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探险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第五十九章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曹广奎 102 2018-01-14 02:34:16

  和珅对杜小月和碧瑶,慢条斯理的说:“前门外有一屠户,杀了十几年的猪了,就是没见他卖过猪头,人家觉得奇怪啊,就问是何原由。他就说:每一头猪的猪头,都给大清第一才子,内阁大学士,纪晓岚纪大人留着,他的猪头就是专供。那又有人问了,那位纪大人吃猪头的时候怎么个吃法啊,屠户就对别人讲,纪先生不但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文思敏捷,就连吃猪头,也是于众不同。人家吃猪头的时候,把猪头放在笼屉当中,在其周围放上香菇,茴香,蜂蜜,枸杞,淫羊藿,等等不下十几种佐料,蒸熟了,把香味弥漫,热气腾腾的猪头,放在中堂的八仙桌上,纪大才子就对着那猪头,毕恭毕敬的深施一礼,然后无比悲痛的表达一番。”

  纪晓岚撇着嘴:“我吃个猪头,怎么这么费劲呢。”

  和珅笑道:“纪先生,你是大清第一才子啊,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事,才子吗,都有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臭毛病,别人不理解,你我同殿共事二十几年了,和某理解,理解的很啊。”

  碧瑶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和大人,先生把那蒸熟的猪头,供在桌上,又说了些什么?”

  和珅兴高采烈的说:“碧瑶姑娘,你想啊,这个猪头,一会就进了纪先生的肚子里去了,而纪先生呢,又是悲天悯人的性情中人,觉得和它们前生无怨,今世无仇,就这样一口一口的把人家给吃掉,心里难免不落忍,在大吃特吃之前,好好的表白一番,吃起来也就心安理得了。“

  纪晓岚对着忘乎所以的和珅,喷了一口烟,和珅没留意,呛的他脸红脖子粗,张开两手在眼前乱舞,那坛御酒从他怀里,滚到脚边,吓的和珅手忙脚乱,双手抱起那坛御酒,紧紧的搂在怀里。他狠劲的咳了一阵,对着纪晓岚又急又气的喊:“纪大烟袋,你...你想...呛死我啊,你如若把这坛御酒打翻了,你...你就是犯了欺君之罪,看万岁爷怎么收拾你。”

  他又双手抱起那坛御酒,举到空中,满脸悲戚的大喊:“万岁爷,奴才这一路上受苦受难,受尽了纪大烟袋的欺负,你可得给奴才作主啊。”

  纪晓岚翻翻眼看了看他:“和大人,这是在告御状咯,今儿你当值,有看守护卫御酒之责,打翻了御酒,应罚你个欺君之罪呢。”

  和珅向车内靠了靠:“你就是一个地痞无赖,看见你我头都大了。”

  和珅又对杜小月和碧瑶笑着说:“和某和两位姑娘挤挤,不然的话,我非被他气死不可。”

  碧瑶探过头来问和珅:“和大人,先生吃猪头前,会说些什么?”

  和珅瞪了一眼纪晓岚说:“碧瑶姑娘啊,纪先生把猪头供在桌上,又深施一礼,脸上飘过一片云,洒下一滴薄情雨,呜呜咽咽的就说开了。”

  和珅撇着嘴,一脸的悲哀,高声的喊道:呜呼哀哉兮,猪头大哥,突遭不测兮,愚心悲泣,追念生平兮,富贵已极,饭来张口兮,安有其居,仆妇奴婢兮,精心护理,终日安卧兮,恶劳好逸,心宽体胖兮,膘肥不腻,吾一看到兮,馋涎欲滴,笼屉精蒸兮,大块朵颐,满嘴流油兮,开心得意,有君相伴兮,今生足矣,作此祭文兮,以表心迹,魂去归来兮,不胜感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