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遥望星尘

第十六章 河魔漪水(4)

遥望星尘 Dawn.T 3933 2019-03-15 07:26:56

  蓬莱仙山

  自御尘下山那几天,雷弦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沐衡卿实在是个烦人的鬼灵精,而且不仅烦人!还笨拙!要不是御尘警告,他早扯了项上的幻形草撇下不管了!

  “小冽!我们去暖泉涧吧!”沐衡卿不管雷弦愿不愿意,拉起他便往外头跑。

  “暖泉涧?去那做什么?”反正这几天他总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雷弦幽幽地叹了口气。

  沐衡卿兴冲冲地来到了暖泉涧,这儿是个直径十米不到的接近圆形的温泉,这里恰好地处在藤蔓草丛间,暖暖的雾气弥漫着,时而飘来阵阵附近的花香味。

  “来这儿做什么?”雷弦瞧着沐衡卿,他可不敢乱想这鬼丫头又要做些什么!

  “我见你这几天脸色不太好,便带你来泡泡暖泉之水,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之类的东西,不过可以让你全身放松一下!”沐衡卿说着,灿烂一笑,她开始松解着腰间的衣结。

  “不是!我不泡,你也别泡了!”雷弦一个激动,虽然这鬼丫头的笑容很舒心,可此刻却觉着格外恐怖!雷弦忙抓住沐衡卿宽衣解带的手。“我不想泡!”

  “你害羞什么?脸都红了!”沐衡卿白了他一眼,看着那张微红的脸扑哧一笑,“都是女的,怕什么!”说罢,她已经褪下了外衣,还催促着雷弦赶紧下水。

  “我真的不想泡?”雷弦踮起脚尖,试图溜走,却被沐衡卿一把抓了回来。

  “你这两天真是怪怪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沐衡卿抱怨着,“我可是为你好!”

  “我…”雷弦看向沐衡卿,一瞬间,身体内所有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你…你…你…”他支吾地说不出话来了。

  “我怎么了?”沐衡卿奇奇怪怪地看着他,微风吹拂着她披散的长发,轻轻拂过她那光洁的胴体,她就站在泉边,漂亮的身体虽然没有丰满的胸围和后翘的臀部,然而这个年纪的胴体却是如此青春美好。尤其是在烟雾缭绕中,那美好的身体让雷弦移不开眼。“我可先下去了!”沐衡卿不再理会,慢慢走下了暖泉,露着半个身子,浸湿的头发落在胸前竟有些性感诱人。

  雷弦怔在原地,身体感觉一阵燥热,他忙背过身,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冷静冷静!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这种小丫头的身体又没什么惊艳的!”

  “你在干什么?”沐衡卿看着准备掩走的雷弦很是无语,“好心带你泡温泉!”她拍了拍水面,突然瞥见一旁的藤蔓,坏心一笑,她游到岸边,捡了一根藤蔓甩了出去,藤蔓束住了雷弦的腰,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便被牵进了暖泉里。

  “哈哈哈~”沐衡卿愉快地鼓掌大笑着,“每次暗算你都不成,这回你栽了吧!”

  “你…”雷弦气急败坏,这死丫头,非要引火上身才罢休?

  “你…”沐衡卿忽然停止了笑容,她看着雾气中的雷弦睁大了眼睛。

  雷弦也自觉异样,身体燥热不说,竟感觉有股力量在流窜,“莫不成?”他也开始兴奋起来,只见他的手被雷电般闪烁的光盘距着,慢慢地,慢慢地弥漫了全身。

  沐衡卿诧异地看着他,冷冽的模样渐渐在变异,当雷电溢满他全身又散去时,面前的“女子”竟变成了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衣衫尽湿的男人!

  “封印竟化去了!”雷弦扯去勒紧了身体的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金色的眼睛,麦色的皮肤,俊得有点邪气的脸…

  “啊!”沐衡卿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她尖叫起来,亮敞的声音惊得一树的鸟儿各自飞去。

  “嘘…别叫!”雷弦背脊一寒,这叫法惊来了别人可就惨了,小的还好,老的来了他可真真会被打死的!他一把扣住了沐衡卿,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姑奶奶!你可别叫了!”

