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恐怖惊悚 地判天道

第十三章群魔乱梦

地判天道 奥赛君海儿 2453 2018-04-03 17:49:35

  群魔乱梦

  喂,最近你们听说了没有?什么呀?神神秘秘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姜丰在吊着大家的胃口在餐桌旁装神秘。姜丰继续说,我可听说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儿,很多人最近都会做一些关于僵尸的噩梦,不知道你们之中有没有人经常做关于僵尸的噩梦呢?同桌的三男俩女默默不语,这个事儿也不算是什么重大的新闻了,毕竟,已经有一些风声传到了这座城市,只是大家不相信罢了。黄头发男子说,得了吧,不就是最近僵尸电影看多了吗,要不怎么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白裙子女子用脚踢了踢黄头发男子,开口问,这不算是新闻,你继续往下说。姜丰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凹凸有致的白裙女子,白裙女子叫馨然是县里少有的美女,估计在见过了市面的黄头发小子眼睛里也不算是个尤物吧。馨然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修长的美腿雪白有光泽,一米七多的身高,不到九十斤的体重,胸前的肉肉估计也会有二斤多一个,在加上长发披肩,怎么看都像是邻家小女孩的气质。姜丰舔了舔嘴唇,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看馨然诱惑的胸脯肉,继续开口低声的说到。我听说呀,已经有好多个人死亡了,只是没有公布出来罢了,据说他们之前都看过心里医生,都说做过奇怪的僵尸梦,结果就莫名其妙的死去了,而且呀,都说是内伤致命,表皮肤都发黑,表面没有一点的伤痕。馨然想着最近一直在做的僵尸梦,感觉后背有一点的冰凉。旁边的卷毛女子推了推姜丰,开口骂道,你看你,不吃饭光讲鬼故事给我家然然,去死吧你。姜丰看着身边的卷毛美女不仅又咽了一口口水,而且感觉有什么东西膨胀的感觉,卷发美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袒胸露乳,那裙子只是为了遮蔽内裤而存在着,丰满的臀部,加上修长的细手,也算是绝色的妖女了吧。

  馨然最近的僵尸梦并不是她看什么僵尸电影,而且在一次天黑回家的路上,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自己又不敢回头,只是加快了脚步行走,毕竟路上的行人有这么多,自己住的地方又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而且人流量还比较巨大,只是心慌的感觉缠绕着她,让她久久不能平静心绪。

  最近的梦也只是可怕罢了,在梦中,馨然开始时不停地在梦中奔跑,不停地寻找可以躲避僵尸的房子及物体,到后来,馨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对付那些普通一点的僵尸,馨然在梦里和那些血肉模糊的僵尸战斗着,只是最可怕的不是僵尸,而且算计馨然的朋友们,馨然是女孩也是有英雄情怀的女孩,在几次拯救被困人类时,才发现自己被同人算计了,自己也在梦中被僵尸咬伤了,只是意识还清醒,不过在咬伤之后馨然身体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身边的僵尸已经不再大规模的攻击她,只是有一些少部分僵尸在她周围晃悠,感觉馨然和他们似乎不一样,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馨然在梦中变成了僵尸后,在血肉模糊的世界中继续战斗着,只是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们,只是这些人们怕馨然怕馨然会咬伤她们,毕竟馨然是个僵尸,即使拯救再多的人类,她也是个僵尸。

  这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馨然在梦中发现的秘密,这个世界根本不真的存在僵尸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让他们变成了僵尸,变成僵尸有几个特点,就是不容易死去,要比普通人的肉体更加结实,只是头脑变得简单,看到任何异类就会攻击,只是被普通僵尸咬死的人类无法再变成僵尸,只有特殊的僵尸才可以把人类变成僵尸,这个秘密地方馨然打听出来了,只是馨然过去后,才发现那其实又是一个更大的圈套,这个圈套中,真正的黑手并没有现身,只是手下的一些正常人把馨然关了起来,没有对馨然做任何的解释与攻击,只是囚禁馨然。

  在梦中的馨然很无助,希望有机会逃离囚笼,只是她逃离后又会发现任然有另外的一个圈套在等着她,她只是其中的一个棋子,无法真正的获得所谓的自由,馨然在梦中变得更加的沉默更加的无情起来,只是自己不死,逃跑是馨然唯一认为做的对的事情,不再去管其他人,把自己装在套装里,一次又一次的逃离被僵尸污染的世界中,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好像是新牢笼和旧牢笼的区别罢了。

  馨然,你怎么了,怎么发呆呢。没,没有,我在想事情。卷发女子站起身拉着馨然起身二话不说,离开了餐桌。

  在路上卷发女子陪着馨然在路边走着。馨然开口说,萌萌,你是不是喜欢黄毛。萌萌就是卷发女子,黄毛是黄头发男子的外号。馨然,你怎么了,怎么这样问我呢。萌萌,你喜欢他是不是,黄毛的家庭确实不错,不过,我们都是过去式了,在你走进他的车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过去式的了,小时候的黄毛只是头上有一点黄头发,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后来他变了,他家里也许是有钱有势了一些吧,包括阿姨他们也开始变化了,萌萌,你可以喜欢他,但是决不要爱他,他们家里最近几年干的事情并不光彩,你不能让自己走进黑路中,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希望你理解我话里的意思。萌萌,恩了一声,馨然坐出租车走了。萌萌看了看手机镜子中自己刚刚整了型的脸蛋,微微的露出了笑容。同时,在出租车中的馨然也拿出手机看了看自己刚刚整了的胸部也嘴角上扬。

  餐厅中,三个男子似乎喝多了一些,各自搀扶着往外走,嘴里都是淫秽的言语。姜丰说着各种黄色笑话,羡慕的拍了拍黄毛的肩膀,夸他阅女无数。姜丰说,走吧,一起去按摩怎么样,你黄毛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不去我们俩可去了。黄毛笑着说,要走一起走,我也不嫌多。

  在昏暗的灯光下,三人来到了按摩房中,红灯下的按摩女郎显得格外的妖娆,按摩女看着各自的客户流口水,这里的按摩女是在后房的,穿着比基尼装,在商量好价钱之后,各自带着按摩女走入了房间,他们是包夜,各自打了招呼后,说了声,明天见,一句明天见却发现明天就再也不见了。

  在梦中的三人相遇了,他们各自聊着天,说着各自的按摩女郎有多么的性感,自己在她们身上发泄的次数已经赶上了七次狼了,三人任然没有发现前方在混乱之中的僵尸们,僵尸在慢慢的逼近,只是三个男子,其实早已经血肉模糊,肚子里的东西空空如也,只是他们在谈论似乎并不知道他们自己的身体变化罢了,迷迷糊糊的三人,一个是姜丰一个是黄毛,一个是不知名的男子。

  街边的发廊又在继续营业着,不过似乎不远处的按摩店的铁门内大锁似乎已经生锈了很久很久了,只是那看起来破烂不堪的红灯还在摇曳着。

奥赛君海儿

看透越不想看透,折磨人的不是人而且自己最宝贵的身体。珍惜生命,请远离不健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