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卿相贵妻

第四十九章 桃李年华

卿相贵妻 展望舒 1018 2018-02-15 03:47:15

  “梁王殿下不是在南疆吗?怎么会路过泷州?”

  “走错路了,不行吗?”

  楚骁到底只有十七岁的孩子,话语间满满的稚气。

  楚骁简直就是李皖的克星,李皖对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摇摇头,开口说:“不敢不敢,谁敢生梁王殿下的气。”

  “这还差不多,阿皖,我在南疆的时候,就一直想着,你怎么不来找我,皇兄可是答应过我,要将你许配给我。”

  楚骁站在李皖身边认真的讲着,然后有些苦恼的看着李皖,说道:“还是阿皖喜欢女子。”

  “对,对,对,我喜欢女子,所以,梁王殿下还是早日成婚的好。”

  “成婚?哦,阿皖迫不及待了。”

  李皖一听楚骁的语气就知道他在开玩笑,懒得反驳,开口岔开话题道:“这几日,我们要在这儿赈完灾才能回京。”

  李皖的话还没说完,楚骁就打断他道:“我也陪你在这儿赈灾。”

  李皖一听,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殿下,您还是回京吧,要是误了宫宴就不好了。”

  “不行,本王就要在这儿呆着,直到你也走为止。”

  无奈之下,李皖只好让人打扫一间上等的房间出来,好让梁王殿下住进去。

  霍文璟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梁王出现在这儿,并不诧异,和李皖说了泷州的情况后,就离开了。

  因为周仲荆的自杀身亡和梁王的到来,李皖同霍文璟急急忙忙的赈灾后,连夜赶着马车回到京城。

  回京后,陛下嘉奖,另赐府邸,圣宠正浓,从此,百姓称李皖为天下第一公子,尊霍文璟为战神。

  京城一住,就是四年。

  乾清殿内,气氛凝重,李皖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楚寅安眼睛盯着李皖,生气的说:“阿皖,好一个李大人,现在已经学会先斩后奏了,好好好,真是好!”

  幸亏大殿上只有他们俩人,若是让旁人知道李皖这次假传圣旨,就算楚寅安想保她,也没办法。

  李皖还是一直不说话,坐在龙椅上的楚寅安慢慢地气就消了,语气不由得柔和道:“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你有几条小命够他们参的。”

  “臣罪该万死。”

  李皖憋了半天,就只憋了五个字,楚寅安听后,也只是摇摇头,并不打算再追究了。

  走下台阶,轻轻地将李皖扶起来,楚寅安看着李皖说道:“听说你又同梁王一起去了南疆?”

  “是。”

  “以后不要同他往来,明白?”

  楚寅安低声的同李皖说着,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李皖的头发,眼睛里的深意,李皖并没有看懂。

  李皖有太多的不清楚,有太多的不明白,可此时不是询问的时机。

  楚寅安见李皖听话的点头后,就伸手牵着李皖坐在了偏殿的圆桌前,准备用午膳。

  二人吃的正开心,屋外走进来一位身着玫红色宫装的女子,打断了二人的用餐。

  “陛下,这是妾身做得家乡菜,特意让陛下和李大人品尝。”

  女子的声音娇滴滴的,长相也是李皖从未见过的,柳叶黛眉、樱桃小嘴,凑在一起显得好稚嫩。

  “安美人辛苦了,这天气寒冷,爱妃要是冻坏了,可怎么办?”

  安美人娇羞一笑,缓步走到楚寅安身边,柔声说道:“没事的,陛下,外面一点儿都不冷。”

  楚寅安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伸手轻揽住安美人,朝着李皖笑着说道:“阿皖,先回去吧。”

  李皖有一瞬间的诧异,却也很快了然,低头作揖道:“陛下,娘娘,臣先告退了。”

  见楚寅安没有开口说话,李皖就自己慢慢退出了大殿。

  沿着进宫时走的路,李皖一步一步慢慢走着,这御花园的风景果然还是最好看的。

  霍文璟听闻李皖进宫面圣,心里不由得担忧起来,递了朝令,就随着侍卫进了宫里。

  到乾清殿时,霍文璟就看到陛下阴沉着脸坐在龙椅上,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奏折,心下一惊,跪地说道:“臣霍文璟参见陛下。”

  楚寅安缓了缓怒火,开口说:“爱卿平身。”

  霍文璟听从命令起身,站在那儿,先开口说:“陛下,可是谁惹你生气了?”

  “没事。”楚寅安摆摆手,开口问道:“南疆的事,处理的不错,大楚过几日来访,就由你同阿皖来接待。”

  “微臣令旨。”霍文璟知道李皖没事,就开口说道:“陛下,北疆的事有结果了。”

  “嗯,和他有关?”

  “是,摄政王府余孽除了北疆,其他地方也有。”

  “可查出来哪些地方了吗?”

  “还没有,臣已派人去查了。”

  楚寅安一听,笑着说:“有劳爱卿了,这大周的江山有爱卿在,何愁天下一统。”

  “这都是臣应该做得。”

  楚寅安很是欣慰,笑着说:“爱卿也该到年纪了,可有心仪得姑娘?”

  “臣没有。”

  楚寅安听后,随口说:“若是有心仪的姑娘,朕给你们赐婚。”

  “臣霍文璟谢陛下圣恩。”

  从乾清殿出来,霍文璟不由自主得走到御花园,年末了,御花园里的花早已凋谢,只留满园子光秃秃得大树和一棵梅花树。

  “霍大哥?”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得声音,霍文璟转头看到了一身青衣长袍的李皖,笑着说:“阿皖。”

  “霍大哥,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看景。”

  “刚从乾清殿出来,路过这里,就不由自主得走了进来。”

  眼睛忽然瞟到不远处的梅花,李皖高兴地说:“爷爷酿的梅子酒应该快好了,咱们去尝尝。”

  刚到李府门口,二人就看到李策骑着一匹红棕色大马向南边跑去,只留晋安王府的小郡王楚津芷站在那儿,李皖好奇的问:“津芷,大哥这是去哪儿?”

  “李大哥应该是去南山了。”

  “去南山?去那儿做什么?”

  楚津芷这家伙只是神秘的笑了笑,转眼看到霍文璟,高兴地跑过去说:“霍大哥,你真的回来了。”

  “津芷,你又逃早课了?”

  听到霍文璟这样说,楚津芷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说:“霍大哥,我想去战场,那些古诗词都不是我想学的。”

  “之前说过,文试过了,才能随我去北疆。”

  楚津芷听到这样的话,撇着一张嘴,可怜兮兮的看向天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