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归期似有期

第四章丶最长的旅途

归期似有期 郑锦仁 1916 2017-11-11 17:29:40

  电话里哭泣的声音揪着自己的心,对方每句话都掺杂着哽咽在电话内更本无法听清。

  山丘咖啡厅里大摆钟指针指向五点钟,刚好是这里现烤的寿司出炉的时候。三文鱼和沙拉酱配起来散发出浓香的口感。

  小余好久没哭过了,泪水掉进咖啡杯史迪仔的拉花被冲散。

  轻轻抬手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珠。她扬起头,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着实让凡看到的人心中都是一阵疼。

  “哥哥去伦敦不是上学,他……”

  听到她说到小杰,心被提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怎么了?”

  飞机稳稳落在地上,咕噜滑出去十几米门打开,空姐有礼貌的站在一旁。出了机场,小雨淅淅沥沥的往下滴。来之前匆忙没有准备雨伞。不过还好穿了外套。褐色的格子外套有几分英伦范,。

  路边行人来来往往,抬眼全是金发碧眼的人很不习惯。走到路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响。来之前向陈瑶请假被因为要做时装周专题而被拒绝。可……可小杰不能等了。私自定了去伦敦的机票没有和任何人说便乘上了飞机。此刻想必到了拍摄时间那边正在满世界的找自己。索性直接将手机里的电池扣出来。人生地不熟被司机带着兜了好大一个圈子未免有些愤怒。

  医院散发着浓郁的消毒水味,用蹩脚的英语问了前台的值班人员他住的病房。皮鞋的声音在整个十二楼大厅内回荡。偶然路过一家病房房门未关,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正坐在里面使劲的咳嗽,他的每一声咳嗽都够让人心底一颤。湿冷的气息透过走廊尽头那扇没有关的窗户扑面而来,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脚步停留在12-9号病房的门口。低头注意到病房门口洁白的墙壁上涂画着一只可爱的史迪仔!想必之前小余也来过吧。手指抵着门却没有推开的勇气。映入眼帘的那个人会不会像那个老人一样?犹豫了半分钟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蓝色条纹的病服在他身上大的像是罩了个床单在身上,他站在窗前,窗户没关风从窗户吹进来吹乱他蓬松细柔的短发。他的背影瘦弱到让人以为窗外的风会带走他。他转过身来清瘦的脸简直像个骷髅套了层人皮眼睛深陷在眼眶内皮肤白的几乎一丝血色都没有。衣服敞开领口漏出的明显的锁骨透着青色。自己被他的样子惊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五年,五年的重逢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湿冷的风吹进病房偶尔还带着几滴雨。他病恹恹的样子惹人讨厌。他说谎的样子更讨厌。自己走上前,话到嘴边还没开口一声清脆的“啪”回荡在整个楼层。

  力道不重可脸上还是一整火辣辣的疼痛,可这疼痛远不及烙印在心底伤痛的千分之一!头发甩在面前挡住湿红的眼眶。抬手拉过他刚刚甩在自己脸上的手拉到眼前,细细检查他的手掌有没有受伤。

  “阿戬,我让你帮我照顾好我妹妹你为什么没有。”

  他眼眶红的让人心疼。近在眼前的他让人很想就这样一把拥入怀中,可想了想还是算了。手指轻轻顺过他脸前凌乱的头发。无力辩解心底的疼痛像是带着腐蚀液体的藤蔓一点一点顺着心脏爬上去。

  衣领被他揪起,他冷冷目光投过来。心中的火焰灭了。被他冰冷的目光浇灭了。

  病房门关上的一刻,呆呆的望着空旷的走廊眼泪涌出眼眶。

  将电池安回手机。屏幕亮起,上面的文字有些乍眼。是陈瑶的消息,说巴黎时装周的主题有别人接替了,一周都不用去公司了。

  这几年还债也没攒下什么钱,银行卡里的数字不过是一张回去的机票钱罢了。可是还想再多停留几天,多看他几眼。

  在医院旁的商店买了盒泡面,蹲在医院旁的路灯杆下。雨水滴进泡面汤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也滴进泡面汤。乌云飘过头顶,偶尔有几个行人走过会问一句What's wrong with you?

  自己可能再也没有勇气走进那家医院,推开那扇病房的门,再也没有勇气看一眼那个弱不禁风的人了吧!

  行李箱的咕噜划过机场光洁的地面回程的机票捏在手里,回头望了望,其实不期待会有人此刻追过来可还是下意识的回头。果然……空荡荡的大厅目光扫过去一览无余,没有人追上来,没有看见那个憔悴的人……

  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有些不舍的踏过安检门……就在安检门发出“滴——”的声音的时候,原本踏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行李箱的拉杆在手中握出了热度,转身跑出机场。

  多少钱都没有办法换此刻自己想对他说的那句话……

  被手中的汗水浸湿捏的有些变形的机票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随着风飘向天空。

  没有打车的钱,就绕着之前司机绕路走的那条街原路跑回医院,气喘吁吁的冲进医院大门,旁边的护士投来诧异的目光。行李箱的咕噜在光洁的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响声,电梯在十二楼打开门,走廊地板上映出黑色的影子。风从走廊尽头的窗子吹进来,就在这一刻雨停了,晚霞穿透云层从窗户里撒进来,走廊被映照出一片橘黄。他屋子的门半掩着,一鼓作气走过去推开那扇门,晚霞将整个房间照出一片赤红色,风扬起窗帘透过光线可以看到空气中漂浮的尘埃。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心被提起,脑门上冒出细细的冷汗,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只是日常出去散步了吧。他不会有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