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之城,云之巅

第二十八章 言家旧冤

天之城,云之巅 易筱颜 6469 2018-12-07 15:52:12

  “言问怎么样了?”叶江南后白燕西等人到傲雪小筑。

  “半死不活。武功废了,手脚也废了。这回是真的离不开轮椅了。”悦百草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

  “也好勉得他再去到处兴风作浪。那个是曼莎吗?为什么蒙面?你们把她毁容了?”

  “她是因为恐惧才这样的。她一切正常,坐在那里发呆很久了。等言问的事情弄清楚了,在想想怎么处理这两人。这个言问还是很不好对付,你要不去试试?”看悦百草问叶江南的这个问题,大概也能猜到言问目前就是要命一条的状态,叶江南摇头:“我不用了吧。但是有件东西可能他会有兴趣,这半本锐金之力的秘籍就是我从叶家堡带出来的。”

  “思慕你去把言问推出来。思慕,思慕。”白燕西换回思慕也不知飘到哪里去的魂魄,思慕做了个鬼脸:“好的。”

  言问一滩烂泥一般不言不语,在场的人也没有一定要他开口,叶江南给了他半本锐金之力:“从叶展那里拿来的,是你言家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费劲心机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言问想要伸手去拿却根本拿不起:“呵呵呵呵。”

  “本来呢你不至于形同废人的,可是你的主人给你服用了血魔丸,看似增强了你的功力,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可惜就算华佗在世也无能为力。”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要叶展身败名裂,只要叶家堡一败涂地我觉得值得,呵呵呵呵。”

  “你错了,叶家堡还是叶家堡,你造成的波澜还不至于掀翻叶家堡,叶春箬已经成功的嫁入乔家了。你和她一样,是弃子。”白燕西指着发呆的曼莎很是不屑。

  “主人对我的承诺早晚会兑现的。”

  “你不过是个工具,只有在他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才需要用协议和承诺捆绑,如今你早就失去利用价值。他没有理由为了你,公然和叶家堡为敌,和五大家族为敌。”面对白燕西的咄咄逼人言问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我到底还是失败了,但是我相信叶展也苟延残喘不了多久了。主人一定会帮我报仇的一定会。”

  叶江南终于明白言问这块骨头不是一般的难啃:“你也算忠心耿耿了,既然关于你的主人你不想说,但是言家和叶家的恩怨总可以说吧。还有那个关于你们言家和无字天碑的传说。”

  “言家和无字天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是叶展为了斩草除根,胡乱编的谎言。言家的绝学锐金之力是门绝世武学,当年我父亲在幕山之巅以锐金之力力压群雄,叶望便生了觊觎之心。几次三番献媚终于和家父成了朋友,当年家父家母成婚,叶望、叶展两人前来祝贺,叶望巧语花言私通家父的堂妹言娇娇。从她口中窥探言家机密。后来又借叶展妻子和我母亲怀孕的契机说要联姻,还留下叶家堡只传当家主母的碧玉簪作为信物,家父为人宅心仁厚,在言娇娇的挑唆下将《锐金之力》的秘籍放于天玑盒中作为信物交于叶展收藏。约定双方腹内孩儿年满16便拿着信物,若是一男一女结成夫妻,若是同性结为兄弟或姐妹。家父家母都是忠厚正直的人,认为天玑盒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只要钥匙在自己手上,将家传秘籍交于叶展是稳妥的,再加上相信叶家堡的信誉和叶展的为人所以对他们并无防备。谁知叶望、叶展二人得了秘籍后便指示言娇娇盗取钥匙不成,在我母亲分娩之日要挟家父交出钥匙,家父无奈只得交出钥匙。母亲受了惊吓诞下我便撒手人寰了。父亲从此一蹶不振,言家也渐渐败落,可叶望和叶展依旧不死心,在江湖上编造谣言,说言家藏有无字天碑,从此江湖中人对言家的骚扰在没停止过。父亲受到打击又疲于应付,终于在我9岁那年,言家被灭门,父亲死前交代我无论如何要将《锐金之力》拿回来。这么多年我韬光养晦为的就是今天,揭穿叶展的真面目,只可惜不能手刃仇人。白燕西,巫雅白家也是被五大家族,被所谓的武林正道灭门的,为什么你要帮叶展,难道血海深仇你都忘记了吗?御剑山庄说一句冤枉了巫雅白家,你就算了吗?”

  “巫雅白家的血海深仇我一定会报,那上官郁呢?御剑山庄呢?”白燕西的这个明知故问中包含了很多意思。

  “上官郁,我不认识上官郁。那个和上官郁一起搅得整个武林天翻地覆的人不是我,不过那个人重创了五大家族,也算大快人心,所以替他背这个黑锅我倒也心甘情愿。呵呵呵呵呵。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你们怎么想,当年假言问出现的时候,我正在悬空老人处学艺。我家破人亡后便带着父亲的手谕找到了父亲的故交悬空老人,在岁仙湖住了13年。”

  “你说你不认识上官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既然你一心想着报仇,为什么现在才行动?”

