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将红颜

第二章劫后余生

将红颜 云上邪 3046 2017-11-11 17:44:52

  风是暖的,水是清的。

  牧童骑着黄牛悠闲自在在湖边游荡。

  一首牧童短笛,几声黄牛唤叫。

  远方几亩枯黄的稻谷弯着腰,农家人在收割秋来的喜悦。

  “百生,看水里。”

  牧童指着上流叫喊,草百生靠着大树,嘴里叼着长草顺着手指方向看去。

  碧绿的水流上飘着两个人。此刻已经被好心的农家打捞到岸边。

  “百生,鱼公都说他活了那么久都没见过外来人。我要去跟鱼公说去。”

  牧童跳着,天真的脸上笑得十分好看。

  草百生拾起旁边的树枝不轻不重敲了敲牧童的头。

  这里好久好久都没听说过有外人来了,四处是断崖,没有出与进的地方,那,是怎么来的?

  是天上掉下来的?

  草百生带着疑惑走去,此刻村里的人正指指点点把两人围起来。

  一男一女,男的身上有伤,女的嘴唇乌黑。

  不过似乎没死透。

  “百生,救救他们。”

  牧童天真拉着草百生的袖子。

  草百生皱皱眉头。

  鱼公不喜欢外来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救了这两人说不定又是一臭骂。

  可医术学了不就是救人的吗?

  绝境谷向来没有外人入。听村里老一辈说,祖上为了躲避灾难,带着村子里的老老少少躲在绝境谷。

  一晃就是四百年。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外面的人。忽然充满了好奇的新鲜感。

  外面的世界如何?是否真的像鱼公说的险恶?

  草百生看着睡在竹床上的一男一女。

  男的被羽箭穿胸,胸口上还有些余毒。

  女的…。除了中毒似乎有点不清楚身体到底哪里有伤。

  刚刚小妹儿来给她换衣服,只听说背上有道结痂的疤痕。

  不过这女的长的倒是十分好看。

  比绝境谷里任何一个女子都好看。

  他点起酒灯,用长针扎在二人胸口,头与喉咙处。

  “青山,取点还魂草来熏一熏。”

  草点燃之后不时弥漫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小青山捂着嘴跑出去。

  这烟味太冲,一般人还真是受不了。

  草百生捂着口鼻,耐着性子等着。!

  两人还在昏迷中,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二人的造化了。

  他抽出两人插在喉咙处的针。

  耐心观察着。

  一口水从嘴里呛出。

  伍开书猛然坐起身来。满屋子的烟熏得很,只有不停的咳嗽。

  他捂着胸口疼的地方,忽然想起了什么东西。四处张望着。

  她还在。

  就在旁边躺着。

  心里一惊一喜。

  而她旁边站着的男子却开心不起来。

  “你是活了,她却…。”

  看着落如碧玉的佳人。草百生叹口气。无奈摇摇头。

  伍开书心里一紧。酿酿苍苍走到未央生跟前。

  那么安静。

  在这么大的烟里依旧那么安静。

  脑里还存在着她跳崖前的那句保重,没想到自己活了,她却走了。

  他拉着她的手,似乎不甘心。

  “你救救她。求你救救她。”

  伍开书盯着眼前的男子,声色无比凄凉。

  草百生叹口气,又摇摇头。

  “不会的,她不会这样死的。”

  伍开书扶起未央生,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她。

  他背着未央生,没走几步两人都摔倒在地。

  “都怪我,怪我连累了你。”

  他垂着头,抱着地上的女子。眼里渐渐湿润起来。

  多好的一个女子,就这样没了。

  还是因为救他,在这个世上香消玉殒。

  他拔去插在她眉心的长针,流出股黑血来。

  他也将就着用袖子擦去眉头上的血迹。无限伤感着。

  如此大仁大义,知恩报恩的女子,怎会如此短命?

  在一旁的草百生看到这般模样倒是一喜,连忙拔出剩余的针。

  黑的,是黑的。

  那说明毒素出来了。

  他从怀里拿出个铁盒子,打开后在未央生鼻前来来去去。

  浓郁的刺鼻味重复来了几次后,一口黑血从嘴里吐出来。

  “活了。”

  两人相视一眼,只见未央生缓缓睁开眼,看了一眼二人,又沉沉睡去。

  “好了,活是活了,可毒还未清。”

  草百生收起铁盒子。给这姑娘把脉。

  这口血淤在胸口,刚刚吐出来就是活过来了,如果余毒不清,依旧会死。

  可这姑娘此刻身子骨弱,太强的药只怕逼出毒,也会让她命丧黄泉。

  伍开书将未央生放在床上,小心翼翼替她褥褥被子。

  草百生将门窗打开。小青山迫不及待的冲进来看那两人。

  “百生,百生,怎么那个人还睡着。”

  小青山天真无邪,不知道刚刚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那女子中了毒,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毒。

  在绝境谷里,没有外面的打打杀杀,没有人心叵测。

  这里,一切都是美好的。

  草百生盯着他摇摇头,小青山乖乖的出去了。

  草百生替床上之人又扎了几针。这身医术是族上传下来的,等他老了之后,还要收几个弟子。以免这医术失传。

  伍开书皱皱眉头,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平阳郡是否还在大周军驻之下。

  要是失守,又该如何?

