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晟世容颜

(九)情深不知何处起

晟世容颜 明则昭 3313 2018-01-04 01:58:37

  (九)情深不知何处起

  容颜自那日被打后一趟就是十几天,期间慕容寒天天都来看望,每一次来都是大包小包,调理身子的补品、逗她开心的玩意……几乎要将房中堆满。慕容寒谈吐新奇有趣,很快与容颜主仆三人打成一片。

  “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慕容寒一进门发现容颜正坐在桌前悠然地品茶,采韵、采意在一旁翻找着什么。

  “别找了,在这挖地三尺也找不到,凌涵沫正宝贝似的捂着呢。”

  “和离书?”慕容寒好奇。

  “是啊,生怕我赖在这不走似的,三年一到我容颜立马扛包袱走人!”

  慕容寒见她如此变态,喜不自胜,“那你打算去哪?”

  “回辰州啊,辰州比这好多了。”

  “带上我、带上我!”慕容寒期盼地看着容颜。

  “带上你干嘛?容府不缺护院。”

  “你!”慕容寒本想生气,转脸又嬉皮笑脸地凑上前,“容小姐,小人好歹还有迷死人不偿命的气质,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当个书童也好、脚夫也罢,一生追随你、伺候你吧!”

  容颜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忙捂住胸口做难受状。

  “怎么了?哪儿疼?”慕容寒蹲下来,紧张的查看。

  容颜夸张地蹙眉摇头,“哎!我这身子刚好,心又开始被某些人弄得直犯呕。”

  “哈!有心思拿我打趣,看来你大好了,行,明日我且带你逛逛去!”慕容寒终于舒展眉头。

  “好啊!好啊!跟着慕容王爷,我要在长肇横着走!”容颜一听说出去玩,心情大好。

  “嘻嘻、哈哈……”

  采韵、采意在一起捂嘴偷笑,“横着走?小姐,那你成什么了?”

  “嘿嘿……”容颜也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突然像记起了什么似的,在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两下。

  “你干嘛?”慕容寒捉住她的手,怕她碰到自己的伤口。

  “哎呀,该死!我躺迷糊了,忘记去打点小巷的事了,爷爷和小淑还不知怎样了呢。”说着就要站起身。

  “小姐,你坐下,慢慢喝你的茶,小巷之事早有高人安排妥当。”采意忙将容颜按回矮凳上。

  容颜好奇的望着她,想听她说下去。

  彩韵接道:“你有天在梦里念叨着宝骏呀、爷爷呀、小淑呀……小王爷正好在,所以将事情仔细过问了。”

  容颜将目光转向慕容寒,慕容寒笑得神秘,“嗨,明天带你去瞧瞧总该能放心吧!你乖乖地把剩余的药也老实喝掉,否则……哼哼!”

  “知道啦!快走快走,我今天要睡饱,明天好玩个够,这些天把我给闷得……”容颜捶了捶肩、伸了伸懒腰。

  慕容寒也不急着走,坐在对面,思忖了半天终于开口,“那什么……说好了这次你不怪他的,他也绝不会再犯,他本就不是这样的人,还从未见他……”

  容颜不想听与萧亦晟有关的话,立马打断他,“本小姐说话算数,这次权当他中邪了,被迷了心智,不与他计较。”

  “极好、极好……你赶紧躺着去,我明日一早便来接你。”慕容寒再三叮嘱方肯离去。

  容颜瞧着他一步三回头的架势终于忍不住问道:“喂!你……为何对我这般好?”

  这一下把慕容寒问得又惊又喜,站在门前手足无措居然脸红起来,半晌才踱到容颜跟前,轻轻拉起她的左手,用手指在她的掌心上写了几个字,将她的手慢慢合上,缓缓抬头,与她深深对视了片刻,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容颜轻颤着将手掌打开,若有所思地望着掌心。

  翌日清晨,容颜准备妥当

  “知铭呢?他一向最早的。”

  “前些天被晟亲王遣调到神剑营去了。”采韵眼有泪意。

  “不是说好了先不让小姐知道的么!”采意责怪她嘴快。

  容颜想了想拍了拍彩韵的肩,安慰道:“你也不用难受,神剑营乃大显数一数二的强营,不是随便能进的,知铭去历练一番也好。”

  “晟亲王有那么好心么?”彩韵不解。

  “想来是知道对小姐下手太狠了些,想有所补偿?”采意揣摩着。

  “呵,面上可以带过去,但这儿可不领情。”容颜指了指自己的心。

  慕容寒的马车真是想象不到的舒服,不消片刻便到了小巷。

  “天呐!天呐!天呐!”容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简陋的小巷吗?

  地上铺了好看的鹅软石、墙面也糊了青绿色的漆,那些低矮的茅草民居也全都变成了坚实的砖瓦房。一群孩子围了上来,手里玩着的是长肇城里最时兴的玩意儿。

  “容颜姐姐,谢谢你、我阿奶说您就是活菩萨!”

  “姐姐、姐姐,小淑不用被卖掉了。”

  “姐姐,您去我家坐坐可好?”

  容颜被簇拥得动弹不得,耳边传来的都是叽叽喳喳的欢快的童音,回头望慕容寒,他正笑逗着一个小男孩。

  “谢谢你!”容颜在他耳畔道谢。

  慕容寒温柔地回望她,继而又没正经起来,“谢?怎样谢?要不便宜你,以身相许可好?”