  “你们怎么想是你们的事情,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且四年前的我根本没有可能让上官郁对我一见倾心。言娇娇给我吃了孔雀胆,若不是父亲用一生的修为护住我的心脉我根本活不下了。后来悬空老人虽然解了我的毒,但是我身体却羸弱不堪,根本离不开岁仙湖。要不是两年前遇上主人,我还是那个寸步难行的病秧子,根本谈不上报仇雪恨。所以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背叛主人的。”言问看着曼莎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我和她不一样,主人对我恩同再造。就算是弃子,我也心甘情愿。我今天累了,要休息,还有什么想问的明天再问吧,除了关于主人的事,其他的如果我心情好,我都会告诉你们的特别是关于叶家堡的丑事。你叫思慕对吧,推我回去。”言问的态度和语气让思慕很不不愉快:“有本事你自己回去,我没空理会你。”

  “疾风你把他推回去,安排人送他回岁仙湖,交给悬空老人。”白燕西走到言问面前饶有深意:“我相信你的主人,会去找你的。”

  “言问这块肉看来我们暂时消化不了了。我对这个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悦百草最近总是想起悦无涯临死前的那句话,你所见到的不过是黑暗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致远方丈约我们去鬼域汇合,洛云端死了。武林谱失踪了。”悦百草方才接到冬青从鬼域发来的飞鸽传书。

  “洛云端死了,凶手是谁?”墨少渊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现在整个七星楼都在找你,洛云端闭关期间只见过你,然后死了,死在御风掌之下。”

  “江湖上能使御风掌的不是只有我一人,七星楼不会认为是我杀了洛云端吧?”

  “七星楼的人就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七星楼由楚天祥暂管,发了七星绝杀令要找出你这个赏金猎人,为洛云端报仇。”

  “不对啊,就算洛云端死了七星楼也轮不到楚天祥说话,洛苍暮呢?他才是洛云端的养子,七星楼少主啊。”这个洛苍暮也算思慕的裙下臣,若是他掌事,以思慕和他的交情,事情绝对还有回旋的余地。

  夜雪见无奈摇头:“冬青信中说,洛苍暮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目前七星楼找不到少主,只好先由大师兄出来主事,这个楚天祥我一直不太喜欢,颇有城府。之前有打过几次交道。洛云端闭关期间你去见他,他可有和你说过些什么?”

  “没说什么?我问过他关于廖云汉的事,他只是说目前还有些事在困扰他,约了一个月后再见,没想到就死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七星楼就凭御风掌认定我杀人,既然致远方丈约了我们在鬼域见,那么他应该知道些什么,还是去鬼域再说。只是我大概得乔庄一下,不然这一路上麻烦不断。”

  “这件事交给我。休息一晚明天就出发。我要去置办点行头了看来。”

  “思慕需要什么你告诉断情让他去办,我有些事情和你单独谈。”白燕西这几日发现思慕有些异常,应该和钟凡音多少有点关系觉得有必要和她谈谈。

  “找我谈什么公子?”思慕跟着白燕西行至碧叶榭。

  白燕西知道思慕的脾气也不绕弯子:“钟凡音可是和你说了什么让你困惑。”

  “公子你怎么知道?”

  “你这几日常常心不在焉,想不想和我说说?”

  思慕点燃炭火放上铁壶:“钟凡音给了我这个。”思慕手中的玉琵琶乃是八音门的宝物。

  “你收下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愿意和他一起走进八音门呢?”走进八音门说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谈何容易白燕西心里开始担心思慕未来脚下的路布满荆棘。

  “不是,我很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我只是在想怎么样把这个东西合理的还给他,我不想伤害他,但是八音门是一个我无法企及的地方。当时他太激动,我又很混乱,没办法才收下的。”思慕的回答很坚定。

  “你真的想好了,如果还了玉琵琶那就是彻底的拒绝了他。”

  “我已经想好了。”

  白燕西替思慕斟茶:“如果你想好了把玉琵琶给我吧,我帮你还。但是不能后悔。”

  思慕抚摸着玉琵琶想起钟凡音那张干净的脸:“谢谢公子。我不后悔。”

  玉琵琶的小插曲没有影响他们去鬼域的行程,墨少渊被装扮成西胡的商人混迹人群。玄雷一早就派人在酆都城外接应。这一路倒也平安,只是七星绝杀令在江湖上依然弄得人心惶惶。玄雷治理下的鬼域平安的度过了鬼王更替的阶段,此次事件也让鬼王坐下的几大弟子冰释前嫌同心协力。再见玄雷已然有了一方霸主该有的气魄:“等候各位多时了。”

