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瑾天歌

第三章 焚情坊杀手

浮瑾天歌 柒月葬 2971 2017-12-02 20:24:11

  两年后

  湍急的瀑布中走出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一身黑色的戎装,头发用发带梳成一个高高的马尾,额前的刘海黏在脸上,却使那张脸显得更加的动人,一双桃花眼闪着灵动的光。

  “天歌,这次有进步,呆了这么久。”洛瑶拿出手帕给离天歌擦拭脸上的水珠。

  离天歌冲她微微一笑,待她擦好自己的脸收起手帕才缓缓开口:“若不是我饿了,待的更久。”说着便迈开脚步离去。

  洛瑶匆忙的跟上她:“我在王府给你准备好了饭食。”

  踏进府门,一个侍卫便跪在离天歌面前:“主子让姑娘一来便去见他。”

  离天歌看了看身后因为小跑正喘着粗气的洛瑶,不好意思的说:“瑶姐,抱歉了,我见过主公便去找你。”

  洛瑶点了点头,无所谓的笑了笑:“好,我正好将饭菜给你热热。”

  离天歌点了点头便向南宫瑾房间走去,主公的召唤,她从不敢怠慢。

  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离天歌慢慢的将门打开,忽觉身后一阵风意,便猛地一转身,将欲偷袭她的南宫瑾的手挡住,一抬眸看见主公便跪了下来。

  “不错,反应很好。”南宫瑾慢慢的抬起她的下巴,这张脸半点也看不出杀手的影子,柔美的容貌却有着一双决绝的眸子,带着冷冽的杀气,不似寻常女子的娇气,竟让他有些移不开眼。

  离天歌看着南宫瑾,她不懂他眼神中的含义,只是呆呆的看着南宫瑾。

  “主公此次找属下有何事?”

  “起来吧!”

  南宫瑾松开手,慢慢的走到茶桌边坐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离天歌。

  离天歌起身接过盒子小心的打开,恐怕是南宫瑾给她的考验,而她也早养成了事事谨慎的习惯。

  南宫瑾笑了笑,明明是他培养的,可是她对他如此谨慎让他有些不适。

  离天歌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精致的镂空银簪,簪末是一串垂下如水珠的链子。她眸中一闪而过的光彩随后便暗淡下来,重新跪了下来,将簪子放回去盖上盖子,双手托起。

  “主公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杀手从不需要这么多余的饰品,请主公收回。”

  南宫瑾眉头一皱,他看见这只簪子便觉的很适合她,如此看来是多此一举了。

  “本王送的东西从不收回,你不愿要便等下出去时随手扔了,退下吧。”语毕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手一顿,味道不对,这些年他只喝惯她泡的茶。

  抬头间看见离天歌正在拿起水壶泡茶,不久便将茶杯递来:“请。”

  南宫瑾拿过茶喝了一口,紧皱的眉头疏散开。

  “天歌告退。”离天歌行了一礼转身离开,南宫瑾目光随着她的身影望去,直至她关上门。

  离天歌走了花园,看了看盒子抿了抿嘴,握着的手紧了紧,他送的?心里不禁有些兴奋。

  一个男人迎面而来,看见离天歌正勾着嘴唇轻笑,在阳光下像一个纯净的仙子般灵动可人,不由停下了脚步:“姑娘。”

  离天歌抬头看着他,眼熟,当年斗兽场的另一个人。

  南宫灏打量了她一番,有些诧异的笑了笑:“小狼女,我总算又见到你了,老六从不让我见你,没想到如今这么漂亮了!”

  说着便要用手抚上她的脸,谁料被离天歌一个反手将那只手别在他的身后,冷冽的开口:“三皇子自重。”

  说完甩开他的手便离去,南宫灏笑了笑,如此可人,当年便宜了老六。

  南宫灏随性的走进南宫瑾的房间,完全没把自己当成外人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老六,哥给你说个事,以我们的关系,你定不会拂了我的心意的对吧。”

  南宫瑾摇了摇头,别以为他看不出,南宫灏有问题。

  “你先说说看。”

  南宫灏给他殷勤的扇着扇子,一脸笑意:“把那个小狼女还给我呗!”

