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梦由南柯

第九章: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梦由南柯 宋南柯 4088 2017-11-18 18:46:44

  小门外的小炒店是最近新兴的网红店。

  自从开在了学校里,那人流量,简直算得上是人山人海了。

  宿舍四人沿着小路往生活区走,古城的冬天真的有些冷,哪怕就是此刻披着大衣,也难以完全掩盖空气中泠冽的味道。

  尔岚和嘉悦走在前面,桑宁和卿禾在后面缓缓的跟着,沿途学员不多,特意挑了较晚的时日,防止跟广大的饿狼一起抢饭吃。

  挑了个小号的包间,尔岚捧着菜单开始点菜。

  宿舍四人当中,除开苏尔岚同学,剩下的三个,都是严重的选择恐惧晚期。

  由此,可见苏尔岚在宿舍的坚固地位。

  点了菜肴和点心,配上加了冰块的可乐。对于大冬天还要喝可乐这件事情,宋卿禾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理解,可看着三人兴致勃勃的脸,算了,舍命陪君子吧。

  隔壁的包房一直吵吵闹闹的,男孩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歌声,真是震天动地,吵得李嘉悦怒不可遏。

  “我过去让他们声音小一点”嘉悦站起来,“别吵架哈”桑宁有些后怕,嘉悦的脾气一直比较火爆,作为宿舍的大姐大,对内温和,对外却像是定时炸弹,稍不注意,就要血染山河。

  “我跟她去,没事,确实太吵了”尔岚就着说话声站起来,顺着嘉悦的步子出了门。

  “我觉得这个搭配好”桑宁眯着眼看着出去的二人,“一个有战斗力,一个有爆发力”桑宁一边开口一边笑,宋卿禾望着小团子满眼笑意的脸,忍不住也跟着轻声的笑起来。

  二人回来的很快,可是好像还带着一个人?

  桑宁定了定神,作为一只近视狗,天知道她每次看人的时候有多绝望。

  是尔岚的男朋友。

  同系不同队的学长,程樟。

  “不知道你们也来这聚餐,早知道大家一起吃了,今天这顿我请客,谢谢大家对我家尔岚的照顾”程樟个子高高,长的一张娃娃脸。

  “谢谢学长”宋卿禾和桑宁异口同声。

  白吃的晚餐,宋卿禾很满意,选择这个时间点真是太明智了。

  “咱们过去敬个酒吧”尔岚拿起放在桌上的杯子,里面的可乐噗嗤噗嗤的冒着泡。

  “好好好”宿舍三人跟着尔岚的步子,鱼贯而入。

  桑宁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沈沛安,和程樟,是一个队的同学。

  等敬酒都敬到了鸡哥,桑宁才发现,这个黑漆漆的男孩子,有点面熟。

  好像是沈沛安的好朋友。

  “小师妹?巧了巧了”鸡哥望着眼前的小姑娘,姑娘看到自己后明显慌了神的表情让鸡哥觉得好笑,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沈沛安。

  从她进来的那一刻,沈沛安就发现了她,一直盯着她是想看看这只近视团子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

  很好很好,她果然,完全没有发现。

  “学长我敬你”终于轮到了沈沛安,桑宁觉得头皮发麻,眼前男孩子的表情似笑非笑,扰的桑宁有些慌,算了,硬着头皮上。

  “谢谢小师妹”沈沛安把手里的饮料一饮而尽,小师妹这三个字,不知道怎么,桑宁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明明只是敬个酒,桑宁觉得自己简直像过了个鬼门关。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包间,菜肴已经上齐,散发着温暖又迷人的烟火气息。

  桑宁盛了一大碗饭,打算好好给自己压压惊。

  多吃点,反正有人买单。

  酒足饭饱,宿舍四人拍着圆滚滚的肚皮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夜色撩人,带着点冬夜里特有的萧瑟,古城的冬天是厚重的,冬日的校园染了些古城特有的文化气息,四人走在校园里,此时天色已晚,院内寂寞无人,一瞬间,桑宁几乎觉得回到了千年前。