  “不知如今该称呼鬼王呢还是玄雷兄?”悦百草的趣话却也是一种患难之交的亲切。

  玄雷微笑:“称呼我玄雷兄才不枉费同各位的交情。致远方丈在里面,各位随我来。”

  白燕西这一路上见了不少预接了七星绝杀令,拿着墨少渊去领赏金的人想知道如今鬼域内的牛鬼蛇神是否也行动起来了,若正邪两道都冲着他们来估计会是很棘手的事情:“这一路上都在说七星绝杀令。看来很多人想要少渊的命啊。不知鬼域这边如何?”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鬼域内自然是躁动不安。这回少渊兄的麻烦可不小。但倘若有人在鬼域对你下手,放心我这个鬼王也不是摆设。致远方丈受伤了,你们都知道了吧?”

  “受伤,方丈怎么样了?”夜雪见听说致远受伤,脚下的步子加快了许多。

  “还好不是很严重。就在里面了。”玄雷等人进了客房,看见致远的手上缠着绷带,但脸色依旧,看来只是皮外伤。

  “方丈因何受伤?”悦百草检查伤势,又号了脉这才放心:“能伤方丈的人,江湖上不过一二个。”

  致远点头:“确实不多,不过这次伤我的人,是个女子,蒙面黑衣。她本意不是我,我算是被误伤,也怪我一时大意,若真的交手这女子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这个女子的武功路数和之前对江南下杀手的人一样。七星楼的事情知道了吧。”

  “知道了,只是御风掌也不算很高深的武功,就我所知会这个掌法的就有七八个人,为什么七星楼咬定是我杀人?”

  “因为楚天祥说是你,现在七星楼主事的人是他。我之所以会受伤也是因为要保护洛苍暮。还好遇上百花羞,我把洛苍暮交给了他,我担心这里面的事不简单,就到鬼域找了玄雷,至少在这里应该比较安全。”

  “为什么有人要杀洛苍暮?为了武林谱?还是七星楼?还是廖云汉?一个死人,究竟有什么秘密?”白燕西始终认为这些事和廖云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武林谱失踪了,洛云端死后楚天祥软禁了洛苍暮要他交出武林谱,洛苍暮手上没有武林谱,也不知道在哪里?就编了个谎,借口带着他去拿武林谱,中途找了个机会逃跑,然后就被黑衣女子追杀。接着就遇到了我。洛苍暮逃跑后,江湖上就传闻你杀了洛云端,七星楼发七星绝杀令找你报仇。”

  “楚天祥认为少渊有武林谱。我如果没猜错杀洛云端的也是他。”看来事情已经很明确了,白燕西走到夜雪见的身边嘴角擒着莫名其妙的笑:“雪见你信不信这个无妄之灾弄不好对我们还有好处。”

  夜雪见本能的往悦百草身边靠:“我想不出有什么好处。”

  “我们去找洛云端是为了武林谱,因为武林谱上很可能记载了廖云汉的来历。可是依照洛云端和少渊的交情他也没说出廖云汉的任何信息,还约了少渊一月后再见,显然有顾虑,我们不知道他顾虑什么,总之武林谱上一定有关于廖云汉的记录。接着七星楼就发生了内斗,楚天祥突然跳了出啦,所以我怀疑洛云端的顾虑和他有关。洛苍暮作为七星楼的传人都不知道武林谱在哪里,那么少渊这个找过洛云端打听廖云汉的人就最可疑了。七星绝杀令,的内容不是说拿了少渊的人头去领赏,而是要活人。更加证明,他们认为你有武林谱。这不就是我们的机会吗?”

  “你想将计就计。找个人带着墨少渊去七星楼。”夜雪见已经明白了白燕西的意思。

  “对,将计就计。不是找个人,是让洛苍暮带着少渊去七星楼。身为儿子给父亲报仇很正常。真正的继承人到了,七星楼的人总不可能都被楚天祥收买了吧那么那些忠于洛云端的人,一定会站在洛苍暮这边的。弄不好还能借着这次机会弄清楚廖云汉究竟有什么秘密。武林谱是七星楼存在的意义,不可能消失的,一定还在七星楼的某个地方,也许是洛云端擅长机皇之术,收藏在了一般人发现不了的地方。这个廖云汉虽然死了,但还是神秘的不得了,如果要处理这庄公案,估计会惊动很多武林中人,我们干脆在江湖上公开这个廖云汉。既然那个神秘的主人想要一探无妄山的谷底密室,所幸让江湖上风云再起,热闹些,让整个江湖都把目光集中在那里。和那个神秘的主人打了太久的哑谜,我倒是很想正面交锋一次。”白燕西纠缠于这些新仇旧恨中这么久,一直是隐忍的状态,也许主动出击一次也是好的。

  “我同意你将计就计,先发制人,但是和你们口中的神秘人正面交手,目前还不是时候,江南你还能想起当时重创你的人吗?”致远方丈话中有话。

  “我只记得我那天喝了些酒,然后只感到一股强劲的内力,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和那个神秘的主人有什么关系吗?”