  “唔唔…唔…”沐衡卿极不配合地乱动着,挣扎着,这时候她真想挖个大洞,钻了进去就不会再出来了!

  “别乱动了!”雷弦无奈之下弄晕了她,他扶好沐衡卿,那光溜的身子简直让他遭尽了罪!他闭着眼,硬着头皮抱起她,只觉手中抓到了尤其柔软的物体,他猛地一凛!这可真真是无意的啊!“冷冽!臭丫头!我一世英名可全给你毁了!”

  “哈啾~”在镇妖塔下行通往二十三层楼梯的拐角处,御尘突然打了个喷嚏,可把她自己给吓的!惊了一身冷汗。

  “你这人也是奇怪!敢一个人闯这镇妖塔,却怕了里头怪异的景象!”河魔漪水探头瞅着,却被御尘扯了回来,“你又做什么?塔中怪事时常发生,又不稀奇!”

  “你小心点!别让人给发现了!”御尘边提醒着她,边站到了她的身后。

  “行了行了!怕什么!”河魔漪水有些无语,只觉得这人挺不靠谱的,她竟还答应了她,还发了毒誓!“你一个神怎能如此窝囊?”

  “了解的东西我自然不怕,可那太悬乎了!老实说,我一小女子,独闯镇妖塔已是很了不得了!何况我见识短!自然是要怕的!”御尘巧辨着,她可一门心思地想快些离开,时间紧急可耽误不得!“啊!”

  突然一张脸从转角处冒了出来,可把两人吓得不清!那张脸看见了河魔的脸也吓得不清!两方不相上下地尖叫着,跺脚着。

  “行了行了行了!”御尘突然又淡定了下来,拍了拍河魔的肩膀,“是个人!或者是个妖!”御尘冒了一身冷汗,加上这镇妖塔里的阴寒之气,不惊抖了抖。

  “不!既不是人也不是妖!”河魔也不觉后退了几步,她看看御尘,又看看终于安静下来的那个生物,后又看看御尘。

  御尘也看看忐忑不安的河魔,“你一前辈级的人物比我还怕!”御尘咽了口唾沫,瞧向那个生物,“你是谁?”

  那个生物有着人类的身体,却是那样透明得虚无缥缈,御尘忍不住慢慢伸出手去,露出的一节雪白手臂和她的黑脸毫不搭配。那缥缈的生物握住了御尘的手,它的手是那样轻柔,那样透明,以至于御尘都不觉得它已握住了她。

  “这是神木的枝桠!”那缥缈的生物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我来!”她拉着御尘,御尘则拉着河魔漪水进入了二十三层,进入那个玄妙的世界。

  随着脚步落下,御尘和河魔漪水的身体忽然被一团白烟包住了,御尘抓着河魔的手,感觉一阵轻松,而河魔也抓着御尘的手,感觉身体充满了活力。

  “你?”

  “你!”

  御尘和河魔面面相觑,御尘已然是年幼时的模样,黑灰的卷发,白皙的皮肤,纯澈的淡蓝眸子以及绝世出尘的容貌,然而六七岁时的稚嫩模样倒显得她更灵气可爱些。

  河魔漪水诧异于御尘,又马上瞧着自己,她兴奋地摸着脸,竟恢复了美艳的容貌!她笑着,笑得是那样明艳动人!

  “你?”御尘眼前一亮,她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迷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妩媚而不妖,玲珑身段惹人羡慕,尤其是那双会勾人的眼睛,闪烁着盈盈之光,长长的睫羽上下挥动,眸里漪水忽闪忽现,扇动得恰到好处。

  “你是?”那生物瞧着御尘,看了半天,“凡是神木庇护的,必定是尊贵之人!贵客请移步小筑!”

  “小筑?”御尘和河魔跟着那生物走去,来到了一个种满火红桃树的竹屋外的院中,地上也是一片火红的桃花之瓣。御尘小声告诉河魔,这儿的景象又与方才变得不一样了!

  “小女叫作桃灼,这是我的桃夭居。二位请坐,我去给二位斟茶。”

  “结魄族!”御尘与河魔惊讶地望着四周,已看不见楼梯和镇妖塔的任何影子!