  容颜回了他一个白眼,径直走开。

  走到小巷尽头,见还是那处低矮的茅草房,慕容寒有些不悦,“就这家孩子最倔,说什么都不愿改。”

  “爷爷,颜儿来看您了。”

  许久,屋内才发出微弱的声音,“容小姐,你终于来了,快请坐。”听声音容颜知道爷爷的病怕是加重了,鼻子一阵犯酸。

  “宝骏,宝骏你来。”秦爷爷将宝骏招呼到床前,忽然拉住容颜的手,将宝骏的手交到容颜手里。

  “容小姐,我本不该启齿但实在放心不下这小子,今后便交给你罢!我们爷孙俩本不是长肇人士,因逃难而来,我若一走宝骏便无亲无故、无依无靠,他脾气又那样的倔,没个人照应怕是难成人呐!您菩萨心肠,领他回去做个杂役罢。”

  “爷爷,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好好养病,还没到那个田地呢。”容颜强忍哭意安慰着。

  “您会好好的!我也用不着谁照顾!”宝骏依然倔强。

  “你!你不答应,我便不再喝药,你也不用再叫我爷爷!”秦爷爷气得剧咳起来。

  容颜瞪了宝骏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可再惹爷爷伤神。

  宝骏紧咬着唇,半天才勉强挤出三个字:“我答应”。

  爷爷这才欣慰一笑,“今后定要视容小姐为姐、为主,凡事听她安排我便可安息……”

  “爷爷……”

  “爷爷!”

  容颜和宝骏同时打断他。

  慕容寒赶紧岔开话题,说了些趣闻给众人听。怕打扰到爷爷休息,一行人再坐了会就告辞出去了。

  刚走出没多远,听到身后传来宝骏的声音,他朝容颜喊道:“你帮得了他们一时,帮得了一世吗?你帮得了这些人,帮得了所有人吗?天下还有多少可怜之人,你去帮!通通去帮啊!帮我们?呵呵,不过是在这里表演所谓的善心,让你们这些生来的蛀虫自己心里好过罢了!”

  容颜心中又痛又惊!一方面痛心宝骏对自己善意的误解,一方面觉得他此话仿佛对自己有所警醒。刚想开口说什么,屋内传来阵阵骇人的咳嗽声和喘息声。

  “爷爷……”宝骏立马跑进屋,容颜他们也跟着赶了进去。

  只见秦爷爷正与宝骏附耳交代着什么,许久,他伸出手来握住容颜的手,紧紧的、紧紧的……直到闭上眼睛。

  “爷爷!秦爷爷……”容颜泣不成声,她没料到今日一见便是来送秦爷爷最后一程。

  宝骏没有拗动,只是坐在床边握着爷爷的手,默默垂泪。

  容颜与慕容寒帮着宝骏料理了秦爷爷的后事,几日下来容颜憔悴了许多。

  “颜儿,你且好生休养着,过几日带你去见个人。”

  “慕容寒,我想请你帮个忙,荐宝骏去慕容老王爷的神锋营。”

  “好!交于我,你别操心了。”慕容寒满脸心疼。

  容颜走近宝骏,拍了拍他的肩,“好好跟着小王爷,有空记得来看姐姐。”

  宝骏想反驳什么,终是将头一直埋着,直到容颜走远才抬起泪目。

  回到亲王府夜已将至,容颜想一个人去花园里透透气,走到心湖边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那望着一池湖水出神。

  是萧亦晟!容颜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凌涵沫。“真是冤家路窄!赶紧避开!”她心下想着,蹑手蹑脚转身欲走。

  “侧王妃胆量竟如此小了,是做了亏心事么?”身后突然传来萧亦晟低沉的声音。

  容颜闻言驻足,略停了停回身踱步过去。

  “身正不怕影斜!倒是晟亲王你幸好那日未打死我,否则现下在你面前的定是来索命的厉鬼。”说着故作凶状地剜了他一眼。

  “哦?那本王现在将你扔进这湖中可还来得及?”

  “谢谢你。”容颜岔开话题。

  “谢我什么?”

  “谢你将知铭收入神剑营。”

  “呵,见他武功太差,怕丢了王府脸面,丢去营中锻造罢了。”萧亦晟云淡风轻。

  容颜实在不想与他多处,低头请退,“王爷,容颜身子不适先行告退。”

  “你说,若掉入这湖中是何感觉?”萧亦晟的眼仍望向那湖,容颜借着月光看向他:棱角分明的侧颜,长睫下一双看不清是喜是悲的眼,唇轻抿着似乎在尽力克制着什么。

  “天呐,他不会真想趁着月黑风高杀人灭口吧!”

  容颜不由心惊,“干嘛老跟这湖过不去?我还是立马滚远点儿。”此时她只想趟回床上睡觉,没心思陪他在这对月空叹。

  “王爷若想一试,那容颜就不在此吵扰了。”说完转身便走。

  “这刺骨的寒,你终有一天会明白。”萧亦晟的声音仿佛从幽暗的深谷传来。

  容颜吓得头也不回地赶紧跑开,走到转角处隐约听到湖那边传来的阵阵剧烈的咳嗽声,咳得容颜心烦意乱。

  

明则昭

偷偷告诉美丽的人儿们:萧亦晟心里有事、有大事!哈哈,不剧透了,怕挨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