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梦由南柯

第二十五章:爱你所爱 无问东西

梦由南柯 宋南柯 4073 2018-01-21 16:53:40

  桑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看了看手机,是周天上午九点钟。

  居然睡了一整夜。

  “你醒啦?”宿舍门被推开,冯菲背着银灰色的羽毛球拍,一脸笑意的走进来。

  “睡的怎么样?”倒了杯水递给桑宁,冯菲在她床前坐下。

  “还行…我居然睡了整整半天?”桑宁有些讶异,这种完全断片式的睡眠,以后可再也不能有了,喝酒伤身,古人诚不欺我。

  “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不?”冯菲把桑宁扶起来靠着床头,桑宁望着冯菲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笑容,感到有一丝莫名的寒冷爬上了脊背。

  自己喝醉了………会做什么呢?

  桑宁仔细回忆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唱了歌,然后被很多人起哄喝酒,然后…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见了沈沛安?

  桑宁觉得后脊背更凉了,这梦…该不会…其实并不是梦?

  “我给你看个视频”冯菲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一个文件夹以后递给桑宁。

  “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也不知道我们会走到哪,可是桑宁,如果你也喜欢我,我真的不想错过,我会尽全力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是个视频,视频里那张深情款款的脸桑宁很熟悉,已经看了很多年。

  那是……沈沛安。

  沈沛安给自己表白了?而自己,居然不知道????

  桑宁觉得脑子里像是塞满了浆糊,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运转了。

  “什么感觉?”冯菲把脸凑过来,桑宁看着冯菲一脸得意,心中了然,看来昨天的聚会,并非是她临时起意。

  “你去茶话会是为了我?”桑宁望着冯菲英气的脸,眼睛有些红了。

  “你是小妹妹嘛,我看你们这样太折腾啦”冯菲笑的一脸无所谓,与其看着两个相爱的人互相折磨,自己这也算是拔刀相助。

  “谢谢你”桑宁的声音很低,如果不是冯菲路见不平,自己怕是永远也不会听到沈沛安说这样的话。

  “有没有什么可惜的?”冯菲的笑容在脸上放大,桑宁不接,冯菲揉了揉桑宁的脑袋,声音温柔。

  “你不想亲口听听?”

  桑宁的脑袋瓜子被这七个字瞬间凝固,亲…亲口听沈沛安表白?

  摸过床头的手机,昨日断片的缘故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插上充电器以后开机,微信里沈沛安的未读几乎快要把手机塞爆。

  桑宁看着不断收到的新消息提醒,犹豫了片刻,把微信对话框打开。

  “醒了么?”

  “还在睡?怎么睡这么久?”

  “你该不会是看到了消息之后打算躲起来吧?”

  “小团子你在干嘛啊?”

  “小团子?小可爱?小…小宝贝?”

  桑宁一目十行的扫过对话框,内心升腾起温柔的甜蜜。

  “我刚刚醒”思考半分,桑宁回复了消息。

  沈沛安的消息迅速到达“你怎么想?”

  桑宁明白,这是要让自己给个答案了。

  明明恋爱就在眼前,不知为何,桑宁却觉得有些慌了,谈恋爱固然一直是自己心中所愿,可是…可是恋爱的话就有可能会分手,一旦分手,自己,自己应该怎么办?

  “如果分手呢?”桑宁一字一句的敲打,内心的沉重感变得强烈起来。

  “框框撞大墙”

  桑宁被回复逗的笑出声,沈沛安啊沈沛安,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忘记抖机灵,这样的回复,还真是符合他的个性。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桑宁望着这回复有些惊讶,沈沛安一向是很含蓄的,如今这么直接,该不会是昨天的茶话会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吧?

