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第三十一章 白玉玲悄然离开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冷卉惜霜 2217 2018-01-04 06:00:00

  天将破晓,白玉玲和那女婴都苏醒过来。赖无伟的妻子急忙解开衣襟俯身上炕,给那女婴喂奶。那时候她的儿子赖家昌刚过了周岁,也还没有断奶。

  赖无伟喜出望外,走近白玉玲握住她苍白的纤手,嘘寒问暖起来。一旁的妻子瞥了他一眼,喉咙里难免又是一股酸酸的醋味儿。

  白玉玲看着赖无伟有气无力的说:“哥,我渴了。”说完,她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赖无伟急忙站起身说:“好好好,我马上给你倒水去。”

  说完,赖无伟找来一只白瓷大碗,倒了满满一碗热水端过来。他一只手端着水,另一只手则托起了白玉玲的后背,就这样喂她喝着水。女医生在油灯下开着处方,很快将处方顺便放到桌上。

  “她们已经没有大碍了,我开了些药,可是咱们村里的卫生所没有。等会儿你们到镇上的药房去买吧,买回来后再去找我。我会告诉你们,孩子和大人的用量各是多少。”女医生说完,背起药箱准备离开。

  赖无伟嘴里不停说着感谢,此时白玉玲也以极快的速度喝下了那碗水,就像干涸已久的小河偶遇大雨一样。赖无伟的妻子给女婴喂完奶,系上扣子,下床去送女医生。

  天光已经放亮,但雪却没有停歇的意思。赖无伟的妻子送女医生走出大门,急忙从棉袄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二十元钱来。

  “桂莲,你看……这些够不够?这是我卖鸡蛋时,偷偷攒下的。你是知道的,我家那口子他平时就不讲理,爱耍无赖。你这熬了一夜给玉玲和孩子看病,他连诊费和药费多少都不问一句。对不起,我替他给你道歉了。”赖无伟的妻子十分善良,她替丈夫向女医生道歉。

  女医生桂莲只接过了十块钱,剩下的执意不肯收。

  “嫂子,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这十块钱你自己留着吧。”说完,女医生紧走几步离开了赖无伟的家门,身影很快消失在雪地里。

  “败家娘们儿,还不快进来!”赖无伟在屋里大声叫嚷,他的妻子闻声回到屋里。此时,白玉玲正望着眼前的这位嫂子,虽然她们是相识的,但知道她成为赖无伟的妻子,却还是刚刚的事情。

  “嫂子,谢谢你。”白玉玲吃力地翻了个身,声音微弱的说。

  赖无伟的妻子默然的望着白玉玲,不知所错。

  “哎!你跟她有啥客气的?她既然是你嫂子,就应该帮助你。接下来,你需要调养身体,她就得好好伺候你。不然,我可不饶她!”赖无伟用微怒的目光看着妻子,居然又转过头换了一副温柔的面孔,看着白玉玲。

  妻子虽然心里有些生气,却不敢多说什么。

  “玉玲,你好好歇着吧,我去做饭。”赖无伟的妻子是个很能隐忍的人,依旧用温柔的语气这样说着。

  赖无伟从炕沿儿站起来,望着他的妻子说:“你去熬点儿小米粥,然后做十个荷包蛋。我马上去镇上的药店买药,记住,熬好了粥喂玉玲喝。”赖无伟说完,拿起医生开的药方匆匆去了镇上。为了白玉玲,赖无伟是不惧严寒和大雪纷飞的。

  赖无伟还没有回来,他的妻子却很快就劈柴烧水熬好了米粥,并将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做了十个荷包蛋。这时,儿子赖家昌也已经醒来,也许是闻到了米粥的香味儿吧。看到妈妈端着一大碗米粥进来,孩子的眼里放着光芒。然而,看到母亲将粥端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嘴边,赖家昌脸上顿时写满了愤怒。尽管他还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但眼泪却瞬间流了出来,赖家昌大声的哭闹起来。

