍。虽然厨房有三五邻居帮忙,还是很难想像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准备出这样丰盛奢侈的大餐。

  一张可容十多人的圆桌摆得满当当的,每道菜看起来都异常可口。

  原本很饿的我却莫名的没有胃口。看着盘子里那一盘泡鸡脚,被泡得肿胀苍白,我的脑海里莫名就浮现了梦中那些堆了一地的残肢破体。

  “大家开动吧!不要有任何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吴贵芳热情的招呼道。

  我伸筷子夹向面前爱吃的黄焖鸡,突然躺在盘子上的鸡头突然一动,它竟然诡异的超我眨了一下眼睛。

  吓得我一抖,筷子都险些掉落。再一看,鸡头好好的摆在那毫无生气,好像一切只是我的幻觉。

  “阳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吴贵芳关心的问道。

  “没事,筷子有些滑。”我强做镇定的夹了一块鸡肉放在碗里,却怎么也下不去口。

  正在这时,有人火急火燎的出现了。刚好门口还没进门就朝里喊道:“张婶子,你赶紧回家看看!你家旺财出事了!”

  从厨房冲出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腰上还系着围裙。她有些手忙脚乱的解下身上的围裙,看着吴贵芳开口道:“贵芳姨,那我得先回去了!”

  “辛苦你了,赶紧回去看看吧!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好!”张婶子有些失魂落魄的,她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快速的朝门口奔去。

  “张婶家的狗病了?看她那着急的样子,是条宠物狗吧?”普拉顺便问了一句。

  旺财,可不是一条狗的名字。

  “旺财不是条狗!是她家儿子的乳名。”淑芬姨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一个人叫旺财?

  “张婶子,我看还是打电话报警吧?”来人和张婶子一起离开。刚走到门外,就忍不住去劝说道。

  “嘘……别瞎说,再看看情况!”张婶子紧张的回答道。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远了。

  两人的声音不大,却刚好落到我们耳里。听到报警两字,谢队长的眼神闪了闪。

  “这位张婶子家是出了什么事?”谢队长佯装闲谈道。

  “这……”淑芬姨顿了顿,面上有些犹疑,她看了吴贵芳一眼,应该是获得默许,这才鼓起勇气般解说道:

  “她儿子今天早上从外面回来,脸色铁青铁青的,没多久就昏睡过去了,到现在一直没醒呢!这会怕是醒了。”

  “没送去医院看呀?是不是中毒了?”谢队长问道。

  “可不是吗?怪就怪在她儿子回来的时候还和她说了话,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她当时就建议她儿子去医院看看,是不是中毒了!她儿子警告她要是敢把他送走,他醒来绝对和她拼命!这不,她才不敢私自做决定呢!哎……她儿子本就不听话……”淑芬姨有几分欲言又止。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大声的争执声,哭哭啼啼的。

  “她家就住在隔壁呢!怕是她儿子醒来又闹起来了!每次都有新花样,真是病了也不消停!”淑芬姨说完,发现自己似乎说多了,赶快打圆场道:“大家快夹菜吃!待会菜都冷了。”

  门外,突然传来哭天抢地的声音,夹杂着打骂声。

  “好像打起来了!听起来要出事,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谢队长说着率先起了身。

  作为一个老警察,无论何时何地,对于任何不平之事都做不到袖手旁观!这已经形成一种职业本能了。

  我看了一眼碗里压根没动的饭菜,赶快追了上去:“我也去!”

  普拉也第一时间起了身,其他的人这才陆续起身,一起朝门外走去。

  张婶子的房子就在隔壁,站在这边的院子里,就能清楚的看到她家的情况。我们刚出门,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正揪着张婶的头发,毫不留情的往她头上揍了两拳。

  张婶一边哭叫着,一边却用力的拉着男孩子的衣服不放手:“旺财,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你已经生病了,就在家里吧!哪都别去了!”

  “你再敢挡着我,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老子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来管,你个不要脸的骚/货!”叫旺财的男孩子可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当真是一个儿子对自己的妈能说出来的话?

  “旺财牙子,你个混账东西!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吴贵芳忍不住出口训斥起来。

  旺财一边揪住她妈的头发用力一扯,一边指着吴贵芳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少管闲事!少倚老卖老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老毒物做了什么缺德事!把老子惹急了,信不信我让你身败名裂!”

  “你……你……”吴贵芳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妈!你别跟他这个混牙子一般见识!把自己气病了可不值当!”淑芬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老人安慰道。

  这时,谢队长已经三步并做两步赶到了隔壁家,只见他二话不说上前就一把扣住旺财揪住他妈头发的手腕,随即一用力,旺财立马嚎叫着送开了手。

  “你谁呀?你个老骚货,是不是又是你在外勾引的野男人?”旺财指着他妈骂道,说着又要上前打他妈。被谢队长一脚踹在地上。

  “你个不孝子!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谢队长握着拳头就要上前。却被张婶一把推开:“你谁呀!你打我儿子干嘛?”

  “儿子,你伤到哪里?要不要紧?赶紧给妈看看!”张婶也顾不得自己披头散发的样子,赶紧上前去扶他儿子。没想到却被她儿子一脚给踢开!

  “要你假惺惺的?给老子滚!”旺财挣扎着爬了起来,恶狠狠的指着谢队说道:“好你个奸夫**!别被我捉到你两个上床!否则老子踢爆你的老鸟!”

  “……”我和普拉对视一眼,两人震惊不已!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毁三观的混蛋!简直是人渣中的极品!

  村里不少人听到动静出来看热闹,但他们只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看来,是见怪不怪了!

  谢队长作为一个男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语言侮辱,作为一个警察又哪里能容忍这样的社会渣子!拳头一握就要上前教训一番,却被张婶用力的抱住了。

  旺财一脸得意的看着谢队长,满眼挑衅。

  我和普拉终于忍不住上前。

  “美人,你怎么亲自来了?”旺财猝不及防的就朝我抓了过来。

荷叶殇

有一种爱叫溺爱,比如张婶对旺财的爱!有一种爱叫宠爱,就像狂野之对阳子的爱。有一种叫可爱,没错!说的就是献上收藏、评论、推荐票的你们!你们是荷叶的真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