  “我…思考一下?”桑宁回复的犹豫,不是不喜欢,只是,分手了这么办?沈沛安倒是只顾着抖机灵,可如果真的有一天必须要和沈沛安说再见,连朋友也做不成的彻底再见,自己,大概会完全崩溃掉吧。

  他是生命里唯一的存在,是绝对不可以被代替的人。

  如果恋爱,那就只有一条路了。

  那就是,结婚。

  事关人生,桑宁在心里思考了一下,一定要慎重些。

  “你随便思考”沈沛安的语气变得更欢快乐些,桑宁把手机放下,起身穿衣。

  “小朋友,人生只有一次,尽力去爱,才不会后悔”冯菲好像看出了自己内心的顾虑,开口说道。

  “如果我失去了……”桑宁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冯菲看在眼里,觉得心疼。

  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不可代替的感觉,所以并不是完全明白桑宁的感受,把父母代入进去的话,确实让人难过。

  “失去是未知的,但能在一起的机会却直接摆在你面前,我也不知道你们在一起是什么结果,我相信你们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这机会,怕是只有一次,小朋友,你想清楚”冯菲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冬天温暖的羊绒布。

  “我知道”桑宁钝钝的应下来。

  拉了冯菲去操场闲逛,校园真好啊,桑宁由衷的感慨,尽管毕业也没有多久,但这种青春洋溢的感觉,却仿佛已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了。

  操场上学员众多,桑宁拉着冯菲一圈圈的在跑道上走,沿途有学员们嘻嘻闹闹的奔跑,也有家属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沈沛安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我胸腔里跳动的心脏,在这个世界上,有且只有一个沈沛安,因为心脏太重要,所以不敢离得太近,因为太眷恋,所以也不愿意靠得太远,没了心脏,我会死。”

  桑宁的语气很低,冯菲听着姑娘一字一句的说,觉得内心像是有高山压过。

  “我听到他表白,我真的很开心,我真的很高兴,可是开心高兴之余,我也真的有点害怕,我害怕如果有一天我们离散,你知道么,我都不知道如果真的那一天到来,我会是什么样子”桑宁继续开口,说话的声音到了最后冯菲居然听出了一丝颤抖。

  “那就朝好的方向努力”冯菲开口安抚,“你们这么多年,也许可以好好结婚呢?”

  “我…我还是想试试”桑宁的语气坚定了起来,“他既然说了喜欢,迈出了第一步,我就要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小朋友,你回头”冯菲揉了揉桑宁可爱的脑袋,桑宁茫然的转身。

  有个穿着迷彩服的修长身影,一直不近不远的跟在她们身后。

  那张熟悉的脸,在毕业之后无数次出现在桑宁的梦里。

  沈,沛,安。

  冯菲悄悄的退到一侧,她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现在剩下的,应该由两个主角来完成。

  “冯菲说你觉得没有亲口听到我说喜欢”沈沛安走近,眼底温柔满满。

  “桑宁,我爱你”

  沈沛安的声音是很好听的,磁性十足,桑宁呆呆的看着他开口说爱,看着他眼底快要溢出的温柔,这一切,来的好不真实。

  “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呢?”沈沛安抬手摸了摸桑宁的脑门,“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沈沛安的力道很轻,手掌有温度,桑宁觉得很烫,额头快要烧起来了。

  “我…沈沛安,我们试试吧”桑宁像是在一瞬间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表情视死如归。

  “不用太紧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伤”沈沛安轻笑,小姑娘的表情太过于英勇,不像是恋爱,倒像是即将以身殉国似的。

  “别,别让我失望”桑宁叹气,一开始不就知道么?这个少年,是自己的劫难,早就注定,在劫难逃。

  沈沛安换了头像,是用粉笔写出的字体,桑宁我爱你。

  桑宁从来没有如此贴近过幸福,每日睡醒看着沈沛安发来的早安,看见他头像里的文字,桑宁不止一次的感谢着上天,让她可以确切的拥有这样的爱。

  培训的日子因为恋爱变得更美好,每一天都像是被镀上了金边,桑宁觉得晕乎乎的,这种像是被柔软白云包围起来的感觉让桑宁觉得快乐,这种感觉同大学时短暂的恋爱完全不同,桑宁此时终于有些明了舍友们当年恋爱的状态。

