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古城赋

第三十三章 斩日刀的诞生

古城赋 鸢苑苑 3111 2017-12-07 18:00:00

  然而,从纥梦蝶浴火而生后,仇维山的日月,从此开始失常,再也没有白天。永无止境的黑夜,笼罩在那片天幕之上。

  整整一年,身为族长的纥久仁,召集各方长老,苦苦寻找如何能重见阳光,如何把太阳再次带回仇维的方法,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

  眼见能吃的食物越来越少,族人食不果腹,纥久仁越来越焦虑。

  没想到这一切,却终止在第二年寒冬的某一天。

  记得那日又是细雨纷飞,纥久仁的夫人尚雪春,一如往常的坐在房中。自从一年前生完那一胎之后,她就开始闭门不出。记忆也不知为何一直模模糊糊,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只记得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叫纥梦蝶。

  但是为什么对这个女儿,她没有丝毫怜爱的感觉,也没有抱过她一次。纥梦蝶真的是她的女儿吗?

  “哎,瞧瞧,又在房里吧,都这么久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门外忽然传来一声低语,然后有什么放在了尚雪春的门前。

  “可不是,每天都不出门,非得让我们把饭菜送到门口。”

  “你小声一点,被她听到了怎么办?”

  “不会的,现在这个时辰,她应该在睡觉呢!听不见。”

  “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出生就死了,捡回来个天煞孤星养着,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谁说不是呢,听说咱们仇维族落到现在这步田地,都是拜那个女孩所赐!”

  “还有人说,就是这个女孩克死了她的女儿,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随着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房里的人猛地拉开门,脚尖不小心踢倒送来的饭菜上,滚烫的汤汁洒出几滴,浸湿了她的裙裾,她却恍然不知。

  “不是...我的...女儿?纥梦蝶不是我的女儿?纥梦蝶不是我的女儿?纥梦蝶不是我的女儿!!!”

  就这样神情恍惚的在原地站了很久,尚雪春突然俯身,端起地上的托盘,一言不发的进了房内。

  门,在她苍白的指尖下,缓缓闭合。

  几个时辰之后,已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纥奚延背着一岁的纥梦蝶,蹦蹦跳跳的从那条寸草不生的小路上回来了。那时他手中拿着刚编好的草蚱蜢,回头逗弄着才长出几颗乳牙的妹妹。

  “咯咯咯”,蚱蜢须游动在纥梦蝶白嫩的脸颊,惹得她咯咯笑起来。

  “延儿!”

  突然,一声不轻不缓的呼唤,从不远处的竹屋幽幽传来。尚雪春不知何时已换上一袭白衣,站在高高的竹楼上,朝纥奚延招着手。

  他有些错愕,过去的一年里,母亲未曾踏出过房门一步,不论谁劝都没有用。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的出来了?而且还穿着这种素净的白衣,连一朵纹花都没有,如同丧服一样。

  “娘?怎么了?”

  “来,到娘这儿来。”尚雪春温柔的扬起嘴角。

  然而在她那浑浊的双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她静静的在原地,用青筋暴起的手,向纥奚延一下一下摇晃着。

  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感受过母亲的关怀。纥奚延喜出望外,忙背着妹妹奔上了竹楼。当他气喘吁吁的停在尚雪春面前时,她从袖中拿出一颗红色的丸子。

  “延儿背着妹妹,累了吧?把妹妹给我吧。”

  话音未落,尚雪春的手就要往纥梦蝶伸去。

  却被纥奚延情不自禁的躲了过去,他惊恐的后退几步,盯着那棵血红的丸子,疑惑不解的问:“这...这是什么呀?”

  “这个啊?这是娘给妹妹准备的好吃的,过来,让娘喂她吃下去。”尚雪春眉头一皱,见他戒备的模样,渐渐开始显露出几分不耐。

  “可是这么大的丸子,会把小蝶噎着的,不然给我吃吧?”

  “混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尚雪春面色剧变,狠狠打了纥奚延一巴掌。

  只见他白皙的脸庞,顿时出现了五道掌印。面对这措不及防的呵斥,纥奚延更加不安起来,捂着自己的脸,又往后退了几步,离尚雪春的距离越发远了些。

  “娘,延儿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你要生气?”

  “你!”她欲言又止,看着纥奚延小心翼翼的模样,竟红了眼眶。许久,才带着安抚的笑道:“不是的哦,延儿没做错什么,娘也没有生气。娘只是想抱抱妹妹而已,乖,把她给我。”

  然后朝纥奚延伸出两只手,那个他渴望已久的怀抱,却让纥奚延不敢再去触碰。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她的温暖,只有难以言喻的阴翳和寒冷?