  这里又是哪里?为何从断崖跳下来之后会来到这里?

  最幸运的还是,这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都没死。

  他努力回忆,在云端的开头,唯一能感受到的是未央生的温度,还是风在耳边的狂吼。

  “敢问恩公贵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伍开书双手做揖,行了个礼。

  草百生抬起头,打量着这个男子。

  五官端正,眉宇间带着英气,身体上新伤旧伤无数,八成是个军人。

  可他们又是怎么到这里的?

  绝境谷四面环山,没有出入口。

  莫非,还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叫草百生,这里是绝境谷。请教阁下贵姓,为何来到此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唐朝前期到现在,聊个不停。

  最后还是聊到了未央生。

  二人看看未央生,此刻已经有了血色,嘴唇也不再乌黑。

  关于她的事,一直没机会听说,也无从所说。

  伍开书与草百生各怀心事。

  怕,怕开阳郡失守。

  怕,怕鱼公降罪。

  村里来了外人,这个消息对于绝境谷来说真是稀奇的很。

  大家纷纷围在草百生家门口,等着见一见外面的人长的到底什么模样。

  “鱼公来了。”

  不知谁如此唤了一句,人人都转过头看。

  一头银发的鱼公不紧不慢朝草百生的屋子来。

  大家纷纷让开条路,生怕惹得鱼公不高兴。

  鱼公是绝境谷里辈分最高,见识最广,地位最高的人。

  村民钦敬他,更怕他。

  “鱼公。”

  村民都恭敬的叫他一句鱼公。

  只是今天他不作答应。也没了往常的和蔼。倒是多了几分冷冽与严肃。

  村里四百年都未来过外人,也没人从绝境谷出去过。

  村民在背后窃窃私语。

  能让鱼公生气的不是来了外人,而是草百生救了那两个外人。

  不许救绝境谷之外的人。这是绝境谷老早便定下的规矩。

  “百生,鱼公来了。”

  小青山推开门,慌慌张张的跑到草百生跟前。

  眼里的焦虑让人感觉得到,来者不善。

  草百生皱皱眉,随后站起身。

  坏了绝境谷里的规矩,惩罚是免不了了。

  “伍公子,在下先失陪下。”

  他轻轻一揖,礼貌不失风雅。

  此刻的鱼公已坐在大厅中,见到草百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目光精锐。

  一直信任,一直教导,一直视为心中骄傲的

  徒弟,竟然破坏了四百年没人敢破坏的规矩。还是翅膀硬了,已经不拿自己当回事?

  “鱼公。”

  草百生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目光相对,二人不语,也不躲。

  只是这般静静看着。

  “鱼公。”

  小青山扯扯老人的衣袖。

  这样的鱼公固然可怕,可这样的百生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村里的人都不敢与生气着的鱼公对视,一向知书达礼的草百生也不会这般公然顶撞鱼公的威严。

  空气忽然安静的可怕。

  鱼公精锐的目光烔烔闪烁,脸上布满岁月的痕迹。

  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男子,不知何时开始变得不大一样。

  像,实在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忽而,他的目光从如火般耀眼,瞬间又仿如在火苗上盖了一层雪花。忽明忽暗起来。

  他一向从不承认自己老了,

  可如今看到草百生这模样,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

  也许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命运怎样安排,凡人又能左右得了多少?

  “百生…,照顾好你的病人罢了。”

  鱼公拂拂衣袖,扬长而去。

  “百生,鱼公这是怎么了?”

  小青山一愣一愣,刚刚来的时候鱼公明明是很生气的,为何两人相视了会,就这般走了?

  还有百生。

  他向来都知书达礼,视师如父,从不会这般。

  只是今天为何这样?

  他不懂大人的世界这般复杂。

  草百生没有理会小青山。

  他看着鱼公离去的背影,心里纵然不是滋味,却也无可奈何。

  成长,是一扇敢于反对的门。

  只有懂自己,才能真正认知自己。超越自己。

  况且,还有好多未知的事等着他去揭秘。

  草百生忽然看向小青山。

  就如同当年,鱼公看自己那般。

  “小青山,长大后你就会懂为何。”

  他摸摸小青山的头。眼里满是犹豫,惆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