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第四十章 李桐雨在鱼塘出现

化茧成蝶只为与君飞 冷卉惜霜 2443 2018-01-13 07:00:00

  时近中午,桃花岗的街头又浸润在秋雨的阴冷里。秦如嫣撑起了一把花折伞,强劲的北风偶尔会将行人手中的伞吹起,状若一只只彩色的蘑菇。聪慧的秦如嫣攥紧了伞柄的根部位置,将那块最绚丽的蘑菇状防雨绸紧挨着头顶,从而有效防止了风力加大时雨伞被损坏。不觉间,她漫步走到了位于村中心街道的那家小超市,也就是李二英开的那家。

  尽管风雨没有停歇的意念,然而桃花岗却反而比以往多了几分热闹。披雨衣的、打伞的、骑车的、步行的许多人纷纷冒雨走上街头。而后有的相互招着手,有的相视一笑,有的甚至在交头接耳,更奇怪的是他们几乎都携带着铁盆、塑料盆和铁桶之类的东西。

  秦如嫣对这一现象十分不解,好奇心促使她停住了脚步。

  只见一些人互递信息之后,仿佛都去了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村北。秦如嫣更加疑惑了,她张了张嘴刚想喊住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突然身后传来了李二英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如嫣妹子嘛!你在这儿干啥?要不,你先到我的超市歇会儿,等会儿我做鱼给你吃。”李二英手里拿着一只塑料脸盆,身披一件绿色塑胶雨衣,眼含笑意来到秦如嫣面前。

  “嫂子,你这是……要干啥去?”望着李二英与街上其他人类似的怪异举动,秦如嫣不禁联想到了,他们可能用意相同。于是,她想从李二英嘴里得到答案。

  “哎!你没听说吗?赖五要给大家发福利了,每人一条大鲤鱼,谁去谁有份儿。”

  李二英说出了缘由,秦如嫣惊得怔住了,今早刚刚看见赖无伟和李怀水在领着人修路,现在突然又冒出一个送鱼的活动,真搞不明白那两人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这……不年不节的咋会开展这种活动啊?呵呵,新鲜事儿!”

  秦如嫣知道李二英与李怀水的关系不同寻常,所以不便当着她的面说出自己心里的猜测,也只好这样旁敲侧击的问了。

  李二英转了一下眼珠,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说:“这是一段大戏的开始,瞧着吧,精彩的在后头呢!我才不管他想唱啥戏呢!有鱼吃就行哈哈哈……哦,对了。如嫣呐,你要不要加李怀水的微信呐?加了微信群的人,这个周末还可以去免费领鱼噢,过期不候。”

  李二英说完,飞一样的走开了。

  “李怀水?微信群?什么意思?在煽动群众拉选票?呵呵!”秦如嫣自言自语的冷笑着。想到这里,秦如嫣突然有种亲临现场的冲动,她想去见识一下赖家的鱼塘今天究竟有多热闹。

  “如嫣,快上车!”突然赖静娴的车停在秦如嫣面前,赖静娴在车里喊了一声,随后打开了车门儿。

  站在雨中的秦如嫣虽有些诧异和不解,但看赖静娴急切又严肃的表情,知道她一定有事儿,所以迟疑片刻还是上了车。

  赖静娴疯了一般加速向赖家昌的鱼塘开去,秦如嫣似乎已经明白了赖静娴意欲何为,对此她是不会阻止的。赖家人里,只有赖静娴是充满正义热情和有爱的性格,看来一点儿不像赖无伟,也难怪毕竟没有血缘之亲嘛!

  秦如嫣沉默不语,因为她知道赖静娴此刻的心情一定十分复杂,或许正纠结于那份亲情爱与恨的取舍,纠结于是否要揭露那两位让她时常感到蒙羞的亲人,揭露他们的阴谋。

  “那两个不让人省心的活宝啊!又在干丢人现眼的事儿!哎!我这辈子咋投胎到这样的家庭了?弄得我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啦!如嫣,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尽管你很小就没了父母,可你不缺父爱和母爱呀!你伯父伯母对你比亲闺女还亲,可我呢?哎!亲娘没了,就再也没有享受过亲人和家庭给予的温暖了。哎!命啊!这就是我的命!”

