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何处陌上尽繁霄

第十七章:过去

何处陌上尽繁霄 半日置于天 3319 2018-01-04 05:43:42

  有那么一个梦,在这个梦中,李陌穿着她最爱的那条粉嫩嫩的直筒裤,坐在自己的电脑前,追着科幻剧集,这是假期里她最爱做的事情。

  有人在房外轻轻敲了两下,然后红木色的门便被缓缓的推了开来,李陌回过头,那个熟悉的人拿着半个大西瓜,上面插着勺子。她还是那么漂亮,那么温暖,那么......

  ‘妈妈!我好想你啊......’

  待女人走近,李陌坐在椅子上,拦腰抱住来人,然后把头深深埋入她的怀中。

  ‘不早啦,陌陌该睡觉了!’

  李陌抬起头,母亲手里的西瓜不见踪影,变成了一个白色毛绒绒的眼罩。女人一手扯开眼罩的橡皮筋,将眼罩套上了李陌的额头。

  忽的场景就变成了她的床,眼罩冰凉凉的戴在她的头上,她想睁开眼,再看看那个温婉如旭日般的女子,但她无论多努力都无法睁开。

  “不!不!妈妈!妈妈你在哪?!妈妈!”

  李陌奋力挣扎,胡乱挥着手脚,再接着,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耳畔响起了模模糊糊的呼喊声。李陌皱起眉头,奋力的想要听清那人在呼喊什么。

  “小姐!!”

  当她听清的那一刻,一束光便打破了那眼罩中的黑暗。

  “主人醒了!主人醒了!我去端杯温茶来!”

  李陌看着握住她手腕的红栀,两眼满是迷茫。

  “小姐...你总算醒了......”

  红栀呜咽着,脸上干掉的泪痕,与不断往外冒的泪水交织着,平日灵巧的杏眼也肿成了一道缝。红栀见到昏迷已久的李陌总算是醒了过来,强浑身提着的精神一松,整个人便倒在了李陌腿边。

  李陌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晕倒前的画面疯狂的涌入她的脑海,一口气忽的便喘不上来。

  “主人!”

  白涯端着茶急匆匆的跑进门,就看见李陌扯着领口,张大了嘴,侧过身痛苦的咳喘着。

  “红栀......?!主人莫起!快躺下!”

  白涯将茶水往桌上一放,疾步上前欲扶李陌,李陌却一把挥开了她的伸过去的手。白涯被这么一挥开,当下有些许的愣神,不过却见李陌呼吸慢慢畅通,这才缓过神舒了口气,急忙又向前去扶起倒在床边的红栀。

  “红栀怎么了?”

  李陌恢复了一脸的霜色,整张脸毫无生气,眼中皆是愧疚的看着倒在床沿的红栀,开口向着白涯问道。

  “主人已睡了两日,自那日主人倒在天梯的闲台,被红栀扛回时,周身的气息极为不调,灵识散乱,田海中更是郁结如麻......”

  白涯顿了顿,眼中似有水光。

  “这两日内......红栀片刻未歇,运功为主人调息,强撑着不肯让我搭手,此时......应是力竭,虚脱了。”

  白涯边向李陌解释着,边将怀中揽着的红栀,抱到了一旁的躺椅上。

  李陌听着白涯欲哭之声,手中愈发攥紧了身上盖着的丝被,目光看向看着红栀,双齿死死的咬着下唇。

  她要忍......她还不能崩溃!现在不是她哀怨时候!仇玉尚且身中镖毒,性命堪忧,红栀未救她此刻也是晕倒在卧......更何况......她是这整场悲剧的因......她是这血债的债主!她还要...亲自血刃那带着斗笠的男子!为李江笙讨回这个命债!!她要为今日李家祖庙惨死的人讨回这个命债!!她要诛仙楼......不!复!存!在!

  若不是因为她......小老头不会死...仇玉也不会为她挡刀而中毒......

  咚!

  李陌一拳砸到了床柱之上,下唇被皓齿咬破,丝丝血色染红了苍白的嘴。白涯回过头,主人的脸上布满了恨,布满了怒,布满了哀伤,布满了杀意,就犹如那索命的阎王,看得白涯也不禁感到一股凉意,心下寒颤。

  “仇玉在哪?现在如何?”

