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您的守护神已到请查收

第四十三章 我们鄯兰不杀生

您的守护神已到请查收 空舞夜 2206 2018-02-13 19:57:25

  百里棽把一直拿在手上的那把白灼甩给她防身用的勃朗宁抵在萨仁娜的后心口,因为一直藏在萨仁娜宽大的袍子褶中,其他鄯兰人之前根本没发现。她在本家练箭时,早就已经把要害部位记得烂熟于心,轻轻松松地就将勃朗宁对准了萨仁娜的心脏。

  虽然她并不知道如何开保险,但光这个举动就足够具有威胁了。

  马匪瞬间炸了,刚背上去的步枪再次被取下来,此起彼伏的“咔嗒咔嗒”说明子弹已经上膛。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顿时再次紧张起来,十一月的沙漠里仿佛要结出冰。

  百里棽从一上马就发现萨仁娜打算对自己不利。没看过猪跑,她好歹也吃过猪肉,手枪的保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打开了。

  “我认为这样才公平。”百里棽冷冷道。

  萨仁娜愣了一下,很快又笑开了,“对,没错,这样才公平。”

  随着她的轻笑声,马匪们把举着的步枪缓缓放下。

  百里棽想得对,直接上了萨仁娜的马,没有任何遮蔽,萨仁娜只要一声令下她立马就会被打成筛子,她有理由相信那些鄯兰马匪的枪技不至于烂到会不小心射中萨仁娜。而萨仁娜确实有此打算,如果不是百里棽突然用枪抵着她,或许她已经这么干了。

  马匪围着H2慢慢向荒漠中的鄯兰城前进。

  远处的半月形沙丘上,兀地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人,沉默地将一切看在眼里,半晌才悠悠地叹了口气。

  马背上那冷酷果敢的模样像极了当年那个叫做“百里未央”的女孩。

  “真是难得聪明一回。”扶光一边啃着刚从鄯兰皇城里拿来的枣一边欣慰地感叹道。

  所谓“鄯兰国”,不过是鄯兰人在解放后心有不甘的自诩。

  鄯兰人野性奔放,与其接受文明的开化,他们更愿意隐居在茫茫的沙漠中做马匪。由是,拒绝与外界过多交流的鄯兰人,至今仍保持着许多传统生活习惯,家家没有自来水,电线也是稀罕物。

  短缺的资源一向靠抢解决问题。鄯兰的马匪训练有素,他们视枪支管束为无物,而周围村庄小镇上的人也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马匪只抢外地人,像尼格买提那样的只能说自作自受。

  修的碎片放在鄯兰再安全不过,如果不是扶光打探到鄯兰的消息,白灼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塔里木盆地中有楼兰古国的后人以“鄯兰”的名义生活着。

  当年,聪明的楼兰人在罗布泊日益萎缩后,一部分向东行,度过玉门关,加入了汉化的大军,另一部分则西行,意图沿着塔里木河找到河流源头的绿洲。

  而向西行的楼兰人便改了国名,称“鄯兰”。

  几百年前,大宋国的使者带着修的碎片来到鄯兰,与鄯兰人签下契约,使者保他们鄯兰春秋万度,鄯兰则担负起看守碎片的职责。从此鄯兰国便在茫茫黄沙中隐了去,直到建国,鄯兰不愿改“鄯兰国”称“鄯兰城”,于是在宋朝使者的帮助下,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并不反对现在所在的国家,也不否认自己的“中国籍”,但硬是不肯改掉鄯兰后的那个“国”字。然而鄯兰从此没了国王,以城主相称,城主却住在“皇城”里。经过这么多年风沙的洗礼,世袭的城主一直都是尉姓的旧鄯兰皇族担当,无论哪一任城主,上任后便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尉都。

  白色悍马随着马匪踏进鄯兰城的城门时,城中出乎意料的热闹,繁复的音乐声杂乱无章,飞舞的五彩衣裙让人眼花缭乱。

  车上加在一起年龄超过三千岁的老妖怪们没有一个来过西域,更别说看到如此不同于中原的景象。清和非常激动地趴在车窗口,呆呆地看着四周灰黄的土墙,和衣着亮丽的鄯兰人。

  鄯兰人对他们也是出乎意料的友好,没来由的友好,他们向外来人高声唱起节奏欢快的颂歌。

  百里棽在萨仁娜身后清楚地看到无论男女老少都对萨仁娜流露出钦佩爱慕的眼光,她紧挨着萨仁娜自然也要接受不少余光。

  由此观之,萨仁娜在当地确实颇受欢迎。

  直到马匪将他们带到一座洁白大石头砌成的院落,萨仁娜才把马停下来。

  “到了。”萨仁娜笑道。

  白灼赶忙打开车门出来,来到萨仁娜的马前,向百里棽张开双臂。

  百里棽这才放下了一直抵在萨仁娜背后的手枪,任由白灼把自己抱下来。马太高,上马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做到,下马如果要自己来的话毕竟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不再如坐针毡,白灼的怀抱让她觉得无比踏实,不仅是心安。