  “嫂子,你快去拿只碗来,这荷包蛋和粥分给孩子一些。”白玉玲推着嫂子端过来的碗,严肃的说。

  “你身子弱,这是给你吃的。”

  “不行,你如果这样不给孩子吃,那我就绝食。反正,我本来就不打算活下去了。当初为了让我的女儿讨个活命,我才大老远把她送过来的……”

  白玉玲说着,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婴儿。瞬间,声音再次哽咽。

  “啥?这真是你的女儿呀?”赖无伟的妻子问道。

  白玉玲点点头。

  “是,她刚满三十五天。”白玉玲回答。

  “那她的爸爸呢?为啥不管你们娘俩?”

  “嫂子,我……我……没结过婚。我是……是因为……被一个坏同学那……啥……所以才有了这个孩子。嫂子,我只能把她托付给你和我哥了。”白玉玲断断续续的讲述,赖无伟的妻子也大概听明白了,原来白玉玲是被人欺负所以才生了这个女儿。

  “太可恶了!你咋不报警呢?”赖无伟妻子愤怒的说着,突然感觉白玉玲更加楚楚可怜了。

  白玉玲不停摇着头,她也曾想过这个问题,然而当时的她性格还是比较懦弱的。

  赖无伟的妻子劝说着白玉玲喝下一碗粥,但白玉玲还是坚持给了赖家昌两个荷包蛋吃。

  赖无伟买药回来,给白玉玲和孩子服用,几天后她们的状况就好了许多。白玉玲可以下炕活动了,也可以自己抱着女儿玩儿了,只是由于之前的营养不良她的奶水几乎已经没有了,所以喂养孩子的事情还是要麻烦她善良的嫂子。

  转眼三个月过去,白玉玲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她明白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于是,在春天的一个黎明,她留下了一封信。

  “哥,嫂子。感谢你们这么多天细心地照顾,让我恢复了健康。然而,我不能在家里吃闲饭。我上过大学,虽然没有毕业,但还是有一些知识的。我听说现在南方的经济发展很好,我决定去找份工作。孩子就拜托你们抚养了,我会定期寄生活费过来的……”

  赖无伟夫妇看完那封信,急忙跑去镇上和县城的车站寻找,结果一无所获。白玉玲就这样走了,而且一走就是二十几年。期间,她确实无数次的寄钱回来,但却依旧没有勇气面对“丢弃”多年的女儿,因为害怕女儿的怨恨和不理解。

  前些年赖无伟通过信笺上的地址联系过白玉玲,白玉玲也给了他回信。说自己嫁了个有钱的丈夫,并随信给赖无伟寄来一大笔钱。赖无伟心想:白玉玲或许真有难处,或许是不便跟现任丈夫讲关于女儿的事情吧。但为了安慰思念女儿的白玉玲,赖无伟曾经寄过一张照片给她。谁知,弄巧成拙,照相馆的老板居然错把秦如嫣的照片,给了赖无伟。

  赖无伟当时也没有仔细看,就匆匆寄了出去。这也正是白玉玲这么多年,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情。这件事直至今日,依旧困扰着几个当事人。

  时光再次回到二十几年后。

  “阿姨,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再说,我姓秦不姓赖呀。我赖叔可能拿错了照片,因为当时我们镇上只有一家照相馆的。每逢春节,去照相的人就特别多,尤其是小孩子。”秦如嫣将自己的猜测讲述给白玉玲。

  白玉玲又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再看看秦如嫣。她终于有些相信了,照片上的小女孩儿不是自己的女儿。

  “如嫣,谢谢你,谢谢你的照片这么多年陪着我。”

  “阿姨,我带你去找静娴吧。”

  秦如嫣十分热情,她准备带白玉玲去找赖静娴。谁知,白玉玲却摆了摆手说:“让我再想想,给我点儿时间。”

  接下来,白玉玲一直没有说话,直到看着秦如嫣吃完了饭。

  白玉玲买了单后,就匆匆消失在夜色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