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十指尖尖

第十二章 开始谋划

十指尖尖 五颗心 2013 2017-12-07 17:53:11

  八哥一度以为她被水浸坏了脑袋,还让三哥弄了好多补脑的中药以补药为名骗她喝了好久,那酸爽至今都回味无穷……

  往事实在不堪回首……

  至于要死要活的拉着五哥陪着她睡觉,任大伙儿怎么扯都扯不开,这些都是事后彩袖讲给她听的,齐末有些半信半疑,总觉着如她这等温文尔雅的窈窕淑女,怎会做出那等丢人现眼的事来。她切切实实是想不起来了。

  齐末有些尴尬的看向与她中间隔着四哥的北辰,北辰正冷着一张脸盯着她看,齐末不由的抖了抖三抖,怎么突然觉得这样冷,赶忙扔下酒盏上前向二哥道了声喜,便拉着彩袖匆匆回了屋。

  大红的喜房内,长公主凤清紧张地坐在红彤彤的喜床上等待着她的夫君。

  母后说父王为她指的夫君是东盛以来最年轻的太子少师,上都城里名声赫赫的齐府二公子齐贺言。

  齐府九公子的盛名她在宫中贵女聚会的时候听各家小姐们说起过,每每听到她们神采飞扬地描述着九公子的家世、样貌、才情时她心里也在偷偷地好奇。

  直到父王为她指了婚,她这才偷偷地去了太子弟弟的殿中,见到了齐贺言。

  原来他果真如她们所言那般儒雅俊朗,博学多才。

  她就那么远远地看着他,心头欢喜不已,这便是她未来的夫君了,她还是很中意的。

  凤清不由嘴角扬起,她用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面颊,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凤清直了直腰赶忙坐好,随着腿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所,凤清手里绣着戏水鸳鸯的大红帕子越纂越紧,越纂越紧,紧张得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只听吱呀一声旁边的屋门一开,一关没了声响。

  凤清长长吁了一口气,暗笑自个儿过于紧张。

  “你怎么找到了这里!”凤清听到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爷,你当真如此狠心。”一个女子低低的哭泣声传了过来。

  “银子我都给了你,为什么还缠着我不放。”男人压低了嗓子气急败坏地低吼道。

  “可是爷,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如今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要我!”女子突然大声地哭喊道。

  “别说的那么好听,明明是你自个儿贪心害了人,如今还想缠着我不放,你究竟要如何?”

  “你说过你会娶我的,如今夫人娘家的人在到处找我,我实在没地方可去,你难道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想管吗”女子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甘。

  凤清竖起耳朵听着,旁边屋子里的两个人会是谁?应该不是齐府的人,众所周知,齐府的公子们都尚未娶亲,哪来的夫人。

  “开什么玩笑,我堂堂九门提督巡捕五营统领怎么能娶一个丫鬟,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若再纠缠下去,休怪我不客气。”

  “孙全,你想过河拆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所做所为说出去!”女子突然提高了嗓门说道。

  孙全,凤清心下一惊,这个人她听过,是朝里的一个得力武将,父王很信任他,还娶了太傅家的小姐为妻,只是几个月前,孙全的妻子突然因病过逝了,走的很是突然。

  难不成这其中另有隐情?凤清又竖起耳朵来认真地听着。

  只听“啪”的一声隔壁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然后便听孙全冷冷的说道:“你敢!”

  “你打我,好,好,孙全,你唆使我谋害夫人在先,又负我在后,夫人娘家人知道了我也是活不成了,今日我便把你的那些丑事公告于众,让外面那些贵人们也瞧瞧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便是我死,也要拉上你垫背!”

  听到这里,凤清心下大惊,太傅一家老来丧女,原来竟是被女婿孙全谋害了,凤清越想越怕,背心直出了层层凉凉的汗。

  紧接着凤清便听到一阵揪打声,然后是哗啦啦的开门声,片刻便没了声响。

  大厅里,孙全与同撩闲聊了几句后便坐下自顾自的吃着东西。

  前日齐府的请帖送来他府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诧异,他与齐府向来没有过多的往来,即便是与齐家老四齐震鲁同为武官却也并无过多交集。

  如今既然送了喜帖请了他,那他自然是要去的。

  他妻子不久前刚刚去世,参加个喜宴去去家里的晦气也好。

  孙全拿起酒杯喝了口酒,心想这齐府果然是气派,就单单说这西域产的酒也不是一般官员家喝得起的。

  这时候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与孙全说了几句话,孙全面色大变,放下酒杯便随着小厮出了大厅。

  一路左拐右拐地来到了一处花园里,凉风陈陈吹过,树叶沙沙做响,静悄悄花园里一个人女人斜靠着假山背对着孙全坐在那里。

  孙全看着那个背景心尖一颤,那不是小云吗?不是送她回了老家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找他,莫非事情败露了?

  孙全紧张地左瞧瞧右看看,发现这里并无其它人,带着他来的小厮也不知去了哪里。

  孙全走到小云身后轻轻一推,小云便直直倒了下去。

  他大惊之下赶忙去试探小云的鼻息,凉凉的早已没了呼吸。

  孙全看着面色惨白的小云大惊失色,不知道明明已经走了的小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已经死了。惊慌失措之下转身便想要跑。

  “孙大人杀人了!孙大人杀人了!”不知是谁突然大声喊道。

  本来空无一人的花园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官兵将孙全团团围了住。

  孙全即使再笨也知道自己这是钻了别人的圈套了。

  不出片刻功夫,孙大人杀人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喜宴大厅,正在喝酒聊天吹牛的众宾客都纷纷从厅里赶了过来看热闹。

  恰巧太傅也来参加了喜宴,听到了自个儿女婿杀了人,哪有不过来一看究竟的道理。

  虽说女儿已经不在了,但女儿还是孙家的人,埋进了孙家的坟,他们两家终究还是姻亲,打断骨头也连着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