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陌上花开,惜人何归

第十六章 梦回前尘(四)

陌上花开,惜人何归 坚持的承诺 2264 2018-01-22 22:07:06

  王馨语跑回房中立马紧闭房门,喝水压惊,“爹竟然要杀了清风,怎么办啊?”焦急的坐立不安,在房中走来走去,不一会儿,王卿走了进来,直接推开门,王馨语被吓了一跳,然后转过身来,强装镇定的说:“爹,你怎么进来不敲门啊。”王卿眉头一皱,“进自己闺女房间要敲什么门,刚才你一直在房中吗?”王馨语点点头,王卿笑了笑,“今天给你说件重要的事,爹已经答应将你许配给当魏青峰,他可是当今的新科状元,又是丞相的侄子,这门亲事可谓是门当户对,龙凤结合啊!”王馨语一听大惊,愤怒的对王卿说:“爹,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将我许配别人?你明知我跟清风情投意合,为何要拆散我们!”王卿勃然大怒,反手给了馨语一巴掌,“放肆!你敢对爹这么说话?那个穷书生怎么可能进我家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虽有状元之才,但不是为我所用之人,以后必坏我大事!”王馨语捂着脸瞪着他,“原来我们在你心中都是棋子,如果没用就可以随便丢弃?想杀便杀是吗?”王卿恼羞成怒,“你!原来你全听到了!以后不能迈出房门一步,直到成亲之时!”两手一挥,愤怒的离开了房间,接着两个家丁上来把门锁住了。

  王馨语坐在榻上,伤心欲绝,终日以泪洗面,亲生父亲竟然把自己当做自己成功路上的砝码,只是用来做交易。明知自己深爱的人身处险境,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此时,杨清风正失意到了极点,行尸走肉般的走在街道上,明知自己的才能匪浅,可谁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最后落得连将军府都进不了的下场。“不知道馨语怎么样了?”突然杀出一群蒙面人,二话不说直接将麻袋套住杨清风,拖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杨清风挣扎的挣开麻袋,看到几个蒙面人,顿时大惊起来,“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蒙面人哈哈一笑,“干什么?送你上西天!”杨清风吓得一跳,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死可以,但能否让我死个明白,是谁要置我于死地?”蒙面人呵呵一笑,“好,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将军和丞相要你死!废话不多说,受死吧!”杨清风顿时茫然了,在府中,将军对自己不错,可为何自己落榜后既不能让我门,而现在还要置我于死地,还有丞相跟自己无冤无仇,为何也要如此?杨清风还沉浸在在这些疑惑之中,顿时,蒙面人提刀冲了过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穿云箭射出,直接将那蒙面人射死,杨清风直接被吓晕。紧接着一个侍卫打扮的人从天而降,将这些蒙面人杀得片甲不留。

  当杨清风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破庙之中,面前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今天救自己的那个侍卫,一个是一位公子打扮的年轻人,看到杨清风苏醒,侍卫立即禀告,“主子,他醒了!”公子转过身来,杨清风问道:“你们是?”公子负手而立,“朕乃当今天子,这是我的贴身侍卫,经朕查实,你的考卷被别人掉包了,你本是新科状元,最后却成了丞相的侄子魏青峰,主监考官已经被朕秘密抓起来了,经审问才知幕后主使是大将军王卿和丞相魏光,还得知你要被他们暗算,特地叫他来救你。”杨清风听皇上细细讲来,连忙叩头道谢,“谢皇上救命之恩!,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一笑,“平身吧。”杨清风站了起来,接着问道:“为何将军和丞相要杀我?”皇上想了想:“大将军手握重兵,权倾朝野,狼子野心,谋权篡位,想连同握有百官把柄的丞相联手,逼朕退位。所以想将其女嫁于其侄,以结秦晋之好,助其篡位!可谁知王馨语对你一往情深,所以想将你除去,一来能让其女对你死心,而来考卷掉包之事就无从查起了。”杨清风恍然大悟,顿时深感人心险恶,平时待自己和蔼可亲,却隐藏着杀自己的心,“皇上你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皇上哈哈大笑,“没错,我找你来就是要你去揭穿他们的阴谋。”杨清风疑惑,都说是阴谋,怎么可能轻易揭穿呢?问道:“这何以揭穿?”皇上笑了笑:“看你写的何以治天下可见你心思缜密,所以办法你自己想,只要他亲口说出阴谋,你就成功了。只要你成功,朕必定为你平反,官封一品。”杨清风白眼一翻,“皇上,这也太为难了吧?”这时皇上有点羞愧,搭着杨清风的肩膀,“朕知道有些为难,但你能不能帮朕一把,朝野上下,没一个信得过的大臣,所以朕只能拜托你了。”杨清风有些无奈,皇帝都放下架子求自己帮忙,实在不好怎么推迟了,“好吧,我可以帮你,但我不能保证成功。”皇上顿时拍案叫好,“好,这是尚方宝剑,上斩昏君下斩奸臣,可以先斩后奏!现封你为钦差大臣,以此金牌为信,这是穿云箭,只要你射出,锦衣卫随时支援!”

  时至半夜,杨清风将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玉笛和别人换了张梯子,于是通过这云梯偷偷潜入将军府,去找王馨语,但发现王馨语的房门口竟然有两个守卫,“禽兽,连自己的女儿也要软禁!”于是心生一计,将后院柴房点着,顿时将军府一片混乱,“着火了,救火啊!”家丁们纷纷跑去救火,那两个守卫也不例外。杨清风趁机进入房间。

  一打开房门,便听到里面的王馨语大叫,“出去,给我滚出去,我死都不会嫁给魏青峰!我只爱清风!”杨清风关上门,慢慢走向王馨语,眼睛已经湿润,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是我.......”王馨语听这声音,顿时一惊,转过身来,看见杨清风的脸,立即冲过去抱住清风,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清风,我好想你,每次从半夜惊醒,都是梦到你被我爹杀了,我都快要担心死了。”杨清风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的,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梦而已嘛。”王馨语抱得更紧了,“嗯嗯,我不要在离开你了,我爹逼我嫁给丞相的侄子魏青峰,你带我走吧。”杨清风心揪的下就软了,眼泪流了下来,“好,我带你走,今晚就走!我们浪迹天涯,管他什么荣华富贵,去他的为国效力,我们永远在一起!”王馨语笑了笑,“嗯,我去收拾东西。”

  顿时听到敲门声,“馨语,睡了没,爹进来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