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终是梦深缘浅

第八章 恋人未满

终是梦深缘浅 落影斜 1976 2017-11-19 16:48:37

  已经十一点多了,父亲还没有回家,小昴已经洗漱好了,给爸爸发了一条短信,爸爸回了短信让小昴先休息,自己带了钥匙了。

  小昴又一次打开了信息文件夹,还是没有晓的消息,小昴把手机放在床头躺下关了灯准备睡觉,过了一会儿又打开灯把手机拿起来调到了震动模式放到了自己的身侧。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过了一整夜,小昴感觉到父亲开门的声音,父亲慢慢走到小昴窗边,轻轻亲了小昴一口,然后带着酒味退出了小昴的卧室。

  小昴极不情愿得换了一个姿势,又进入梦乡,就在快没有意识的时候床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小昴慢慢恢复意识,是手机震动了。

  她在床上摸索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手机,打开屏幕的一瞬间几乎要被亮瞎双眼,在模糊的一片白中,小昴看到了来自于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码的短消息,顿时清醒了,忙点击确定,黑白屏幕上四个字,生日快乐。

  小昴看了下时间,已经一点钟了,晓怎么还没睡啊,小昴想了想反正自己已经完全清醒了,这么官方的四个字真的对不起她那么长时间的等待,“晓,你怎么还没睡觉?“

  “刚醒,今天很早就睡了,刚刚醒来看了下手机才看到你的短信“,这次他几乎是秒回。

  小昴一遍一遍得念着短信,想象着睡眼惺忪的晓,凌乱的头发下面惺忪的眼睛和白皙的面庞,穿着很可爱的睡衣和拖鞋,他的头发甚至都可以在头顶扎起一个小辫子,想到这里,小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冷静帅气的晓配上可爱的头顶辫子,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

  小昴心底突然泛出一丝期待和一丝幸福,红晕慢慢爬上脸颊,一定会有这一天,只要我快快长大,过了法定结婚年龄我就可以嫁给晓了。

  “还困么?要不要继续睡?“小昴看了下时间,明天还要上课,晓要是没睡够肯定会在课上睡觉,然后又要被班主任打,

  “已经睡饱了,你呢?“,晓的回复越来越快。

  晓既然睡饱了,我又激动得肯定睡不着,那就抓住时机,不要让良宵虚度吧。“我已经醒了,睡不着了“,小昴如实得发过去。

  “那就陪着我聊聊天吧“,看着晓的短信,突然小昴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她心里的那个结,那个她的好友留给她的结,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了出来,明明知道可能会惹晓不开心,

  “我一直想问你,但没有机会,我想问你,我是你退而求其次来代替刘蓉的替代品么?“

  小昴千不愿万不愿问出这句话,但不问清楚的话,自己始终不能安心地接受晓意外的喜欢,晓那么帅气潇洒,家庭条件又不差,学习成绩也不错,为什么喜欢那么平凡的自己?她问过自己无数遍,最终也没有得到来自自己内心的合理的解释,她想或许晓也需要好好思考下这个问题。

  终于,在做了很长时间的内心挣扎后,小昴闭上眼睛按了发送键。

  小昴内心狂跳,仿佛过了很久,久到她开始后悔发出那条短信,晓喜欢自己那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要对过去耿耿于怀,这个问题也许是小昴这辈子问的最蠢的问题。

  终于手机又震了起来,小昴慌张得打开新信息,上面赫然写到,“你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子,怎么替代?“

  小昴突然有点听不懂晓这句话的意思,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她在我萌生退学之意的时候帮助过我,所以我对她的喜欢里总掺着很多感激。“晓又发来一条。

  “我能完全相信你么?“小昴换了一种方式继续询问。

  “你相信我,我会珍惜你的“

  “做我的女朋友吧?那种可以让所有人知道的女朋友,那种可以陪我一生一世的女朋友,那种愿意嫁给我为我生孩子的女朋友“,连续两条短信让小昴有点措手不及。

  我好想信你,小昴心里有一万个愿意,但却并没有回复晓,她知道答应了就是一辈子,而他们都太小了,他们之间还隔着老师父母和时光。

  晓也没有再发来短信,就这样两边沉默着直到天际泛白,直到模模糊糊得失去意识。

  “毛毛,起床啦,快点,今天爸爸要早点送你到学校去,爸爸还要上班“,

  小昴睁开酸胀的双眼,仿佛断片一样,昨天我应该是在跟晓发短信啊,难道是梦?

  小昴起身去找手机,手机还在翻来的状态,还在回复晓的状态,输入栏里是一堆乱码,额,被身体压成了这样,小昴删掉了输入栏里的乱码。

  “毛毛快起床啦“,父亲又在催促自己了,小昴赶紧合上手机,然后起身去洗漱。

  今天很早就被父亲送到了学校,父亲临走前嘱咐小昴中午自己和同学们一起吃饭,小昴第一时间想到了晓,今天终于可以跟晓一起吃饭了么?

  晓还没有来,小昴向窗外看去,阳光已经冷冷得洒在窗外的松针上,松针上有小昴看不清的晶莹在闪烁,她仿佛能闻到窗外清新冷冽的味道,小鸟偶尔停驻引起树枝丝丝抖动,冰晶沙沙飞扬落下。

  晓还没有来,耳边已经传来嗡嗡的朗诵声音,现在早自习还没有正式开始,同学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朗读的科目自由朗读。

  耳边愈发嘈杂,有高亢而标准的中式英语,有磕绊的古诗背诵,甚至有人在背诵数学公式。

  小昴看了看右边空荡的座位,晓还没有来。

  昨天晓的短信说的那么明确而炽热,小昴已经等晓的告白等了太久了,可就是没有立即答应,是因为自己根深蒂固的矜持?还是严厉的母亲给自己划下的底线?还是因为他最初喜欢刘蓉的时候自己是知晓的?还是自己根本没有勇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