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谁言瑜锦绣

铲草就要除根

谁言瑜锦绣 吾雅 1479 2018-03-26 19:24:29

  “元真子是你师傅?”“当然,老头儿让我下山助炎皇重新统一天下。”“你说的都是真的?”白瑾瑜凝视着他。“句句是真,其实我也是无奈才出此下策,要是直接面见炎皇,能见我是天方夜谭,我看你周身气度知道你非寻常公子,怎么也是三品以上的官,没想到误打误撞,让我遇上了当朝丞相,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苏言拖着下腮笑着说。“你还会看人?”“那当然,师傅教的就是为官之道,看人只是皮毛。”“呵呵,你倒是不谦虚。”白瑾瑜虽有笑声脸上却没有半分颜色,“那你倒是说说,我会带你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见皇上吗?”“这个吗?我想你会的。”“哦?为何?”“因为你已经调查过我了,我想你的人一无所获吧?你需要知道我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有领我见到炎皇才能知道,而且吗?”苏言狡猾一笑“你的毒可还没解,我就不信你不要命!”白瑾瑜轻牵嘴角,“你看人那么准难道不知我会解毒吗?我是没查出你的底细,不过,我既然查不到你的身份,那也没必要再麻烦皇上不如将你……”白瑾瑜说着将手放在脖子上一划。苏言身子一颤,“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动不动喊打喊杀,真是,跟你说了还不信我,你自己暗卫无能难道赖我不成,你到底带不带我见炎皇。”“带不带就要看我心情了,你没有资格质问,既然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白瑾瑜话中还带着几分慵懒,似乎是倦了。苏言听了这话只好放低语气“好好好,世上人人都称炎国玉相温润如玉,我看你真是人如其名。”可心里却骂着好你个白瑾瑜,男生女相的伪君子,恶毒!苏言想着脸上更是陪着三分笑意说道“仁义贤德的相国大人不知可否让我面见炎帝呢?”“炎帝岂是你说见就见的,等着吧,等你还了我钱我就考虑一下,我看管家给你换的小厮装束就很合身,你就当几天下人还债吧。”“你说什么当你小厮?”苏言话还没说完就对门外管家说“管家,带他去下人房,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府上下人了,我也乏了,带他下去吧。”“是,老奴遵命。”“你……白瑾瑜,够了啊,你就差几两银子了!”“还不带他下去。”“是”管家忙拽苏言“喂!喂!别拽我,我自己走。”苏言随管家来到下人房,“这屋子里没有人,你就住这里吧,其它都住满了,明天就去相爷房里伺候相爷起居,相爷虽一向体恤下人,但也要谨言慎行知道吗?”“知道了管家。”“好,那你早点休息。”管家走后,苏言躺在床上“师傅那老头儿真是够了,让我一个女子辅佐帝君,我虽是捡的也不用这么随意吧,唉,今后的路越来越难,不知道白瑾瑜能不能带我见炎皇,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而另一边相府书房,漆黑房间里寂静无声却有两个人,一个长身玉立,另一个单膝跪地,“查到了吗?”暗卫挫败摇头“家主,并没有查到这人任何来历。”“再探。”“是。”说完,暗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看来天要变了呵。”屋内只闻这一声轻语便又归于平静。竖日,朝堂上吵的不可开交,“皇上,尚书大人公子仗着有一个尚书父亲和宫中有一个得了盛宠的姐姐竟强抢民女,人家不从,就聚众殴打百姓致死,这样行为实在天怒人怨不堪为人,令圣上蒙羞啊!如不严惩实在不足以平民怨啊,皇上。”“竟有此等事,吏部侍郎,可有此事。”“回皇上,臣,臣从未有耳闻,待臣回去好好查查。”“查?尚书大人你可知此事啊?”柳葵槐听到此以是三魂去了七魄,忙跪下请罪,“臣,有罪,臣教子无方,还请皇上恕罪。”炎皇头轻抬看向柳葵槐,眼眸中暗潮汹涌却又归于平静,嘴角微弯,“爱卿,朕自然是信你的了,好了起来吧,朕相信不过是一场误会,这样吧,就玉相替朕查明真相吧!”“臣遵旨。”下朝后白瑾瑜就被叫到御书房,“微臣觉得时机成熟,可以行事了。”“好,记住朕只要斩草除根,下去吧。”白瑾瑜心中一动“是,微臣告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