  据古书中记栽,“结魄族,不为任何界域所管辖的游离之族。形为一透明玉珠,以珠中为世界,游走于各界八方,不为任何结界所阻扰!结魄人身体似游魂缥缈透明,终生不得离越珠中,族中有一桃灼巫女,可以化成人类的血肉之躯携带结魄珠走于世界。结魄珠中世界与珠外脱节,界中一日,界外一年!”

  “界中一日,界外一年?难怪!”御尘看向河魔,“这里就像是能够让人返老还童的世界,你若离开了,便又是干枯老妪的模样。”

  河魔看着自己的模样,想起那几百年镇妖塔中的丑陋,她一向重视自己的外貌,她在镇妖塔已屈就百年余,她不想再变老变丑,变回肮脏不堪的模样了。

  御尘盯着她渐变的眼神,冷冷一笑,她提醒着她,“你若觉得一个人的外貌可以冲淡一个人的仇恨,那么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一个无用之人,我也不会强求她跟随我!”

  河魔看向御尘,怔怔,方才她究竟是在想什么?这时,桃灼已端了两杯上好的桃花茶上来了,“二位,请品茗!”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御尘拿起杯子,淡淡一笑,清香的茶面上浮着几瓣撕碎了的鲜红桃花瓣,“很香,可我这模样,可不适合喝茶。”

  桃灼瞧着她小巧可爱的模样,不知怎么竟有股阴风从她身后吹来。再看过去,御尘已从六七岁的模样变回了十几岁的模样,已褪去了稚气,那张脸不在可爱,取而代之的是清冷。

  “您…您可真是能缩能长啊!”桃灼掩嘴而笑,此时的她已然不是缥缈的模样了。一袭桃红衣裙,长发及腰,头上的辫发点缀着许多火红的桃花头饰,整个人红红火火的,她的脸白的透明,两颊却是粉红的,唇上涂着鲜艳的红色,那张脸不是很好看却也不难看,至少比凡人多了些仙气。那双接近透明的手指上,长长的指甲染满了玫色的花汁。

  “你也是!可虚可实!”御尘瞟了她一眼,“我没空和你喝茶,倒不如出了这镇妖塔和你喝几杯桃花酿我倒也是挺乐意的!”

  “你的眼睛真让人陶醉。”桃灼突然凝视着御尘的淡蓝眸子,像饮醉了一样,眼神迷离。

  “桃灼姑娘?”河魔扯了扯桃灼的衣袂,喊道。

  “噢,真是失态失态…噢呵呵呵…”桃灼又掩嘴失笑,她看看御尘又看看河魔,放下手,又严肃起来,“你带我出这镇妖塔,我便让她恢复年轻的姣好模样?”

  “你不是能随意进出任何地方嘛?”御尘疑惑。

  “不,我是被关在这里的!”桃灼解下腰间的穗子,上面不是玉玦,而是一颗透明的珠子,那便是结魄珠!“只要你带着它,便能将我族带离镇妖塔!结魄珠可以穿过任意结界,而我不能,我只能带着它,护它周全,护族人周全!我只能待在珠中才可离去,然而却又没人能将珠带离!”

  “噢?”御尘算是明白了她的居心。

  只见桃灼将这里的景象全然收入了结魄珠中,镇妖塔终于恢复他真正的模样。河魔也变回了老妪,御尘则是黑脸小子的模样。桃灼将结魄珠交给御尘,自己化作一团光钻入了珠中。

  “自那个黑影频繁地在镇妖塔附近,我便知有人会来这塔里!我可以将这塔变作自己的世界,却不能离开。当我瞧见你手上的神木枝桠,我便知你非一般!我已等候出塔多时,结魄珠会住你一臂之力!”

  御尘将桃灼的结魄珠穗子带在腰间,运筹在握的她与河魔飞快地向塔顶飞奔去,一路妖魔鬼怪纠缠,然而那些都不在御尘担心范围之内。

  “出了结魄之境,外面的时间是正常走动的!我们可是要抓紧时间了!”

  “终于可以出去了!”河魔露出微笑,恐怖却兴奋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