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扉眠

荼靡(6)

花扉眠 雨落弦歌 1110 2018-01-04 02:46:02

  吃饱喝足之后,我习惯性的出去散散步。

  推开店门看到完全陌生的景象时,我怔愣了一瞬,这才先知后觉的想起:我搬家了。

  闷头沉思了一会,我迈步回房。

  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散步散丢了怎么办?房间也不算小,在里边散散步还是可以的,总好过迷路找不到家。要知道,我可是一个路痴啊。

  唔……

  这么一想,我暗自庆幸,还好我生命力顽强,不然什么时候被自己蠢死了都不知道。

  离房门只差几步之遥,之前那只白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拦住了我的去路。

  於澈跟在它身后,面颊上汗渍明显,却不见他有擦掉的意思。

  我俯身抱起猫咪,按原路回屋,顺便抽了一张纸巾递给跟在身后的於澈:“喏,擦擦。”

  他淡然接过,在额间胡乱擦了几下便团起来扔进垃圾桶。

  他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看着我逗弄着小猫咪,眸间一丝不满的神色一掠而过,故意轻咳了几声。良久,见我没反应,他又大声的咳了几声。

  小喵咪大概也听见了那咳嗽声,不满的“喵呜”直叫。

  我抬头,带着几分不解的看向他。

  “你感冒了?”

  没等他回答我便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感冒了就吃药啊,拖着不吃病会……”

  没等我说完,他低应一声踏出了房门,带着一丝如露水般轻微的尴尬。

  什么啊……

  没再去想他,我替小喵咪顺了顺毛,安抚它微微不满的情绪。

  另一边,踏出房门的於澈明显脸色阴沉了不少。

  回到自己的屋子,屋内,一个男子嬉笑着开口:“阿澈,跟自家猫咪吃醋真的好吗?还是说……”他顿了顿,瞥见於澈更加阴沉的脸色好死不死的接着说了下去,“还是说,你对自己其实特别没信心?既然如此,为何不把她让给……”

  於澈冷冷的扫视着男子,止住了他的话茬,房间里的温度明显冷了几个度,男子的身体不禁颤了颤。

  额,他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男子莫名的有些后悔。

  他到底为什么要和於澈开玩笑?

  “那只猫什么时候是我家的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吃醋了?归廿,你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需不需要我来给你检查检查?”

  “不了不了,”被叫做归廿的男子连连摆手,“我可请不起你这尊大佛。”

  “知道就好。”於澈颔手,示意他出去,归廿刚松了一口气,於澈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抬手示意他过来。

  归廿小心翼翼的凑近,於澈阴森森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我为什么要把她拱手让人,嗯?”

  归廿缩了缩脖子,欲哭无泪。

  他错了还不成吗!

  他就不该招惹这尊大佛!害怕了吧,胆小了吧,后悔了吧!

  “咳咳,”归廿站直身子,努力让自己的气场变得更强些才敢开口,“开个玩笑嘛,计较那么多干嘛……”

  “你的意思是说我小鸡肚肠?”

  “不不不,不是……”

  这下他算明白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不,不是说不出,而是压根不敢说啊!

  於澈也没打算多计较什么,看他一副“虔心忏悔”的样子便挥挥手让他走了。

  归廿如获大赦,身形一闪,连句“再见”也没撂下。

  从此,归廿深深的认识到,打死都不能和於澈开玩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