  原来,真切的爱和被爱,是这样幸福的感觉。

  “吃饭”微信里收到沈沛安的消息。

  桑宁蹦蹦跳跳下楼,少年站在路灯下等着,影子在阳光下被拉扯的很长,桑宁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这一生自己没有太大的愿望,如果,如果真有因果轮回。桑宁想着,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坏事,老天爷,我只希望,你能让眼前这样的场景,永远都在。

  桑宁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组织,这次培训真的是来的太值得,如果没有这个契机,自己也不会明白原来这份感情并不是自己一厢情愿,也不会发现,沈沛安也爱着她。

  爱了好多年。

  培训也是要考核的,桑宁觉得头痛。

  这会终于发现了毕业的好,毕业多爽啊,至少不用考核。

  从小到大都对考试充满恐惧的桑宁感到自己被抽干了力气,而且这次的考核更是让她崩溃,体能考核。

  放假前的必经之路。

  介于考核的缘故,桑宁只能和冯菲一起制定强化训练计划,冯菲的军事一向是优秀的,所以此次强化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桑宁,冯菲作为教练员全程陪同。

  原本沈沛安是要跟着一起的,但桑宁想到自己跑完步的狼狈样……

  算了算了,这种丑陋的样子还是不要被沈沛安看到的好。

  于是我们可怜的沈沛安同学,原本想借机多呆在一起的计划,就此宣告破产。

  因为是在职干部培训的缘故,学校每隔一个月会放一次假。

  让结婚生子的干部有空余时间回家看看,也让单身干部有机会溜出去看看风土人情谈谈恋爱。

  放假时间是一月一周,这在当学员的年代简直是完全不敢想象的天上掉馅饼的事。

  唯一让人不快的,就是这个放假考核制了,考核不合格的学员,没有资格收拾行李回家。

  和沈沛安约了假期去一个漂亮的海滨城市看海,桑宁暗暗下了决心,尽管自己的军事真的一言难尽,但是无论如何!这次都必须要通过!

  恋爱后的第一次单独旅行,自己绝不能拖了沈沛安的后腿。

  冯菲看着小姑娘一脸悲壮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不就是个体能考核嘛,而且因为是干部的缘故学校本身就已经放松,减少了许多项目,女生唯一保留的只有三公里。

  这在冯菲眼里,简直是不能再小儿科了。

  直到桑宁站上跑道,冯菲才明白小姑娘一脸悲壮到底是为了什么。

  跑道上那个缓缓挪动的蜗牛让冯菲几近崩溃,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哪有人刚毕业几个月就能把体能报废到这种程度的?

  “你…要不要跑快点?你这个速度和走的区别……几乎算是完全没有区别”。

  在桑宁第N次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冯菲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忍不住开口。

  这样跑下去,能合格才怪。

  连黑幕都难。

  “我已经尽力了,你要照顾我们这种高原贫瘠地带儿女”桑宁一面擦汗一面拿过冯菲手里的矿泉水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我真的很想照顾你…可你这不是高原地带贫瘠儿女,简直是…八十岁的老奶奶,不,也许八十岁老奶奶都比你跑得快”。冯菲看着桑宁腮帮子里塞满水咕噜噜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跑步的时候不要喝太多水,会岔气”冯菲看着她无止境的饮水有些担忧,本来体能就不好,再喝这么多水,怕是更跑不动了。

  “可我流汗啊…失去了水分就要补充水分嘛”桑宁置若罔闻,依旧像一只屯粮的松鼠般停不下来的喝着水。

  冯菲心中了然,她再跑的时候就会知道。

  果不其然。

  再一次踏上跑道的桑宁,还没挪动到半圈就岔了气。

  冯菲觉得自己要当个严格的教练,这一次,没有允许桑宁停下来。

  桑宁捂着肚子,强忍着小腹里翻江倒海的疼痛感。

  冯菲真是个恶魔!恶魔!

  一面吐槽一面龟速挪动,可小腹的疼痛并未有丝毫减轻,甚至于,桑宁觉得更痛了。

  眼前一黑,桑宁倒在跑道上。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她看见冯菲惊慌的脸,和迅速奔向自己的黑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