  空气里飘来一丝梅花的香气,淡淡的,夹杂在寒冷的空气里,异常好闻。

  桑宁很喜欢梅花,儿时念过很多同梅花有关的古诗,觉得冬日里盛开的这一抹颜色,美不胜收。

  “我闻到了梅花的味道”桑宁深深吸了一口气,“不会吧?学校里好像没有梅花”宋卿禾努力吸了吸鼻子,完全没有察觉到。

  篮球场旁蹲了个黑影子,好像在埋什么东西,梅花的味道,就是从那里飘来的。

  桑宁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没错,还真是有人在插梅花。

  蹲在地上的男孩子桑宁并不认识,可他这么对待手里的梅花,就是暴敛天物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桑宁决定要教育他。

  “梅花这样好像活不了,这么好闻的花,为什么要这么对它?”男孩闻身转头,说话的是个小姑娘,个子小小瘦瘦的,皮肤白净,看着像个中学生,此刻她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梅花。

  垂涎欲滴的表情,像是小狗看到了肉。

  “行,那给你呗”男孩站起身,把泥土里的梅花拔出来,夹着手中还未来得及插进泥土里的,一块递给了桑宁。

  “谢………谢谢啊”情节的发展来的出乎意料,桑宁有些沮丧,传说中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情节完全没有出现啊,这个男生妥协的也太快了些。

  “那个你叫什么啊”男孩起身要走,桑宁急匆匆的出声,总归下次看到了要感谢下。

  “我叫远征”男生没有回头。

  这是桑宁在大学里认识的第二个朋友,若是丢开沈沛安,是唯一的,唯一的存在。

  带着梅花回宿舍的桑宁觉得今天简直美好的不可思议,先是尔岚答应大家可以不用复习休息一天,然后是程樟请大家吃了超级好吃的饭,最后居然路遇一个陌生人,闻到了许久没有再闻到的梅花香,而且他最终居然把梅花送给了自己。

  找了个玻璃瓶插上,宋卿禾望着桑宁的梅花觉得有些好玩。

  “你说这个叫远征的男孩子啊,该不会是刻意等在那里的吧?”宋卿禾笑眼盈盈,“不可能啦,从来没见过”桑宁认真的摆弄着瓶子里的梅花,现在整个宿舍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冷冽香气,真真是好闻极了。

  “有没有人觉得今天很棒?”嘉悦从衣柜里拿出浴袍打算去楼上洗澡。

  “超~级~棒~”宿舍三人异口同声。

  倘若你要问人一生中什么时候最美好,大多数人应该都会回答青春。

  青春是什么呢?意味着年轻健康的身体,充沛的精力,和无限的可能。

  桑宁望着窗外几乎已经落光的梧桐树,回头看着宿舍里一张张笑意嫣然的脸,由衷的觉得,能遇到她们,就算是幸福。

  “你今天喊我学长”手机的滴滴声响起来,桑宁看着沈沛安发来的消息,脸色微红。

  “学长好”桑宁的回复永远是很快的,特别是,手机那头等待的人还是沈沛安。

  “以后就一直叫学长吧”沈沛安坐在窗户边上,窗外是寒气逼人的风,室内温度适宜,暖烘烘的让人心生倦意,沈沛安敲出几个字,不知道为什么,以往很讨厌学长称呼的自己,今日觉得这个称呼莫名的甜。

  “春心荡漾”鸡哥从门外走进来,眼前的少年笑容灿烂,像是在夜色里突兀的看到了阳光,和这小伙子同宿舍三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出现这样的表情。

  不对不对,若是指和桑宁有关的事情。

  嗯,他总是这个表情。

  “去你的”沈沛安丢了个枕头过去,笑容愈发灿烂。

  桑宁望着沈沛安发来的消息有些无语,这白痴,还真会顺杠子往上爬。

  “那是礼貌,下不为例了好么”桑宁把玻璃瓶摆到跟前,努力的呼吸了一大口。

  若是青春一直如此,若是和沈沛安一直如此,想必自己也不会太遗憾。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就很好,桑宁暗自庆幸着,不开始,同样也就代表着不会结束。

  宿舍里的集体复习还在继续,三人在尔岚的高压政策下持续保持着兢兢业业的态度,桑宁甚至觉得,自己这次期末大概可以考到前几名。

  期末期末,总是躲不过。

  连续两天半的考试让桑宁觉得有些吃不消,考完这一科立即复习下一科的饱满安排惹的宿舍怨声载道。

  “考完了就轻松了”尔岚望着大家有气无力的脸出声鼓励,“你们要相信这次咱们宿舍的成绩会前所未有的好”

  “当然前所未有了,因为我也前所未有的想死”嘉悦咬着手里的铅笔,“下一堂貌似是高数吧?终于最后一堂了”

  高数是桑宁的死穴,作为一个风花雪月的文科生,对高数什么的,真是怕极了。

  桑宁想着,总不好让尔岚单独开课拖延大家的进度,明天上午就要考高数了,要不自己找找什么厉害的外挂?