  李陌望了望屋内与青石小屋相差甚远的摆设,和墙上挂满了青绿山水画,虽未曾踏足,但这么一环顾便可知,此处是仇玉的卧房。

  “公子在葛姨处,此时当在疗毒。”

  她怎么忘了,若要解毒,只有葛姨的院子是最好的去处,李陌挥开身上的薄被,下了床。

  “你留在这照看红栀。”

  “可是主人......!”

  白涯担忧的看着面色依旧苍白的李陌,生怕李陌会再晕过去,然而李陌只是给了她一个眼神,便堵住了她未出口的劝诫之言。

  “不用担心,我无碍,照顾好红栀。”

  白涯虽无法放心,但也只能遵从李陌所言,毕竟此刻的红栀的确更需要她的照料。白涯担忧的眸子目送着李陌出了门,便立刻扶起的看着塌上的红栀,开始运功为她恢复。

  李陌走在栈道上,不远便能看见阁楼,过了阁楼便是司元殿,她运起轻功,飞速的越过阁楼,朝司元殿掠去。

  “操!”

  心中的无力感,压得李陌几乎喘不上气。

  “老狐狸......你不准翘辫子!若你敢......老子定要追下黄泉亲手再斩你一次!”

  司元殿清水居

  “啊!!”

  小满满眼疲惫的正端着一盆污水从清水居走出,一抬头却见到了一抹刚落地的人影,白日当头也不由吓得惊呼出声,待看清来人,疲惫的面容挂上了喜色。

  “......小姐?!你醒了?”

  “嗯,仇玉现在如何了?”

  小满见李陌唇边有血渍,面色憔悴,心下担忧,言语忽的便踌躇起来。

  “公子...公子他...”

  李陌一见小满如此吞吐,瞪大了眼,其中满是惶恐,径直越过小满便冲进了清水居。

  “狐狸!!!”

  李陌砰的一声推开了葛姨的房门,正端着汤药准备喂仇玉的手被喝得一抖,褐色的药汁便撒上了浅紫色的丝被,染了那上面绣着的几株九里香。

  “陌儿?”

  仇玉见到李陌,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才任一抹熟悉的浅笑爬上嘴角。

  “陌儿终于醒了,推门也不知轻些,将葛姨手里拿着的药都吓洒了。”

  葛芝回过头,埋怨到。虽然故作常态,但李陌却看出,那假装平静的面容下,盖着憔悴跟哀伤,葛姨的悲怆......定不比她少半分,亦或是......甚过这世间所有人。

  “葛姨你......”

  葛芝垂着眉眼,缓缓起身,李陌欲问之话,便卡在了嘴边。

  还好吗?......她尚且如此,葛姨又怎么会好呢?两月余......待在这李山间两月余内,日日可见葛姨看向李江笙时,眼中那份深沉的爱意,两人都未曾明说,却相依相伴了大半辈子。

  曾威名远扬傲视群雄的穆国大将军,带领十八卫铁骑军浴血奋战,为穆皇一统西渊,鼎盛之年在皇帝亲口挽留下,依旧断然辞官,说是周游列国,实则遍地寻医。

  为何?为何前半生金戈铁马浴血奋战于疆场,打下江山后却潇洒的背道而驰不再回头?这个缘由早在来李庙之前,李陌就从那坊间评唱里知道了。

  只是当时她不知道,那将军一辞为红颜的故事里,身体孱弱生得奇病,才气却名满西渊的葛家独女,就是葛姨。

  李江笙或许未曾爱过,只是出于对挚友的怜惜,但葛姨,定是倾尽了所有,穷尽这一生,即便无名无分,也愿随君身侧,不曾悔,自不相忘。

  李陌不忍再开口,她不忍提及,也没有立场去问这么一句话。

  “我去重新热碗药。”

  葛姨垂下的眉眼使劲打起了精神,扯出一抹极苦的笑颜,李陌看在眼中,这笑,却是温暖依旧。

  “葛姨......”

