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余情未了之你回来过

第二十二章 我没有和白夕在一起

余情未了之你回来过 平南四月 2103 2018-01-13 17:45:50

  我没有和白夕在一起

  大二时候遇到的白夕,我认真的想过走到一起的感觉,还有到底适不适合我。

  那年大二刚开学,我们作为第一次迎接新生,他们那群人抱着目的都有不同。

  有人单纯的给人家指指路,提示提示该怎么做。

  有人借机赚一笔生活费,当然无非是卖卖洗漱用品、卖卖电话卡,什么这电话卡多么多么优惠。

  还有的卖掉自己书,省的那些人再花钱给学校,这在他们眼中算是做公益并非赚钱,所以名义很重要。

  更有的想物色自己的另一半,毕竟缘分这种东西还得有缘才能分嘛。

  我当时和几个同学在一个大巴去接新生,另外一个大巴是另外一拨同学,后来接了好几次才将部分同学接完,其他的也就是让他们自己报到了。

  后来某次碰到,那次应该是我们搬到新校区,白夕告诉我,接新生那天她一眼看到人群中的我,然而上车时候被告知座满了,需要坐下一趟,我们有一个擦肩的巧合,只是我看着大家都差不多的面孔,属实没记住几个。

  开学两周后新生便从军训的苦役中脱难出来,开始向往的大学生活,那时候校园里挂满迎接新生的条幅,偶尔他们还会感叹曾经自己的入校。

  那年我作为新闻社社长第一次招新,M大北区属于老校区,比不上新校区宽敞,食堂前面那条窄路向来都是各社团招新的地方。

  我记那天天气特别好,算是黄道吉日,不热不燥,满校园的丁香花开的,味道铺满整个M大校园。

  各社团纷纷拿出看家的东西摆在招新处,那长长的一众社团很像后来参加的毕业生招聘会,其实也是一个原理,咱们社团的位置正好位于中间位置,来来往往的新生很多。

  咱们的位置也有好多人填写入团申请,我站在展位边上,发着宣传单,旁边站着你给指引,长桌子后还有好几个社团成员一一指点该怎么天,什么时候通知面试之类的。

  ……

  那时候突然,我眼前出现一个样貌可爱的女学生,齐齐的刘海,扎着高高的马尾,白皙的皮肤,很难和其他军训晒得黝黑的学生相提并论。

  站定在我面前,挡的我满屏都是她的样子,细看去好像还未褪去婴儿肥的女孩,个子一般高,笑起来甜甜的,就像一眼看到可口的蛋糕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欢脱的在我面前晃动,询问“我是学化工的能加入你们社团吗?”。

  我那时候脑中空白,后定了定神,回道“可以,只要有理想,社团向所有人敞开大门”。

  那女孩上来便夺过我手中的宣传页,站在路中间见人就发,完全没有在意后面我补充的一句“填表”。虽话说了,声音却小小的。

  偶尔空闲回头对着我说“我叫白夕,你叫什么,学长”。

  一群新闻社的人纷纷抬眼看着这个声音甜细的女孩。

  就那种总有人会听到一个声音,会好奇人家长相的人,好判定这人长得配不配的上这个声音。

  你见状离开我身边走到另一侧指引。

  ……

  雨心回忆当时到底是她不知道的吃醋,还是觉得自己像个第三者,所以自己不参与三角恋中。

  她后来也没有想明白。

  再后来聊起来只是觉得当时有种傲娇,那种傲娇渐渐被社会磨平,消失殆尽。

  ……

  自此我就开始了疯魔般的被追求,那女孩忙前忙后从第一天招新开始便破格成了新闻社中的一员,一个异常勤劳的学生,谁会说不同意。

  某天早上还有后来的每天早上,白夕都站在去主楼上课的路上等着我,所以有段时间宿舍里的人都不等我上下课,就这样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问她“你们课程和我们都一样啊”。

  白夕便回道“应该是吧,反正就正好碰到你了”。

  再后来有一次在二餐厅吃饭,我和宿舍里的好几个正在唠嗑,远远的就看到白夕跑来,是宿舍另外一个人先看到。

  正好我背对着白夕,那人微微低头小声对着我说“哎哎,来了”。

  我下意识转头看去。

  “学长们好”甜美的声音,让很多餐厅人注目,竹笙有点想隐身。

  还有摆在竹笙面前一瓶营养快线,“学长,这是我给你买的”。

  我当时抬头看去,额间的刘海中间被风吹起一柳,绕了个圈挂在一旁,露出的额头就像那张婴儿肥的脸庞的一个把,正好形成个硕大的“黄元帅”——苹果啊。

  依旧是那张脸,感觉少了些许可爱,总觉得有点肥腻的感觉,可能是蛋糕奶油太大也不太好,就顺嘴说了句“你喝吧,我从来不喝饮料”。

  那群好事的纷纷挪了一个座位,说道“坐坐,坐下聊”。

  另外一个补充了一句“他心疼你”。

  做好了八卦带打趣的架势。

  我拿着筷子反面顺势比划了个姿势——让人家闭嘴。

  白夕坐下盯着我,笑眯眯的样子。

  似乎旁了的人想看热闹又觉得如坐针毡,纠结有之、好奇有之,但总归要心疼来之不易的、粒粒皆辛苦的白饭而坐得更稳了。

  “学长,你们知道吗,我遇到方学长,就好比高铁酸钠遇到氢氧化钾、好比氯酸钾遇到二氧化锰、好比盐酸遇到氢氧化纳”说的白夕不由得自我陶醉起来,那也真是单纯的在餐厅,否则就像那些化学反应已经在眼前产生效果。

  最边上的咱们同学直接呛了一鼻子,下意识指着一盘蒜蓉油麦菜,咳着说道“这菜太辣,厨房怎么搞的,不知道北方人少吃辣的”那话虽那么说,细细品来着实粉刺意味太大啊,大概意思就是不知道文科生不学化学啊。

  对面同学小声嘀咕“欺负我们文科生啊”。

  挨着竹我的同学微微站起来,笑道“虽说超纲的题目,但是真爱啊,你们聊,我决定敬献土地爷一口粮食去”。

  说着那两个也起身,端着大半的菜离开,还甩了一句“尬聊啊”。

  我来不及挽留几人已纷纷离开,眼前这小师妹显然没有明白过来,眨巴眨巴的看着那些远去的身影,又回头看着我,问道“他们怎么都走了”。

  我低头使劲拨了几口米饭塞了满嘴,嘟囔道“他们没文化”。

  “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