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终是梦深缘浅

第十七章 没有句号的问号

终是梦深缘浅 落影斜 3369 2017-12-04 19:02:32

  “李小昴同学”小昴午操刚结束,和刘蓉正走在回教室的路上,突然身后就传来一个软绵绵的女生声音。

  小昴和刘蓉同时停下回头看,竟然是梁露。

  “呦,这不是梁露么?”刘蓉不怀好意得笑了下。

  “李小昴,我这儿有个关于晓的大八卦,新鲜出炉,我觉得你肯定愿意听。。。”梁露也不管刘蓉怎样,径直得走向小昴。

  “什么?”小昴有点反感梁露说话的那种拿腔捏调,配着她黑黑的肤色,有一种金刚芭比的不协调感。

  “昨天,我送晓回他家的时候。。。”说到这里,梁露故意停了一下,拖着尾音看向小昴,看小昴眉头微蹙了几分,更加得意得说,“一个女生在他房里坐着,就是我们隔壁班的田妮妮,我一看,俨然一对小夫妻呢。。。。”

  “那个负心汉怎样关我们什么事情,再说,你心心念念的不过是我看不上的而已。”刘蓉心直口快,立马怼了回去,梁露有一丝不悦,瞪了刘蓉一眼,继续对着小昴说,“哼,我是无所谓,横竖他都没喜欢过我,喜欢你和喜欢别人又有什么分别,只是。。。这变心的速度,可会让某些不自量力的人睡不着呦。。。哈。”

  说完,梁露就扭着开始发育的屁股得意得走了。

  “呸,整天是是非非的样子,和那个负心汉一路货色,最看不惯这样的人。”刘蓉朝着梁露走的方向啐了一口,转身看着心事重重的小昴,“你还好吧,不是我说,当时他被我拒绝后立马就转向你,我就觉得这个人不长情,估计这次也长不了,你别为了这种薄情寡义之人生气,不值得。”

  小昴没有回应刘蓉,只从上次晓搬走,全班都在传小昴被抛弃时,小昴并没有告诉刘蓉自己收到了晓的暗示,一方面不能让晓的牺牲白费,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另一方面,她只是根据诗集猜测晓的意思,并没有收到确切的信息,所以不如就不说。

  此时小昴心中很矛盾,她不知道到底该信任还是质疑晓,她之前选择的质疑最后都被晓合理地解释了,所以自己一直都在劝自己要多给晓一些信任,而当事情又临头时,小昴仍然缺一个解释,到底是不是自己又想多了。。。

  突然内心很烦躁,先是刘蓉,然后是梁露,现在又是什么田妮妮,一切都可以被解释,但一切都又并非空穴来风,小昴想到那天夕阳下晓为刘蓉撩起的那缕碎发,想到那天黑暗里晓对梁露肆意跟随的默许,又联想到田妮妮坐在晓床上的场景,胸口有点闷,脑中有如乱麻一样,理不出信任,也理不出明确的质疑。

  突然脑中一个激灵,是暧昧,晓的颜和温柔会让任何女生陷入暧昧里,而晓似乎没有一次是明确拒绝的。。。晓,到你是你的宽容还是你的博爱?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难道你还想妻妾成群不成。。。

  想到这,小昴又傻傻的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如果晓真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人,自己是否愿意当他的正室呢。。。?竟然,竟然是愿意。。。。

  午操后回到教室,小昴坐定以后向晓的座位看去,晓竟是在自己的位子上,午操回来的同学还不多,小昴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的晓,温润的脸被长长的刘海遮挡大半,完美的侧颜映衬着白皙的肤色,此时正趴在桌子上晃着腿悠闲地做着练习题。。。

  看起来这样温润干净的男生,怎么可能会让女生坐在他的床上,又有谁人配坐在他的床上。。。

  人是有第六感的,突然晓仿佛意识到有人在看他,呼一下抬起眼脸,正巧和小昴对上眼神,晓顽皮得伏在桌子上,拿双臂当头枕,嘴角浮起微笑,像蜂蜜一样甜的笑,引得小昴的嘴角也向上扬。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直到午操回班的人开始慢慢变多。

  一天的沉重的学习伴着月亮的西升结束了,小昴照常地背起书包准备走出教室,一出教室就被一股力量拉到了墙角。

  “嘘,你看。。。”黑暗里竟是梁露,此时她正把手指竖起来放在嘴前面,眼神示意小昴看向隔壁班。

  小昴疑惑地看向梁露示意的方向,竟然站着晓,此时晓正站在隔壁班的门口,从隔壁班出来的男生纷纷跟他打招呼,小昴听不到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只不过看他们玩弄的神色,说话的内容一定跟女孩子有关。

  然后,小昴看到一个娇小的女生笑着跳到了晓的前面,仰头看着晓说着什么,晓笑得很开心,也在说着什么,然后他们两个就并肩说笑着走向了走廊尽头。

  小昴石化在原处,晓的眼神,晓的眼神竟是那种眼神,是小昴最熟悉也是最爱的眼神,是撩起刘蓉碎发的眼神,是吻向小昴双手的眼神,是我的眼里只容得下你的眼神。。。

  “就知道你不信,现在亲眼看到了吧,田妮妮,真是个小狐狸精,比我还能缠着晓,呸”,梁露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