  久久的沉默过后,他不仅没有把纥梦蝶交给尚雪春,反而再一次后退了一步,眼看步子已到楼梯边缘。

  尚雪春最后一丝耐心也被彻底磨灭。突然失去了理智,朝纥奚延冲过去,指尖毫不犹豫抓向背后纥梦蝶。

  他惊恐万分,匆匆躲开,却还是晚了一步。尚雪春的指甲,已深深划过纥梦蝶的额头,几道醒目的血痕,立即浮现在她白嫩的皮肤上。伴随“哇”的一声,纥梦蝶稚嫩的哭声响彻天地。

  “我都说了,叫你把她给我!”

  哭声似乎刺激到了尚雪春,她疯狂的扑向纥奚延,手中的红色药丸不断逼近。

  逼得纥奚延不得不背着妹妹四处逃窜,恐惧占据了他小小的脸庞。他不知道母亲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非要抢走妹妹?为什么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为什么要给她吃那颗红色东西?

  “娘?娘你怎么了?”他带着哭腔的问。

  谁知,鞋子却不小心绊到了竹排里。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上,背上的纥梦蝶被突如其来的摔倒所惊动,哭声变得更大起来。

  他还来不及爬起来,就感觉背后吹过一阵冷风。

  回头时,才看见尚雪春已近在身前。她没再想继续把红色药丸,送进纥梦蝶的嘴里。反而扬手将丸子扔到空中,从怀中猛地抽出一把刀。

  “果然还是这种方法比较好。”

  那柄血封喉的短刀,正对着纥奚延背上的纥梦蝶。在昏暗的烛光中,刀身反射而来一道刺眼的白光。纥奚延大惊失色,用尽全力往前爬去,想逃出尚雪春的束缚,却被她的另一只手紧紧擒住了一只脚。

  “不要乱动,延儿,娘不想伤害你。娘只是把这个灾星,这个杀了你亲生妹妹的凶手——”

  “你在说什么啊!娘,她才是我妹妹,她就是我妹妹!不要!不要!”

  “让娘来为你妹妹报仇!”

  尚雪春话音落下之刻,手中的短刀也相伴而下。

  眼看就要朝纥梦蝶的心脏一刀刺去,千钧一发之际,纥奚延突然转身,把纥梦蝶的往自己怀中推去。刀锋,猛地刺进了他的左臂。

  鲜血飞溅而出。

  时间却在瞬间定格。

  他左臂里的血,就停留在半空之中,连每一滴凝固的血珠都清晰可见。

  两个人望着这一幕,不敢置信的呆在原地。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血会以如此怪异的方式冻结在空中?

  甚至来不及感受疼痛,那凝固的血,忽地疯狂卷起尚雪春手中的刀,往天空一冲而去。转瞬之间,那把刀竟被血珠腐蚀成粉末,从空中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血珠没有停止变幻,开始在空中翻滚奔腾。好像有只隐形的大手,在用这些血塑造着什么。

  慢慢的,慢慢的,隐约可见一把长刀的形状,出现在无月无星的天空下。刀最终成型的那一刻,万丈红光爆发而出!四周所有花草树木,都被刀光释放的气流烧成灰烬。

  顷刻间,许久不见阳光的仇维山,恍如升起了一轮红日。

  只是那轮红日,只有亮光,没有温度。

  就在那耀眼的光芒中,一柄长刀横空临世。只见刀柄绯红通透,晶莹的刀身里,涌动着一股无法忽视的气流。就像无穷无尽的力量,被囚禁在这把刀中,等待着谁来解开禁锢。

  “拿起它!”

  “拿起它!”

  耳边不知何时响起一声声低语,催促着纥奚延朝长刀靠近。他的双腿,不受控制的走向那把刀,竟连纥梦蝶都忘在原地。

  最后他慢慢抬起一只手。像被这只手召唤,长刀一点点移动,最终轻轻滑入了他的掌心。本来不可一世的神刀,在纥奚延手中却如乖顺的孩子,刀中的气流也没再焦躁不安的滚动,倒是渐渐恢复平静。

  而这把刀,就是后来闻名天下的神刀斩日。

  就在斩日刀落入纥奚延手中的霎那,身后的纥梦蝶再一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这一次,她的声音像把尖刀,刺入他们的耳膜。

  随后一阵巨大的飙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吹得纥奚延几乎睁不开双眼。他惊慌失措的回头,看见尚雪春已经丧心病狂,双手狠狠掐住了纥梦蝶的脖子!她的小脸涨得通红,呼吸越来越紧促,哭声也越来越薄弱。

  “娘!不要!快放手,不要伤害小蝶!”

  纥奚延猛地奔了过去,想阻止尚雪春。脚下的大地,却猛地剧烈晃了晃!

  紧接着,无数裂痕从地底往上蔓延。仇维山每一寸土地,开始不可遏制的崩裂!乱石遍布的地面,像被人切割成无数块,土砾霎时纷纷坠落。

  “延儿!”

  与此同时,不远处突然传来纥久仁焦急的呼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