  白灼有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他牢牢钳住她,把她稳稳地放下来。

  然而百里棽脚还未着地,便感到被人用力一拽——身后一声响亮的枪声。

  萨仁娜才不会让威胁自己那么久的百里棽白白赚了便宜回去,这实在有损颜面,无论如何她也要扳回一点。她是个快枪手,以极快的速度瞄准了百里棽的右肩,二话不说按下扳机。

  毕竟枪声就在自己身后,百里棽有些惊惧地回过头,发现既不疼也没流血。只见白灼的手环着她,握成拳状。

  “还请您以后别开这样的玩笑。”白灼捏住手里还冒着烟的子弹严肃地对萨仁娜说。

  子弹“哐当”一声落在地上,萨仁娜的心也“哐当”“哐当”地跳起来。

  对人类来说空手接子弹还毫发无损是不可能事,但对妖怪来说却简单多了,射出来的子弹做的不过只是物理运动,只要反应够快,通过妖气加以阻挡再牢牢接住不算难事。

  还是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时,萨仁娜就曾经对满条街追求的男人说过,能让她动情的男人,要么就是爱她爱到敢为她而死,要么就是强到让她为之折服。前一种她到现在也没看到,白灼此刻就属于后一种了,更何况如果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萨仁娜在见到白灼的第一眼就“一见钟情”——她爱他那一头不羁的白发和美如画的颜。

  “嚯?”萨仁娜惊讶的神情,朱红色的嘴唇成了一个圆。

  “不错啊,有没有兴趣留在鄯兰和我一起当马匪呢?”萨仁娜俯身,轻佻地用戴着反绒皮手套的食指勾起白灼的下巴。

  百里棽虽然一眼也不想看萨仁娜,无奈萨仁娜凑得极近,她那张轮廓分明而又艳丽的侧脸硬是被塞进眼界。

  长得漂亮的大姐姐她见得太多,清和、妙音、百里沉瑛——无论哪个都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但眼窝如此深邃,鼻梁如此高的异域大姐姐,她还是第一次见。虽然她讨厌萨仁娜,但萨仁娜那双翡翠一样的眼睛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不过百里棽好像忘了,论起“漂亮的大姐姐”,白灼应该也算其中一员。

  白灼没有推开的萨仁娜手,他眯起眼,满脸和煦的微笑:“看来您真的很爱开玩笑啊。我,不过是受家主之托,来这取东西,拿到就走,还请您不要为难我。”

  萨仁娜笑盈盈地收回手:“别‘您’啊‘您’地叫我,萨仁娜就行。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小仙女我也很乐意。”

  “萨仁娜姐姐!”像是要验证这句话似的,院落里跑来一个少年,身上穿着花纹复杂的大袍,看上去比百里棽大不了几岁。

  一头卷发的少年一边奔跑一边挥舞着手臂,似乎怕人看不见他。直到萨仁娜跟前,少年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

  “这是霍格,”萨仁娜指向霍格,“你们这几天就先住他家。”

  “哈?萨仁娜姐姐为什么?”霍格十分不情愿地喊道。

  “他们是杭州来的客人,正好,鄯兰已经很久没有外族人的身影了。霍格你好好照顾他们。”一如既往地,萨仁娜在说“他们”两字时,眼里其实只有白灼一个人。

  “别高兴得太早,这几天是我们鄯兰的祭清节,要欢迎冬神的到来,所以鄯兰城内不杀生。带你们去见城主也要过一阵子,好好珍惜这三天吧,没准就是你们人生中的最后三天了。”萨仁娜在霍格面前确实温柔很多,但言语中的狠毒一丝不减。

  老妖怪们倒是不以为然,就算三天后被发现是假的,这么个小小鄯兰城还奈他们无何。

  陈可可和大黄在见识了白灼的“空手接子弹”后,确认了这群人要么是妖怪要么是除妖师,而且道行不浅。毫无遮掩而妖气强大的妙音很容易就被发现,清和则在车上泄露出若有若无的妖气。唯独不敢确认的就只有白灼——白灼身上没有妖气,一点蛛丝马迹都寻不见——但今天不平常的举动就说明他不是平常人,如果他是除妖师,那么这样一行人的组合有点说不过去,但如果是妖怪的话,就很明显了。

  无论是第六感还是第七感甚至第八感,都告诉陈可可这群妖怪是恶名远扬的黑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