  思索良久,桑宁在脑海里留下一个名字。

  沈沛安。

  沈沛安其人,虽然吊儿郎当,但学习倒是不错,特别是理科,这货物理和高数好像都接近满分。

  “sos”桑宁发了消息给沈沛安,安静等着对方回复。

  “有求于我?叫学长”沈沛安的消息来得很快。

  “学长,我求你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桑宁倒是无所谓,迅速低头。

  “说吧,要我干嘛”那头的沈沛安如愿以偿,心满意足的回复。

  “求辅导高数”消息发出去良久,可那头的沈沛安就像是变成了空气,没再回过来。

  桑宁有些着急,时间就是金钱,现在复习时间都不算多,再拖一会,完蛋了。

  “到图书馆来”终于等到了回复,桑宁喜滋滋地抱着厚重的高数课本,目的地———图书阅览室。

  “我真的很不想辅导你”沈沛安靠在椅子上,嫌弃的目光让桑宁觉得自己可能是什么可怕的变异病毒。

  “我们是一个高数老师上课你知道么,老师曾经说你,简直朽木难雕”沈沛安开始发笑,一想到高数老师提起桑宁的表情,这笑容,简直控制不住。

  “所以我才需要强力外挂,怎么着,你就说帮不帮吧!”桑宁瘪了瘪嘴,“行行行,别生气,来吧”沈沛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怒容渐显,终于决定不再逗她。

  沈沛安讲题的样子很帅,比起他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魅力值提升了许多。桑宁一边看书一边望着沈沛安低垂的眼,他做事情的时候很是专注,就像现在,说是讲题,那就绝对投入进百分之一百的认真。

  “你能不能看题,我脸上有答案?”沈沛安发现小团子在出神,原本看着自己算是一件好事,可眼前考试逼近,实在不能允许她如此胡来。

  “好好好”桑宁收回目光,开始逼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课本上。

  这都什么啊………

  桑宁看着书本上一道道例题,解答过程如此复杂难懂,桑宁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榆木脑袋。

  就是在说现在的自己了。

  “我要是说我没懂,你会不会打死我?”桑宁挤出讨好的笑,“这个真的好难”

  沈沛安一面深呼吸,一面暗示自己不要发火。抛开在桑宁面前表现出的温和,沈沛安的本性其实甚为较暴躁且缺乏耐心,特别是面对这样的事情,眼前这道题,自己已经讲了五遍。

  “你好好看着,我再讲一次”沈沛安努力把语气放的温和,若是讲题讲着发了火,自己在小团子面前精心设立的形象怕是要全部完蛋。

  望着沈沛安柔和的脸,桑宁听见自己逐渐放大的心跳,自己高数有多糟糕自己是知道的,沈沛安脾气真是好啊,这样的情况都能耐得住性子,怎么突然之间,对他的喜欢像是放大了十倍?

  理科天才的人设,好像比情书王子要有吸引力的多。

  沈沛安并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一次图书馆讲题事件,才让胆小敏感的小团子同学,有了踏出第一步的勇气和力量。

  桑宁暗自想着,自己要不要表现出哪怕一点点,喜欢他?

  试探试探反应也是好的。

  从图书馆出来往宿舍走,冬季的古城总是容易落雪的,此时雪花又纷纷扬扬的飘落了下来,和沈沛安走到宿舍楼下,楼下的路灯亮着,照的雪花更加的洁白,桑宁望着沈沛安清秀干净的容颜,绽放出一个巨大的微笑。

  “沈沛安,你有没有很喜欢的人?”

  第二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沈沛安有些明白了小姑娘的意思,眼前的小团子,是要跟自己表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