  “你也才醒,身体虚弱,一会我再顺道拿碗补汤来。”

  李陌看向她的眼中,满满的愧疚牵动了她的心。果然呐,阿笙......我终究还是不忍怪这孩子的。既然护这孩子周全是你之愿,我定为你守护下去。

  葛芝抬手,顺着李陌的眼角,屈起五指,拂过李陌的耳鬓,又回过头看了眼仇玉,微微的叹了口气,看了眼仇玉,便往药房去了。

  “陌儿,坐到床边来吧。”

  仇玉拍了拍床沿的被褥,唤过站着目送葛芝的李陌,李陌回过头缓慢的走到床边,倚着床柱坐到了床上,面对着仇玉,探究跟紧张的眼神,直直的望着他。

  仇玉看着李陌那写满问询的双目,无奈的叹了口气。

  “诛仙楼爱用一奇毒,名作鸢尾。”

  仇玉话一出口,李陌便瞪大了双眼,浑身微微的抖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仇玉。

  “看来陌儿没偷懒读医书阿~”

  依旧是那抹浅笑,但一贯能从中感到温暖的李陌,此时却觉得这笑看起来满是寒霜。

  “为什么......”

  李陌低下了脑袋小声呜咽了一句,仇玉见状,也侧过了头去看她垂下的脸,欲听清她的话语,李陌却忽的抬起了头,双手奋力的抓上了他的领子,向来明亮皓洁总带着些调皮的柳叶目中,已是盛满泪珠。

  “为什么要挡!为什么要为我挡镖?!为什么要为我冒死?!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为什么......?”

  仇玉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将哭成泪人的李陌揽入怀中,拍抚着她的背。

  “鸢尾只有毒没有解......我怎么救你......你不能死阿......你不能...你不能再离开我了......”

  这混着哭腔喊出的话语,将仇玉的心都揪成了一团,他咬紧牙关,奋力忍回本已萦绕在眼中的泪花。他不能落泪,他不能让李陌更伤心了。

  “此毒并非全然无解。”

  葛芝端着两盅汤药,随言跨进了门槛。

  “葛姨有办法?”

  李陌抬起头看向刚踏进门的葛芝,满脸希冀的看向来人。葛芝走到床边,坐上一旁的圆木凳,然后端起一盅汤递给李陌,又拿起另一盅汤里的瓷勺,舀起一勺汤药呼呼的吹了吹,递到仇玉嘴边。

  “这两日我翻了许多医书,但这院中的药草,也只能帮玉儿控制毒性,延长时日而已。”

  仇玉默然,张开嘴喝进葛芝吹凉的一勺汤药,李陌无心吃什么补品,只是端着那盅汤,等待葛姨的这话的后话。

  “玉儿可知江笙的隐仙挚友王何之?”

  提到李江笙,葛芝手中的动作明显的顿了一下,继而又作无事,接着舀药吹勺递到仇玉嘴边。

  “药王王何之。”

  “嗯。”

  李陌听着两人一来一回的对话,不敢出声,话间这王何之既是药王又是老头的挚友,她却从未听说过,也未曾...听李老头提起过。

  “若世间有人可解此毒,必然只有他了。”

  葛芝淡淡的说着,片刻间汤药已是见底,然后又抬眼看了眼李陌手中未动的补汤,皱起了眉头。

  “山中已是不可久待,但若要去找药王,你阿,不把身子补好了,该如何应敌?”

  葛芝将手里的药盅盖上,放到了一旁,边说边点了点李陌的鼻头。李陌被点了鼻子,身上一抖,正襟危坐,乖乖的打开了手里的盅汤,呼呼大喝了起来。

  是的,她还有大仇要报,不补好身子,恢复功力怎么行。

  “这是江笙从何之那得来的玉陨,此信物千万带好。”

  葛芝从怀中拿出一个青绿通透的椭圆状器物,交到仇玉手上,一旁看着听着未一语的李陌,苍白的脸上终是有了一丝的悦色。

  “玉儿定将玉陨完璧带回。”

  “诸事小心。”

  分离,终是在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