  赖静娴连声哀叹,诉说着心里的苦。

  “不能这么说,其实你的命很好的。或许有一天你会遇到你的……”秦如嫣本想说出白玉玲的事情,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既然人家生母还未亲自来认女儿,恐怕是有别的考虑,所以秦如嫣再次欲言又止。

  “呵呵,别逗我了!我会遇到谁?我亲妈呀?哼!骨灰都快融到泥土里了,我能遇到的也只能是鬼!”赖静娴不停摇着头。

  接下来,秦如嫣又陷入了沉默。

  “到了,你瞧瞧,你瞧瞧这些爱占便宜的小人!我真想把他们一个个都推下水里喂鱼!”

  到了赖家的鱼塘,赖静娴尚未把车停稳就咬牙切齿的怒骂。秦如嫣也看到了鱼塘边的场景,其热闹不亚于乡村的庙会。男男女女人头攒动,熙攘着如刚出巢穴的工蜂密集在鱼塘周围。

  赖静娴将车平稳停住,秦如嫣先下去了,撑起她的小花伞走向那群人。

  “大家不要急啊!排好队,排好队啊!按顺序来,我保证到场的人人有份。鱼塘左边搭建的彩钢移动房里走出几个人来,各自打着一把伞。说话的是李怀水,他一步三晃的走在前面,神情十分嚣张和得意。后面紧跟着一脸奸笑的赖无伟,最后面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出现在这里让秦如嫣十分惊讶,他怎么会与李怀水他们为伍?来干嘛?助纣为虐?

  秦如嫣找了个角落观测者这一不同寻常的场面,赖静娴也跟了过来钻进她的雨伞下。

  “李桐雨?这个混蛋玩意儿,咋跟我舅舅和我爸在一起呀?”赖静娴也看到了她老爹赖无伟身后的那个人,突然火冒三丈忍不住骂出声来。

  “先看看情况吧,说不定你误会了他呢。”秦如嫣语气却十分平静,劝慰着赖静娴。

  “哼!我看就是蛇鼠一窝,一丘之貉!”

  赖静娴居然一下用了两个成语来比喻李桐雨和她的两位亲人,却丝毫没有感觉不妥,或许她对她老爹和舅舅已经由厌恶转为憎恨了。

  果然,领鱼的人群自动排成了一字队形面向鱼塘。李怀水他们穿过人群走到鱼塘边上,吩咐着鱼塘雇佣的几个年轻工人。

  “你们几个负责打捞啊,那个……那个谁?小伙子你叫啥来着?”李怀水看看跟过来的李桐雨问道。

  “李桐雨。”李桐雨笑着回道。

  “哦,对对,李桐雨。这样吧,你就负责帮着记一下名字吧,凡是今天领到鱼的人都记上名字。姐夫,把那个本儿和笔拿过来。”李怀水一边给李桐雨分派着任务,一边叫了一声赖无伟。

  赖无伟将手里的一个小本儿和一只签字笔递给李桐雨,李桐雨接了过来沉思了片刻,似是有些为难。李怀水见状凑过去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李桐雨才有些勉强的点点头。

  赖家鱼塘的发“福利”活动正式开始了,鱼塘边也逐渐安静下来。果然,李桐雨一一在小本儿上记着名字。秦如嫣看到这一幕非常气愤,她知道李桐雨和云浩成是死党,此刻李桐雨已经和李、赖两个恶人为伍了,那么他云浩成会不知道?还是他也加入了这两大无赖之列呢?

  “混蛋!”

  赖静娴按耐不住怒火的不断升腾,她分开人群冲了过去,冲着李桐雨高声怒骂。

冷卉惜霜

故事到这里矛盾日益激烈,大选在即,美女主角能否顺利选上村官呢?她的情感之路看来又将迎来波折,后续故事期待您的点阅。同时,仍希望能得到收藏和推荐支持,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