  南宫瑾起身看了他一眼,傲娇的起身给了他一个背影:“休想。”

  南宫灏收起扇子,也站起身指着南宫瑾说道:“切,最后谁的还不一定,等着看小爷怎么把她抢回来,这么漂亮的丫头,当杀手可惜了。”

  南宫瑾看着南宫灏愤愤的样子,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夜晚的星星格外的亮,离天歌跃上楼顶,静静的坐在上面吹风,白天主公的作为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反复思索无果使她睡不着。

  园中竹影稀疏的,耳畔是风吹叶子的沙沙声,她喜静,嘈杂的俗世让她有些厌烦。

  从半年前她开始正式执行任务,暗杀朝中支持大皇子的大臣,看着那喷薄而出的血,她有些恶心,人类永远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目的从来都是不择手段,而她也被卷入了这趟浑水中。

  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乱入,她起身看见对面房顶上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正在屋顶移动,那个房间,是主公的书房。

  她眼睛一眯,拿起身旁放着的剑便飞到对面屋顶,那人身子一顿,转身看见这个满身寒意的女孩。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离天歌拿着剑指着他。

  刺客拿着剑二话不说便刺向离天歌,离天歌勾唇,露出一抹冷笑便一闪身躲过了刺客的剑,一脚踹在他的头顶上跳到他身后,刺客也是训练有素,马上反应过来挡住离天歌的剑,离天歌左手掏出一枚石子弹中他的膝盖,力道之猛使刺客几乎跪倒,刺客意识到打不过离天歌转身要离开。

  离天歌追了上去,一脚踹在他的肩上,刺客后退几步,拿剑从离天歌身侧刺去,离天歌用剑一挡,眸中一闪杀意,用脚踹中刺客的肚子,趁刺客失重之时用剑划中他的胳膊,刺客手一疼剑便被打落,来不及反应腿便被离天歌刺中,被离天歌一个擒拿别住了双手,离天歌连忙撕下一块衣服布堵住他的嘴让他来不及服毒。

  下面的护卫听见打斗声赶来,围在屋子四周,侍卫头领大喊:“发生什么事?”

  离天歌一个纵身带着刺客下来:“有刺客,带走拷问,小心他牙里藏毒自杀。”

  侍卫长命手下将刺客押走,冲离天歌鞠了一躬离开。

  离天歌摊开掌心,看着刚刚从刺客腰间拽下的令牌,看的虽然不清,但她还是隐约的看出这是焚情坊的令牌,看来需要暗中好好调查一下了。

  焚情坊是北夏国的第一杀手训练营,成功率很高,处理干脆,背景强大,一向价格很高,请这杀手的人不容小觑。

  离天歌推开书房的门,南宫瑾正拿着一本书品读,头也没抬便说道:“这次处理的太慢了,去领罚,五十盐水鞭。”

  离天歌拱了拱手:“是,主公,这个给你。”将令牌放到书桌上便离开了。

  南宫瑾看了看令牌,勾了勾唇,继续看书,老大还嫩了,太小看他手里的这把刀了。

  离天歌拖着受过鞭罚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来到房间,一开门便看见洛瑶正坐在凳子上等她。

  “瑶姐姐怎么还没睡?”离天歌强忍着疼痛不想让洛瑶担心,但她语气中的颤抖却是控制不住的。

  洛瑶马上跑来,看了看她身后被血浸透的衣服,搀扶着她趴在床上:“死丫头,又被罚了,你看看这伤,一个女孩子家的,身上留疤了可如何是好,怕是不会有人要你了。”

  洛瑶一边打开药箱一边说她,看这头上的汗,怕是疼的很。

  “脱衣服。”洛瑶拿着药没好气的说。

  离天歌难得的笑了笑,一边褪自己的上衣一边开口:“我没事,小伤而已。”

  洛瑶看着离天歌雪白的脊背上的旧刀伤和新鞭伤,血肉模糊,她眼眶一红,哪个姑娘希望自己有疤痕,也只有这个丫头不在乎。

  听见哽咽声离天歌扭头看见洛瑶红红的眼眶,安慰道:“真没事,我都习惯了,快给我上药吧,不然我就流血而死了。”

  洛瑶将药倒在掌心,置气的一下拍在她的背上,离天歌身子一颤,愣是没哼出一声。

  “傻丫头,你一个姑娘早晚是要嫁人的,这些伤怎么办?杀人多不好,听姐姐的话,去求平阳王,早些离开这里,你年纪也不小了。”洛瑶苦口婆心的劝她。

  离天歌眼中一抹清冷,只嗯了一声,她不想让洛瑶知道太多,也不想去解释什么。

  “你呢?比我还大,可有心仪之人?”离天歌话锋一转,难得的调侃洛瑶。

  洛瑶手一顿,脸色一红,支支吾吾的说:“没………没………。”

  离天歌听出端倪,却没有拆穿:“我累了,先睡了,姐姐等下敷好药也早些睡吧。”她真的支撑不住了,太疼了,只有在昏睡中才能暂时解脱。

  洛瑶收起了药,轻轻的喊道:“歌儿?”

  这么快就睡了,洛瑶不敢惊动她,没给她换衣服,把被子轻轻盖在她身上便关门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