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似锦

第10章 轻车熟路

似锦 冬天的柳叶 2094 2018-01-31 10:10:00

  冯老夫人觉姜似话滑之大稽,目光沉沉盯。

  姜湛急冲姜似挤挤眼,低声道:“四妹,掺,父亲里!”

  姜似所动,平静迎冯老夫人阴沉目光:“祖母,知您罚二哥理由什?”

  “混账竟打杀安公世子夫人,追府门外让人瞧见,候安公府岂与伯府罢休?”冯老夫人气直打哆嗦。

  原安公府讨些处,被姜湛一闹,恐怕就相抵消。

  冯老夫人气,更心疼。

  姜似轻笑一声:“祖母莫非忘,此事原安公府理亏先。”

  “让混账一闹,伯府理变理。”冯老夫人怒道。

  “孙女认,理就理,理就理,正因安公府行事端,二哥才气。二哥维护亲人行怎胡闹呢?难道别人打咱一耳光,表示大度另一边脸凑吗?”

  姜似直白让冯老夫人些难堪。

  “如果真做,别人觉伯府大度,反而认伯府攀高枝而弯腰,成趋炎附势之徒!”姜似此话一,众人纷纷色变。

  “胡!”冯老夫人觉脸火辣辣,冷喝一声。

  姜似神色越发严肃:“祖母,咱伯府清清白白人,难道人背笑话咱骨?,伯府人走才抬。”

  里,姜似眸光微转扫姜湛一眼:“幸亏二哥反应快,外人胡乱揣测乱传之就表明伯府态度。祖母若信,派人打听一,四邻八舍定认咱做应当呢。所孙女才二哥但该罚,当赏。”

  姜似一番话理据,冯老夫人心反驳却一找理由,当满府人面又拉脸摆祖母架子,竟急脸色发白。

  “!”姜安诚一拍大腿,见冯老夫人脸色对忙宽慰,“母亲别急,儿子就带退婚书抬聘礼安公府退亲!”

  冯老夫人一口气堵喉咙里,噎话。

  姜安诚顺势踹姜湛一脚:“小畜生跪做什?赶紧给老子帮忙!”

  “嗳!”姜湛响亮应一声,冲姜似挤挤眼,追姜安诚屁股面跑。

  “——”冯老夫人口气总算顺,却发现大儿子与二孙子跑,于准备对姜似发火。

  姜似眨眨眼,眸便漾水雾,对冯老夫人一屈膝:“祖母,虽孙女觉与规矩人退亲大快人心,但女孩子退亲毕竟什光彩事,孙女些受,就回房。”

  一眨眼工夫,姜似见,留冯老夫人风凌乱。

  “老夫人,亲真退啦?”话姜似二婶肖氏。

  姜似母亲早就世,姜安诚一直续弦,伯府管权就落肖氏手里。

  肖氏自身硬气,虽娘寻常,但姜二老爷争气,勋贵难走科举之路,正儿八经进士身,如今官拜太仆寺少卿,长子姜沧继承父亲读书赋,京城龄人已经小才名。

  相较,大房就势弱,唯一拿手就姜似婚事。

  当现点优势。

  肖氏乐见其成,姜似婆就女儿婆比,但明白姜二老爷对门亲事重视,才问一句。

  冯老夫人回神,吩咐管事:“快衙门二老爷叫回!”

  海棠居里,姜似才片刻清净,阿巧就进禀报道:“姑娘,老夫人派人请二老爷。”

  姜似并意外,吩咐阿蛮:“二公子请。”

  姜湛蹑手蹑脚溜进。

  姜似由蹙眉:“二哥怎做贼似?”

  迎妹妹秋水般眸子,姜湛忽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搁,耳根微红道:“祖母正恨呢,知道见,准连累妹妹……”

  “事,祖母赏罚分明,心胸宽阔。”

  “真?”姜湛面色古怪。

  姜似莞尔一笑:“二哥听听就算。”

  “就嘛,祖母哪种人!”姜湛长舒一口气,望姜似眼神闪闪发亮。

  往心亲近妹妹,却总觉妹妹如高岭之花隔云端,大声话掂量掂量,现却发现妹妹比更加爱。

  “二哥议论祖母,传落人话柄。”

  姜湛俊美脸挂傻笑:“就妹妹面。对,四妹找事?”

  “二哥先坐。”姜似指指一旁椅子,自己则对面坐。

  阿巧端茶水放姜湛面。

  姜湛端茶喝一口。

  虽耐烦品茶吟诗些玩意儿,但妹妹面子给。

  “二哥经常碧春楼吧?”姜似昨夜里水救人,此刻指尖冰凉,捧温热茶盏笑盈盈问道。

  “噗——”姜湛一口茶全喷。

  姜似急,托腮慢慢等兄长平复情绪。

  姜湛强压落荒而逃冲动,绷紧一张俊脸道:“事儿,连碧春楼大门开哪里晓!谁四妹耳边嚼舌呢,让知道剥皮!”

  立一侧阿蛮与阿巧忽觉皮发麻。

  总感觉二公子一跃而杀人灭口子。

  姜似茶盏往桌面一放,叹口气:“本二哥轻车熟路,帮妹妹一忙。既如此,妹妹再办法吧。”

  姜湛猛瞪大眼睛。

  四妹什意思?啦,莫非女扮男装混进青楼里玩?

  似料心所,姜似难道:“实成,妹妹亲自走一趟——”

  “别呀,!”

  “二哥连碧春楼大门往哪边开晓吗?”

  “,,轻车熟路。咳咳,对,意思虽轻车熟路,但偶尔路——”姜湛忽觉越描越黑,脸颊阵阵发热。

  “既如此,请二哥跑一趟碧春楼边。”姜似袖取一物,递。

冬天的柳叶

打劫推荐票了,对这个俺轻车熟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