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第三十一章 云浩成再次到访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冷卉惜霜 2217 2018-01-04 06:00:00

  秋风荡涤着落叶,雨后的桃花岗依旧让人迷醉,从车上走下的秦如嫣漫步在回家的蜿蜒小径。在今天之前,如果没有遇到白玉玲,如果不是那张阴差阳错的儿时照片,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好姐妹赖静娴居然还有那么一段可怜的身世。

  不知道这段故事会怎样继续,母女相认当然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是那一刻啥时候会到来?明天、后天、还是……

  “哎!”秦如嫣不由得叹口气。暗自感慨:“人生百态,世事难料。”

  正当秦如嫣迷雾难解之时,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起,她习惯性的从背包里拿出,划开了屏幕。微信信息显示有人向她转账,秦如嫣不免心头一惊,她立刻想到了那个人。果然,点开后她发现了转账信息下的一则留言。

  “如嫣,这点儿钱请你务必收下。我说过要答谢与你,就不会食言。如果你拒绝,那么我这后半生就会生活在不安中。”尽管就这么短短几行字,秦如嫣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除了那个名牌加身的贵妇白玉玲,不会有第二个人。

  那醒目的数字,居然惊得她心头一颤。二十万,居然整整二十万。后面有五个“零”的钱款数目,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秦如嫣是绝对不会提现那笔钱的,就算不知道她是赖静娴的生母,就算自己只是帮了一个路人,她秦如嫣也不应奢求任何报答的。她有些后悔自己点开了那转账信息,自责自己潜意识里存在的那点儿“小小贪欲。”不该有,似乎真的不该有。

  她心里不停埋怨着自己,随即她迅速将钱又转退回去。为了避免白玉玲再次转给她,她不假思索的将好友列表里那个“伤心的过往”删掉。秦如嫣微微一笑,心情舒坦了许多,沿着小径继续赶往家的方向。她必须尽快赶回去,因为如果八点以后她还没到家,伯母一定会心急如焚的。

  夜幕已经弥散开来,桃花岗村炊烟已尽,大多已经吃过晚饭在电视前消遣或闲聊了。秦家大门口鲜有的亮起了灯,秦如嫣知道那一定是为她。她走过去,轻叩着门上的铁环。很快,传来了伯母的一声干咳和有些沉闷的脚步声,门栓“哗啦”一声从里面被拉开。

  伯母打开门现出略显佝偻的身躯,花白的鬓角辉映着刻满担忧的皱纹。

  “如嫣,咋才回来呀?”伯母果然这样问了,这是秦如嫣早就想到的。

  “我……我在城里转了转,顺便放松一下心情嘛!”秦如嫣这样敷衍着,拖着高跟鞋带来的疲惫感,缓步随伯母走进院里。

  院子里也亮如白昼,楼下客厅的镂花皮门帘在灯光下随风微摆,隐约映出房间里的人影,随即还有时高时低的说话声。秦如嫣感觉身体一阵微凉,一丝烦扰再次袭来。

  “是你哥还有……浩成、桐雨他们都在。好像是在谈论那啥……建厂的事儿。”伯母说着已经走到房门口,并顺手撩起了门帘。秦如嫣有意停顿了一下脚步,微怒的语气说:“我听出来了。您以后称呼他们两个时,还是带上姓吧,您这样,我听着别扭!”

  “你这丫头!不管咋样,你总得进去吧?话是开心锁,不管有啥事儿说开了就好了。”伯母迈进去的一条腿又退了回来,望着秦如嫣低声劝说着。

  秦如嫣本想立刻跑到楼上自己的房间,但哥哥秦如晖隔着帘子已经看到了她。

  “如嫣,快进来。你难道还是个小孩子吗?别再这样扭扭捏捏的怄气了!”秦如晖喊了一声,又忍不住训教似的说了两句。

  秦如嫣见躲避不了,只好挺挺身子故作严肃地走了进去,她直奔哥哥旁边的那把椅子。

  果然,云浩成和李桐雨都在。看看桌上尚未撤掉的碗盘和酒杯,秦如嫣猜测秦如晖一定又是留他们吃晚饭了。随后进来的伯母继续收拾着杯盘碗碟,统统装进一只大塑料盆拿去了厨房清洗。秦如嫣本想借口去帮忙洗碗,从而躲避开客厅里的尴尬场面,但哥哥秦如晖突然瞪了她一眼,并且面色阴沉。

  “你回来的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今天我去医院,文主任跟我说,等他出院后就进行换届选举。本来是打算明年春天的,但是你不是提出了搞生态农业嘛!这样的话,如果你竞选成功,那么就要着手进行村里耕地的调整。而秋庄稼收获以后,空闲出来的土地尚未种植冬小麦,此时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时机。”

  秦如晖讲出了文主任的设想,秦如嫣突然微蹙起眉头。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还不一定能选上呢。”

  “其实,生态农业一直都是我们想做的,镇里在几年前就有这样的构想。只是种种原因,到现在还没有做起来。可你不一样啊,你是专业人才,就算不能选上也无所谓。将来不管谁当这个村主任,镇里都会将这个构想告诉他的,也就说,不管谁做这个领头羊,你都一样能用你的所学为生态农业出力嘛!”秦如晖的一番解释,让秦如嫣打消了顾虑。秦如嫣微微一笑,点点头。继而,她又与哥哥谈起了其它的细节设想,仿若把一旁的云浩成和李桐雨当做了影子。

  然而,被冷淡的云浩成却不以为然。他默默地盯着秦如嫣,观测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仿佛这一场景是非常难得的机遇,他沐浴着难得的幸福感不忍错过这么近距离的相处。

  性子急的李桐雨有些忍不住了,他望着秦家兄妹冷冷一笑说:“呵呵,你们聊得这么热闹……呵呵,弄得我们两个都插不上嘴了。”

  虽然李桐雨只是打趣似的这么一说,身为主人的秦如晖却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欠妥。的确,像是有违待客之道。他急忙满怀歉意的说:“哎呦!瞧瞧,瞧瞧我这破脑子!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你们千里迢迢而来,我必须要先给你们做安排的。”

  听了秦如晖的致歉,李桐雨一阵哈哈大笑,嘴里连连说着:“没关系,我是开玩笑的。”

  秦如晖也淡然一笑,接下来继续与云浩成他们谈论着建厂的事情。秦如嫣突然再次感觉到了些许的失落,她无聊的站起身走出房间。

  “啊!”秦如嫣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房间里的云浩成闻声,心里瞬间像刺入了一把尖刀,他立刻停止与秦如晖的交谈,第一个冲了出去,秦如晖和李桐雨紧随其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