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浴花仙子

八十五章 康复

浴花仙子 风起大地 2563 2018-03-13 22:00:00

  林霄想尽了各种办法,想让彩蝶高兴起来,可是她就是一直闷闷不乐。终于一个晚上,彩蝶主动问林霄“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一国之君,你会怎样对待天下的百姓?”

  “我没想过......”林霄觉得彩蝶的话问得很突然。他的确没有想过这种问题,没有想过当皇上,他只希望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至于在各地布眼线的这种事情是林淮让他这么做的,这当然是与争权夺势有关系,但这毕竟不是他的想法。

  “回答我!”彩蝶显得有些不依不饶。

  “重种植,轻赋税;少战乱,多和睦;让士兵解甲归田;让百姓过上安定的生活。”林霄一口气把对皇上的要求说了出来。

  “待你当上皇帝的那一天,我便主动去找你!”

  林霄更觉得她的话莫名其妙了,在任何时候,她只要想见他,都可以来找他,为什么偏偏要自己坐上皇位的时候呢!林霄没有多想,他并不想做什么皇帝,也不想统治天下,只要是跟彩蝶在一起就是最美好的。

  “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出去走走......”林霄轻声说道,他自己这几天一直在尽心尽力地照顾彩蝶,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现在彩蝶病情已经好转,他开始放下心来,吩咐房中的丫鬟好好伺候彩蝶,自己走出了房间,他看了看外面的夜空,这晚月亮高挂在空中,看来明天是个好天气,是时候带彩蝶出去走走了。

  林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直在寻思刚才彩蝶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难道是要自己当上皇上,彩蝶才会选择跟他在一起。但是彩蝶不是这种爱慕虚荣,爱慕荣华富贵之人,她为何有这种要求?还是她闷在房间太久了,说的胡话?!

  彩蝶没有说胡话,她一直认为林霄的气度不凡,不应该只是一个商人,而且他心怀天下,有君王的气度。虽然有时他表面上是个很放纵的人,但骨子里面却是一个非常认真,有担当的男人。在这种战乱年代,百姓需要这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扭转天下战乱的局面。

  第二天早上,林霄精神饱满地出现在彩蝶的房间,发现彩蝶已经下地,正准备去院子里转转。林霄一下子更精神了,告诉彩蝶“今天的天儿特别好,现在太阳已经高挂在空中,光芒四射,外面是鸟语花香,春意盎然啊!”

  彩蝶站在小木桌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霄,没有说话。旁边的丫鬟用手指着彩蝶的衣服,眼睛瞄着林霄,像是在告诉他,彩蝶应该换一套新的衣服了。这几天下来,彩蝶穿的一直都是丫鬟们的衣服。这时候,林霄想起谢青来,谢青是林园的管家,她的衣服算不上上品,但在汴州城内她的服饰与大户之家的小姐们服饰差不多了,正好适合彩蝶穿着出行。于是林霄命人去拿了两三件青娘的衣服过来。

  当彩蝶看到这几件衣服,很好奇地问道“这是青娘的衣服吗?”。她觉得这几件衣服款式,花样和做工都非常精美,这不像是一个管家有的品位。更好奇的是一个管家的服饰都这样华丽,不知道这林家有多富裕,也难怪林霄对帝皇之位毫不在意,说不定他家富可敌国,与其高高在上危机四伏,还不如安安心心享受这荣华富贵。

  林霄见彩蝶半天没有回应,以为她不喜欢这些衣服,又或许是不喜欢穿下人的衣服。“怎么了?这些衣服你觉得不合适?”

  彩蝶从林霄的话语中反应过来,“不是,我是觉得我穿这些衣服会不会显得太扎眼?”她随意找了一个理由说道。她走到梳妆台前,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觉得现在这一身打扮很合适,穿着舒服,看起来也自在。

  “我就这样穿着出去行吗?”

  林霄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下人的衣服,原来你是不喜欢太招摇!......可是不管你怎么穿,都很好看......”

  最终,林霄还是拗不过彩蝶,她随意换了一件房中丫鬟的衣服,就与林霄出去了,身边没带一个丫鬟,这也是她的习惯。

  林霄把她带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方,他兴奋地拉着彩蝶,让她站在桥下端,自己像个孩子一样跑到桥上,转过身来,憨笑着俯视彩蝶。她被他的这些行为逗笑了,“我当时多狼狈.......你也没现在这样憨!”

  林霄见彩蝶笑了,又跑回她身边,把她拉着走上桥拱的位置。彩蝶看着桥下的那片清澈的湖水,心里有种释然感,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活在世上真好!”

  林霄碰了碰彩蝶的肩旁,示意她朝湖边道上看去。一个撑着花纸伞的女人,步姿很优雅地走在人群中。她的穿着打扮很吸引人的眼睛,好像是有意这样做的。

  “别看了,在汴州这种女人多得是,她们是出来碰运气的!”瞿彩儿迎面走来,说话时非常干脆。“见过林公子”她向林霄打过招呼,又转向彩蝶。

  没等她说话,彩蝶就认出她来“你是青头帮的瞿彩儿!”,她有点兴奋的样子。可是,林霄却显得很不自在,两眼看着瞿彩儿,眼神中流露出‘请求’的神色,请求她不要把那天发生在客栈的事情说出来。

  瞿彩儿当然看到了并理解到了他的心思,浅浅地笑了一下。彩蝶,看了看林霄的脸,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秘密。“你们好像有话要说?.......那我自己去走走,你们请便”,没等林霄同意,她就要离开。

  林霄立即拉住她的手,“我跟她没......没话说!”不知道是心急还是害怕,竟然结巴了。

  “还说没有,都结巴了!”彩蝶的语气显得有些生气。

  瞿彩儿在一旁看到彩蝶这样,觉得她是在跟林霄怄气,而林霄在一个劲地讨好她,这简直就像是一对小情人在闹别扭似的,瞿彩儿心里顿时就不舒服。心里想到,她不是喜欢孟箫的吗?为何现在有这种表现。瞿彩儿一时气急,张开嘴就大声说道“林公子,你放心,我不会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的!”

  “什么那天晚上的事!别胡说!”这下,林霄心里是真的紧张了,他还拉着彩蝶的手不敢放。

  “闫堂主回来了,如果你要见他,就去‘一家面馆’!我会好好照顾林公子的!”瞿彩儿这分明是在挑拨离间。

  彩蝶掰开林霄的手,转过身去,双手搭在桥廊上,好好梳理了一番自己的情绪,刚才的表现不是吃醋,而是因为心里脆弱急需要的一种占有欲,因为现在不敢靠近孟箫,身边就只有林霄这个朋友了。可是,人不能这么自私。她想到这里,觉得不能让林霄误会她对他的感情,所以趁机溜走,也好去见见闫堂主。

  彩蝶回过头,很平静地对林霄说“我去见见闫堂主,他救过我”说完,看了一眼瞿彩儿,就走开了。

  “林公子,我的确有话对你说,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瞿彩儿的眼神柔和起来。

  林霄这时根本不想听她说什么,边喊住彩蝶边追在后面。

  “难道你就真不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瞿彩儿知道说什么话可以把他留下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林霄折了回来,样子很急很为难。

  “你不用担心彩蝶姑娘,她只是去见见闫堂主,闫堂主既然会救她,就肯定不会想要伤害她,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瞿彩儿见林霄握紧的拳头慢慢展开,心里高兴起来,继而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