  “我那天按照玄冰的说法去找你,总感觉是有人特意引诱我去那个废弃的城隍庙,我感觉到强大的气息,想进去,却有个声音让我不要轻举妄动,看准时机救人。我在树梢上看见穿灰色长袍男子的背影,后来耳畔传来乱七八糟的乐声,刚好百草也到了,我放了霹雳弹,趁乱救了你。慌乱中我们都收了伤,若同他正面交手,我没有胜算。在这个江湖上,论武功修为能同我打成平手的不过四个人。武功在我之上的也就一二人。若上官澜没有破了神功估计还能同他一较高下。所以我敢说当今武林没有人能战胜他。我一直觉得重创江南的人,就是这个神秘的主人。若你不信,可以和老衲切磋下。你们三个可以一起上。”致远方丈看着白燕西、墨少渊、悦百草三人,气定神闲。

  “我相信方丈的话。致远方丈以天阴九式单挑十剑联盟,混元正气和狮子吼更是难逢敌手。更别说神鬼惧怕的含笑决。但是我觉得若我们三个一起上,应该能胜过方丈。单打独斗自然没有胜算。至于那个主人,我一直没有亲眼见过他的实力,自然不会贸然出手,我的目的是弄清楚他的斤两。知己知彼我们才有胜算。”

  “若想弄清楚他路数,老衲倒是愿意出手一试,毕竟自从上官澜封剑,老衲就难逢敌手了。活动活动筋骨也好。你们几个还是保留实力,江湖许久没有大决战了,说不定就应验在了你们身上。”

  “其实让你们来鬼域除了致远方丈,我也要找你们,玄姬发现百鬼林里无端多了很多尸体,而且死的诡异,经过调查,不是我鬼域的人。”

  “哦,到我们去看看,有多诡异。”悦百草有一点同悦无涯很像,对奇异的死法异常的感兴趣。

  玄雷带着众人来到停放尸体的地方,这些尸体如同睡着了一般静静地躺在那里,仔细看尸体的皮肤开始出现玉质的变异,散发着诡异的荧光。

  夜雪见看到尸体,眼神中的不可思议和悦百草一样:“续梦黄粱,难道他们打开了盒子。”

  “不可能,这个不是续梦黄粱,你看他们无法变成完全的玉尸。只能说有人想仿制续梦黄粱。玄雷兄,鬼域有没有打铁铺或者大的丹炉。”

  “有两个大的熔炉,之前玄金用来制造兵器。”

  “你找人把这要涂抹自尸体上,然后包裹好,将尸体放入熔炉内煅烧,直到化为灰烬。骨灰密封掩埋。我把这个给你,再发现这样的尸体,请都按照我说的处理。冬青帮着一起处理尸体。”悦百草绝对不敢低估续梦黄粱的威力,包括仿制品。

  夜雪见看了看冬青:“鬼才圣手可千万别丢了。”

  “谷主小姐尽管放心鬼才圣手这个烫手山芋我会收好的。”

  “我看我要修书给百花羞,让他带着洛苍暮来鬼域了。雪见帮我写信吧。你的亲笔比我有用。”若是百花羞来了,白燕西的反应一定有趣,想到这里悦百草的心情大好。

  果不其然接了书信几日内百花羞就到了鬼域,一见夜雪见就整个人笑魇如花:“雪见啊,这么久不见,你的鬼域妖娘装扮很适合你。”

  夜雪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开了,百花羞却如同狗皮膏药一般贴着夜雪见,看着他的花痴样,白燕西随时有拔剑的冲动,思慕觉得直冒冷汗:“百花公子,思慕请你喝杯酒,是否赏脸啊?”

  “美人相邀,自然是好的,雪见我先去陪思慕喝酒,等下我们再叙旧。”百花羞脚步轻快,经过白燕西身边时还故意撞了他一下。

  “鬼王,还是让属下陪你一起去吧。”鬼王的寝殿内玄雷、玄姬、玄火、玄艳正在商议去七星楼的事。

  “不行,鬼域的庶务还需要你们处理,我这次出去还有两件大事要办,清理玄金这个叛徒,寻找师傅的女儿。鬼域的事情要靠你们了。”玄雷前段时间忙于整理鬼域的内务,一直未能完成鬼王的临终嘱,此次似乎是最好的时机。

  “那鬼王定要小心行事,玄金此人诡计多端,切勿念及旧情放了他。”

  “放心,我有分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