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浴花仙子

五十七章 调情

浴花仙子 风起大地 2578 2018-02-13 22:00:00

  第二天早上,彩蝶睁开双眼,看见帷帐成了淡蓝色了,心中一惊,扭过头看见一个男人趴在床头。她的猛然坐起来用手推开这个男人,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衣衫,似乎没有问题,才放下心来。

  孟箫“啊”地一声,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推倒在地“你这个女人,我守了你一个晚上,你却这样对我!”他看着彩蝶站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轻笑了一声,走过去“你现在知道害臊了!昨晚上为什么就那么狐媚啊!”

  彩蝶猛然想起昨晚上的事,酒劲上来的时候,她什么都说,听到曲子偏偏起舞;台下一群男子用发光的眼睛看着她.......“啊”!她羞愧难当地把脸遮住。

  孟箫靠近她“不过你那舞姿把我深深迷住了,我一时冲动把你抱进了我的房间,现在府中上下都知道你与我过了一夜........”他看到彩蝶脸上皱起了眉头,得意地笑了起来。

  彩蝶皱着眉头,鄙视地看着他“你这个坏透了的男人!”手抱着绣花枕头向他砸去。她注意到孟箫的眼睛,像是在很欣赏地,很渴求地盯着她看,她害怕了,抱着被褥向床后靠“大白天的,你要做什么?”

  “这是我的房间,并且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孟箫吓唬她。

  彩蝶又急又怕地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哀求。

  孟箫见她这样,不忍心再逗她,放好手上的枕头,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起身走向中堂,并命令道“替飞雪小姐梳妆打扮!”

  不一会儿,彩蝶从房间走出来,这次梳了一个结鬟式发型,结鬟倾向两侧,还有部分头发散披至背后,两束散发由耳根垂下,真真是仙女般美丽动人。

  孟箫没有对她的打扮表现出赞许的表情,他反倒很惊讶,眨巴着眼睛,咽了咽口水,他又看了看书案上的那张画像,世间应该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他拉着彩蝶走到书案前。

  彩蝶注意到画像上的三个地方,一个是画中女子的脸,和她自己一模一样;二是女子的发型,和自己刚梳的这个发型一模一样;三是,画像左下方的‘彩蝶’二字。彩蝶从没有给孟箫说过自己的真实名字,只要是在有蝴蝶的季节,她跳起舞来,都会引来很多彩色的蝴蝶与她飘飘起舞,这也是她名字的由来。孟箫不至于知道自己在蜀中的名字吧!“为何要题‘彩蝶’二字?”,她好奇得很。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女子是我梦中经常出现的仙女,这两个字是我在梦中称呼她的名字,你信不信?”孟箫这时也是一脸的愕然。彩蝶出神地看着孟箫,冥冥之中这一切都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从她逃命开始,遇上他。她随他来到大唐,遇到的这些人,经历的这些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彩蝶向孟箫娓娓道来,自己以前是蜀国大将军苏云之女,家中就她一个独女,所以从小到大都备受疼爱,尤其是父亲对自己的疼爱,那是别人见了都会羡慕的状态,父母感情也极好,简直是羡煞旁人。有一次,春天父母在旁边陪伴自己跳舞的时候,舞蹈的过程,都有彩色的蝴蝶纷纷聚过来,与自己同舞。父亲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儿,从此就将名字改为‘苏彩蝶’。

  苏云对待朝廷之事刚正不阿,可能是由于他是一位上场打仗杀敌的大将,所以没有朝堂上文官那样精于计算。蔡寅早就对皇位虎视眈眈,他想尽办法拉拢苏云,可是苏云一心忠于皇上,忠于朝廷,对蔡寅提供的优厚条件从未动心,这样使得蔡寅对他怀恨在心,不得之便杀之以除去自己以后谋权篡位的绊脚石。有一次,苏云进宫发现了一件可以让蔡寅被砍头的事情,这使得蔡寅对苏云对了杀心。不久后,他与皇后一同蛊惑皇上,最终导致苏家遭遇满门屠杀。

  孟箫觉得蜀国离灭亡之日不久了,在当今这个乱世,国家靠的是将军保家卫国,一名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如果有异心,大可以轻松地让一个国家灭亡,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证明了一点,他对朝廷对皇上绝对是忠心耿耿的,因为孟箫也是一名将军,也上战场杀过敌人。他算得上是同类人,所以比较了解这些精忠报国的大将军。

  如果一个国家可以这么轻率地杀掉了大将军,那这个国家的皇帝昏庸无能,容易受小人摆布,并让朝廷将士心灰意冷,看来蜀国必将面临改朝换代。

  “箫大哥,你在想什么?”彩蝶的一句话把他从沉思中惊醒。

  “没什么,以后我可以直接叫你‘彩蝶’吗?”孟箫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她,彩蝶没有说话,估计是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孟箫看出来了“蜀国很快将要灭亡,你在蜀国原有的身份对你已经不再是威胁!”

  彩蝶很惊讶,但是心里又不是滋味“箫大哥,为什么?”

  “开春之后,蜀国皇帝会来大唐与我们皇上会面,大唐早就听说蜀国皇帝骄奢淫逸,不务政事,年年加重百姓赋税。这种人就算我们大唐不动他,恐怕他这一来之后也难回到蜀国。”

  彩蝶脸色大变,十指不停地在怀中捏动,她只希望蔡寅得到应有的惩罚,从没想过蜀国灭亡。她的心慌乱得很,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将要失去父母一样的,但她又觉得孟箫说得很对,蜀国皇帝是出了名的昏君,当时父亲还在时对他还抱有一丝希望,现在看来,蜀国灭亡是必然的,昏君加上祸乱的朝臣。那以后蜀国没有了,自己既失去了家,又失去了国,到时候真正成了一个孤苦飘零的人。想到这里,她很伤心,掉下了眼泪。

  孟箫心痛地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别怕,以后你还有我!”孟箫知道自己刚才说多了,不应该在她面前说这些国破家亡的事情,女子也不应该承受这些困苦。

  彩蝶昨晚在翠玉楼的事情传遍了汴州城的大街小巷。这天晚上,林霄从商会回到屋中,疲劳地扭了扭脖子,刚关上房门。几个蒙面人出现了,林霄先是一惊,然后打起精神来。见他们拿着刀,却没见他们行动。“你们深夜来林园干什么?”林霄一点都不慌张。

  “昨晚上,与你一起去翠玉楼的那位姑娘到底与你是什么关系,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来历?”带头的一个蒙面人问。

  “她跟我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至于她的以前是什么身份,我还真不知道!”林霄停顿了一下,好奇地看着这几个蒙面人“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才来这里的?”林霄心里想幸好彩蝶让孟箫给带到将军府上了,将军府戒备森严,并且威望颇高,这些江湖人士不敢轻易进去闹事。不然自己的罪过就大了,因为带她去翠玉楼,闹出这些事情来,本来就是自己的疏忽,当时根本没有思虑周全。现在把所有的细节联系起来想,才知道她的身份不同一般,林霄懊悔地用手拍着自己的脑袋。

  他见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蒙面人点了点头,“那你们就找错人了”林霄激动地说道,并用手下意识地敲着桌子。

  那个带头的蒙面人迅速走上前去,用刀指着林霄的脖子,逼迫他“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

  林霄毫不惊慌地从脖子上把大刀移开“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离开这里了!”,说完,身体轻快地闪到桌子旁边。这时候,房门被踢开,三四个丫鬟模样的女子拿着剑冲了进来。双方在充满了火药味的房间里面打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