  小昴没有说话,事实似乎很明显,却又不甘心,说不定又有什么误会呢?晓应该会向自己解释的吧?又?小昴觉得自己心有点累。

  “这个田妮妮可是个不好对付的角儿,不像你。。。算了,反正咱俩现在是同病相怜,怼你也没意义,我不管你了,我要去收了这个小妖精去,无论怎样,晓我是追定了。”说完梁露就追了过去。

  小昴突然很羡慕梁露,虽然晓一直没有理她,但是在她的世界观里她喜欢就够了,合起来梁露和晓在一起的时间都比自己这个正牌初恋在一起的时间久。

  晚上学校播音台里放着当红女歌手的歌,

  “我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厌旧,

  是我没有,

  陪在你身边当你寂寞时候,

  别再看着我,

  说着你爱过别太伤痛,

  我不难过这不算什么,

  只是为什么眼泪会流我也不懂

  。。。”

  泪水是咸的,在风中也不会干。

  回到家,写完作业以后,小昴又忧心忡忡,脑中一直浮现出晓和田妮妮对视而笑和田妮妮坐在晓床上的情景,又急又气,又毫无办法,拿起座机连按了好几次晓的号码都在最后一秒切断了信号。

  母亲正在里屋看电视,万一接通了,母亲肯定会询问自己这么晚到底在和谁打电话,上次话费事件的一幕一幕让小昴打了个寒颤。。。

  小昴掰着指头算了一下,下个星期就是晓所在的座位方阵换座位的日子,这样,晓就换到了自己的身后,这样就能有一定的交流,最起码能送个信也是好的。

  这样想着,小昴就从练习本上认真得裁下一张纸,构思了一下,提笔一笔一划得写完了一封信,末了还认真得等待墨迹干了以后,叠成了一个情书流行的式样。

  终于熬到了换方阵的时刻,小昴一动也不动得用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在一片嘈杂声中努力分辨出晓的声音,身后的桌子因为有人坐下而撞到了小昴的椅子,他来了,周遭的空气一瞬间变得有点让人窒息。

  然而,小昴所期待的偶尔的交流并没有发生,晓一下课就不知所终,也许因着要避免八卦死灰复燃的缘故?还是趁着宝贵的课间跟田妮妮约会?想到后面的一个设想后,小昴迫不及待得想把自己的信送到晓手中,寻求一下答案或者一个解释。。。

  又等了几个课间休息,仍然没有机会,只好等到晚自习的时候了。

  终于熬到了晚自习,班主任恰好没在班里,周遭很安静,安静得连笔与纸沙沙的摩擦声都可以被听到。小昴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于是从抽屉中拿出叠好的信放在诗集里,然后转过身,装作自己要从书包里拿东西的样子。

  小昴转身,竟正对上晓的眼睛。

  晓此时正直着身子看着小昴,左手在下巴处微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笔在纸上悬空着,看得出之前在写练习题,此时是被小昴的动作引起了注意。

  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晓了,一双黑白分明似乎萦绕着雾气的眼睛格外迷人,日光灯从教室顶端照在晓的头顶,光影之间,正把他晶亮的双眼隐藏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悲喜,看不到温柔。

  小昴迅速得把装有信的诗集放在晓的右手边,纸张正好碰触到晓悬停的笔尖。晓没有任何动作,眼神无比淡定,更心痛地说,竟是冷漠。

  小昴快速回过身,这种高危的情况下也顾不得晓有没有打开了,回过身后的小昴有点失神得想着晓刚刚的眼睛,她清清楚楚地看到,晓原来眼神里的那种温柔没有了,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如今把温柔都给了那个田妮妮?还是事情太过突然,晓还没有反应过来?

  “李小昴,张晓跟你说了什么情话呀?你看你脸红的就像快烧起来了一样。。。嘻嘻“,陈娜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直口快的她悄悄地低着头打趣。

  小昴赶紧用手背去给自己的脸降温,果然还是不能直视晓的眼神。

  温柔消失的原因小昴暂时还不能确定,如今的她只有默默等待晓的回信。

  一天,两天,三天。。。

  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最后的麻木,小昴等待到的不是温柔消失的原因,却是晓的消失,晓又搬走了,搬到了教室的中间,英语课代表张盼的身边。

  晓搬走的那个课间,小昴就在自己位子上坐着,听着身后的晓一本一本地把书叠在一起,背上书包,然后离去,干脆利落,没有眷恋,没有迟疑。

  他来了他走了,短短几天,晓连一句“你好““再见“也没有对小昴说,小昴清楚的明白,这次的不交流根本就不是维持地下恋情的计策,而是像断了线的风筝,她再也接不到来自晓的默契。

  没有回信,没有只言片语,连充满回忆的诗集也随着晓一起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